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李世民VS王世充 姜还是老的辣

自李世民围攻洛阳的王世充后,窦建德一直就想充当老好人,让说服双方各让一步,相安无事。于是派信使给李世民送信,谁知一直不见回复,连信使人都失踪了(被李世民扣押了)。窦大王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亲率十多万精锐杀向洛阳。

现在,轮到李世民夜不能寐了,要是不能在窦老板到来之前攻破洛阳,那将受到两面夹击,到时候局面更加难以收拾。

坐在长安龙椅上的李渊,更加饱受煎熬,因为他要同时担心两个儿子,东面的李世民和北面的李建成。

因为就在这一年,大唐为统一中原,北拒突厥和匈奴,东征王世充和窦建德,南攻萧铣,可看,李渊的军事实力早已强过各路反王。

大唐北面总指挥是太子李建成,对手是匈奴和东突厥。

一开始,李建成就以绝对优势,将犯边的数万匈奴打得落花流水,斩杀六千多人,俘虏一千多人,活捉了几乎所有匈奴的首领。

不过,李建成并没有对他们斩尽杀绝,而是招安―以大唐的名义给他们封官,然后将他们放了。事实证明,李建成的做法十分明智,大唐与匈奴边境得以暂时安宁。

刚安抚完匈奴,突厥的颉利可汗又亲率大军侵犯大唐边境。

这个突厥就没那么好对付了,因为王世充的外交大使王文素早已带着“国书”和金银财宝到了这里,且颉利可汗的老婆就是大隋义成公主,加上其父兄两代人的经营,此时突厥早已兵强马壮。

突厥素有染指中原的异志,现在又有王文素和义成公主的挑唆离间,颉利可汗的突厥大军先入侵大唐的汾阴,然后攻石州、雁门,最后兵指向李渊的老巢太原。

当然,突厥敢这时候进攻太原,另一个原因就是太原总管、猛人李仲文被李渊以谋反的罪名斩杀了。

在颉利可汗眼里,接手抵御突厥的唐军总指挥李建成,只不过是个刚出道的愣头青,不足为虑。

但俗话说骄兵必败,自称突厥史上最伟大的可汗颉利可汗也不例外。

李建成指挥石州刺史王集,在石州击败犯边突厥,接着又指挥李大恩在雁门追着颉利可汗打。吃了两次败仗的突厥,不得不败退,李建成也返回长安复命。

但六天之后,不甘心失败的颉利可汗再次亲率大军兵临太原城下。

此时的李渊,终于尝到乱诛杀大臣的苦果,现在他身边实在是没有一位大将可派了。

诸位可能会问,李建成不行吗?

不行!

因为李建成可以做总指挥,但上战场,真枪实弹地跟突厥干,还得需要猛将,上次大败突厥,就是依靠大将王集和李大恩。如今这两位正在各自的岗位上,哪有时间来驰援太原?

其实,李渊也不想现在就得罪突厥,因为大唐需要集中力量攻下洛阳。

于是,李渊不得不派李孝恭的弟弟李瑰和左骁卫大将军长孙顺德携带了大量金银珠宝和绫罗绸缎前往突厥议和。

实际上,这不是李瑰第一次出使突厥了,首次出使时颉利可汗见到李瑰等人时,非常傲慢无礼,李瑰以厚利诱惑他,颉利可汗十分高兴,立即换了一副笑容,派使者随李瑰到唐朝进献名马。

这次李瑰再次出使突厥,颉利可汗对左右说:“李瑰前来,恨不屈之,今者必令下拜。”

李瑰通过小道消息获知此事,等到见颉利可汗,长揖不屈节。颉利可汗收了东西,朝下一看,二人居然没跪下。颉利可汗命他俩跪下,他俩很有骨气,打死也不跪,于是被扣押。李渊获知此消息,也扣押了突厥派到长安的大使。

于是双方就人质问题谈判,颉利可汗退让一步,放了左骁卫大将军长孙顺德,而强行留下李瑰。

突厥再次犯边,这次射死了大唐的一位亲王,即长平靖王李叔良。颉利可汗害怕真的与大唐永世结仇,就将扣押的李瑰礼送回大唐,其实颉利可汗早就知其不可威胁,只不过做个顺水人情罢了。李瑰回到唐朝后,授任左武侯将军,后改任卫尉卿,代替其兄李孝恭出任荆州都督。

东面。李世民命令对洛阳发动了全面攻击。

但洛阳城墙素以宽、高、坚、厚出名,且城上布有无数的石炮,发射的是重达五十斤重的石头,射程三百多米。不要说城下的人和马,就是攻城器械也根本无法靠近洛阳城墙。

除了大炮,洛阳城墙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机械弩,这种弩能同时发射八只箭,每一只箭的箭镞如同臣斧,箭杆有如车辐,其射程能达到七百多米,威力无比。

可是,面对如此可怕的防御工事,只要李世民的帅旗一挥,再可怕,唐军也得硬着头皮往前冲。

当四面八方的唐军冲向洛阳城时,一排排地倒下,根本无法靠近城墙,一些靠上去的唐军也遭到了城上的弓箭射击和火油滚木的袭击。即使攻城云梯能侥幸搬到城下,唐军也无法爬上去。

