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此人是降臣,曾规劝李渊,成为李世民智囊团的“十八学士”之一

自从王世充大败后,其昔日部下纷纷献城归顺李渊,只有襄阳的行台仆射苏世长等人没有投降。

其实,豆卢行褒、苏世长等人和李渊还是好朋友,李渊念及旧情,屡次写信劝说他们投奔唐朝。但每次送信的使者都被豆卢行褒杀死,不过苏世长对此一直没有表态,气得李渊咬牙切齿。

武德四年,李世民获得东征洛阳的全面胜利,王弘烈、王泰、豆卢行褒、苏世长等人自知再也无法守住襄阳,只好献城投降。至此,王世充的势力全部被消灭。

对于如何处置苏世长等人,李世民不敢自作主张,将他们全部押往长安,让李渊审判。

这年的七月,李渊终于见到了“老友”豆卢行褒与苏世长。不过,让他们没想到的是,李渊下令当场处死豆卢行褒,而责问站在一边低手垂目、惴惴不安地等着自己结局的苏世长。

“我多次写信给你,你咋到现在才来归顺我?”

一般人见皇帝这个态度,恐怕早吓得两腿发软,可苏世长不是一般人,他听出李渊语气里带着责备,答道:“大隋失去政权,天下所有人都在追逐争抢这个政权。如今既然陛下你已经获得了统治大权,为何还要怨恨曾经同你一起追逐争抢的人呢?还要判他们同你争权的罪呢?”

李渊一听,笑了,立即下令释放苏世长,不仅如此,还任命他为自己的谏议大夫。

实际上,李渊还真没看错人!

一次,李渊在高陵围猎,收获不小,十分高兴,就问随行的文武大臣:“今儿个打猎,大家高不高兴啊?”

但除了苏世长,所有人都为此欢呼。

李渊感到很奇怪,就问:“你难道不高兴吗?”

你猜苏世长怎么回答?

他说:“陛下行猎,就是稍稍耽误了一些政事而已,打到的猎物也不足百只,还谈不上高兴啊!”

这话刚一说完,李渊的脸就沉下来,问:“狂态复发邪?”(“你是不是癫狂之症又发作了?”)

苏世长还是不慌不忙,答道:“于臣则狂,于陛下甚忠。”(“对于我来说确实有些癫狂,但对于陛下你来说那是绝对的忠诚。”)

还有一次,李渊让苏世长陪自己在披香殿喝酒。

喝着喝着,苏世长的酒气就上来了,举着酒杯问李渊:“陛下,这个披香殿是隋殇帝杨广建的吗?”

李渊尽管有些微醉,但头脑还是清醒的,一听这话,不得了,立即站了起来,指着苏世长说:“你是不是又在装疯卖傻?你明知道这披香殿是朕修建的,为何还说是杨广修建的?

“陛下你误会了,臣真不知道是谁建的。只不过看这披香殿如此华丽奢侈,像商纣王的倾宫和鹿台一样,若是新兴帝王,断不会如此啊。如果真是陛下修建的,那确实是不应该哦。想当年我们在武功时,陛下所住的房屋仅仅能遮风避雨,那时候陛下都认为非常满足。如今继承的隋朝宫殿已经是极端豪华奢侈了,陛下何必修建新的宫殿呢?如果这样陛下又怎么能矫正隋朝的过失呢?”

李渊一听,哪里还敢再喝酒。之后,调苏世长出任陕州长史、天策府军咨祭酒兼文学馆学士

李世民即位后,苏世长逐渐与杜如晦、房玄龄等齐名,画像立于秦王府文学馆内,成为李世民智囊团的“十八学士”之一。还曾奉命出使突厥,在谈判中不辱使命,回来后出任巴州刺史,在上任的路上不幸溺水身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