可见,洛阳城不是那么好攻下的,要是那么简单,杨玄感也不至于命丧于此。

一连攻打了十多天,昼夜不息,唐军损失惨重,而洛阳城却毫发未损。

李世民急了,只好“唤醒”城内的所有间谍做内应,但他们还没来得及行动就被王世充砍了头,脑袋被挂上城墙。

唐军将士的士气严重受挫,很多人开始叫喊着要回关中,一些大将也请求李世民班师,因为这城根本不可能攻破。

但是,李世民不能往后撤,因为他在朝上发过誓的“不攻下洛阳绝对不允许退兵”。

见大家士气低落,李世民就说:“如今我们应当一劳永逸。洛阳周边的各州县都已经归服,洛阳不过是一座孤城,王世充想坚守也守不了多久了,我们辛苦攻打了这多天,决不能放弃!”

随后,李世民对各营和营中所有大大小小唐军将士,下达军令:洛阳不破,誓不回师!若有言回师者,杀无赦!

军令一出,唐军重新凝聚士气。

李渊得知苦战了十多天唐军损失惨重,而河北的窦建德离洛阳却已经越来越近,再也坐不住了,立即给李世民下达命令:撤退。

二十三岁的李世民,血气方刚,东征大军就是按兵不动,却只要封德彝单独撤回了长安。

封德彝对李渊说:“郑军地方虽然多,但那也是一些略有联系的部属,实际上王世充号令所能管辖的就一个洛阳城而已,如今他已经智尽力穷,克城之日就在近期之内。若是现在回师,他的势力肯定会重新振作起来,再加上各地互相联合,如果这样,那我们大唐以后想要再消灭他那就难了!”

李渊想了想,也对,为了洛阳这么多天,估计城内也断粮了,于是撤回命令,让老二继续围攻洛阳。

实际上,如此不计伤亡的攻城,李世民也是不愿意的,他的打算是,经过一阵军事行动,迫使王世充打开城门,自己走出来,然后投降。没想到洛阳城如此固若金汤。

但此时的李世民,还没有丢掉幻想,给王世充写了封热情洋溢的劝降信。

但就像窦建德写给他的信一样,都是一封不回,连信使都不见回来。

王世充刚高兴了几天,派去镇守怀州的王泰就放弃河阳和怀州的刺史陆善宗带着怀州城,一起投降了大唐。

这下可把王世充气得吐血了

怀州,在黄河以北,隋朝时为河内郡,后改为河内县,在今河南省焦作市沁,是山西进入河南,河北进入关中的要道。没了怀州,山西来的大唐援军可以大摇大摆地进入河南。

接下来,更让老王吐血的是,郑州司兵沈悦秘密投降了徐世绩,随后王君廓连夜袭击虎牢关,沈悦作内应偷偷打开了关门。

大唐没损失一兵一卒就拿下虎牢关,还俘虏了荆王王行本及其长史戴胄。

失去虎牢关,就意味着窦建德的援军无法直接抵达洛阳城。

由于将怀州和虎牢关先后被大唐收入囊中,引起多米骨效应,在此后的三月里,窦建德的部下程名振投降大唐,被李渊封为永宁县令,让他率军进攻窦建德的老窝河北。

程名振,唐朝名将,持萜蕉魅耍瞥臁T缒暝隈冀ǖ瞒庀拢笸独钤ǎ院颖薄3堂裨髭兀癜傩找磺Ф嗳耍彼吹礁九杏懈ざ溉榈模阆铝罘潘腔厝ィ虼粟厝硕挤浅8行凰亩鞯隆N涞挛迥辏622年),跟随秦王李世民攻打刘黑闼。武德六年(623年),跟随太子李建成打败刘黑闼,升任营州都督府长史,封东平郡公,后改任持荽淌贰U旯凼四辏644年)以后,多次率军攻打高丽。龙朔二年(662年),程名振去世,追赠右卫大将军,谥号烈。

有了怀州和虎牢关,李世民不再下令强攻洛阳城,而是在洛阳城四周密密麻麻地挖壕沟,建堡垒,因为洛阳城内已经断粮了。

此时的洛阳城内,早已不是什么繁华的大都市了。

草根啊树皮啊都被吃光了,接着就啃泥饼,吃了这玩意的人全身无力,四肢浮肿。皇泰主当时入住洛阳城时,城内有户口三万家(十五万人左右),而到此时洛阳被围死困死后,全洛阳户口不足三千户。这样的城,即使不投降,不久也会成空城。

王世充每天都坚持空着肚子爬上城墙,并不是指挥战斗,而是盼望着窦建德什么时候来支援一下。

说到窦建德,此时的他正带着十多万河北精锐攻城掠地呢。

二月底,窦军攻破孟海公占据的曹州和戴州,孟海公投降。

三月二十一日,窦军过滑州抵达酸枣(河南延津县北十五里)。

二十四日,窦军攻破管州,斩杀了刺史郭士安。同日,又攻陷荥阳、阳翟等县,窦军水陆并进,泛舟运粮,溯河西上。王世辩(王世充的弟弟)派遣大将郭士衡与窦军会师,窦王大军号称三十万。随后,大军在成皋东原扎营,在板渚修筑宫室,派人送信给洛阳的王世充,通知王世充一定要顶住。

荥阳前面就是虎牢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