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窦建德刚愎自用,不用谋士之计,走向末路

转眼间,窦建德进军虎牢关一个多月了,但是双方战局却僵持下来。对于李世民来说,时间拖得越长越有利。

而窦建德可不一样,夏军可是从河北老大远跑来的,粮草运送困难不说,确实有困难,窦军的运粮队遭到了王君廓的袭击,窦建德的大将军张青特也被王君廓俘虏。将士们早就有思归之意,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可能读者会问,窦建德不会班师回朝么?

窦建德还真的不能那样做,这是他的性格决定了,因为他答应营救王世充,就一定要将这件事进行到底。

不要以为窦建德是死脑筋,因为正因为他一言九鼎的性格,才造就了拥兵几十万的夏王。所以,窦建德可以说是成也性格,败也性格。

何去何从,此时的窦建德开始茫然了。

这时,有一位谋士站了出来,他就是大夏国的国字祭酒凌敬。此人足智多谋,且胸怀大志,是窦建德的重要谋士。

凌敬料定大夏军根本无法长此和唐军对抗僵持下去,于是向窦建德建议:“大军不如放弃虎牢关,率领全军渡过黄河,攻取大唐怀州和河阳进入山西。”

听到凌敬说去山西,窦建德觉得这个主意很新鲜,立即来了兴趣,因为虎牢关早就成了鸡肋。

窦建德忙问:“不妨说说你的真实想法。”

凌敬也不客气,将自己的真实想法说出来“唐军几乎将所有兵力集中在东面和南面,而东面的王世充被打败那是早晚的事,如果我们出兵相救,就会陷入泥潭;南面的萧铣倒可以和唐军血战一阵子。此时只有山西空虚,大王怎么能错过呢?”。

“进入山西之后怎么办?”

“怀州和河阳是我们首要攻占的目标,然后派重兵把守,以防唐军切断我们的退路。之后,大王再亲率大军翻越太行山,进入上党,略地汾州、晋州,奔赴蒲津。”

“这样做对我们有什么好处?”

“好处一,取山西之地如入无人之境;好处二,既开疆拓土又能在山西招兵买马,何乐而不为;好处三,丢失山西,唐朝必然震惊,如此洛阳之围自然而解,可谓围魏救赵。”

听完凌敬说完,窦建德十分高兴。

凌敬的计谋完全符合大夏国的实际情况,因为当时的山西确实很空虚,且李渊和李世民也不会料到窦军从怀州进入山西,这样做可谓一石三鸟,历史真的会改写。

可是历史就是历史,没有假设。

此时,王世充的两个使者王琬、长孙安世不知怎么就获知了窦建德准备撤离虎牢关,立即一路哭着跑进窦建德的行营,见到老窦后,哭声更大了,还质问他:“当初大王不是答应我们救援东都的啊?怎么能出尔反尔啊?还有什么信义啊?”

这一哭一闹,窦建德内心深处的那根软肋被彻底击中,顿时六神无主,只好问计于问身边的那些夏国将士。

诸将说,凌敬只是个书呆子,哪里懂得兵法,只不过是瞎猜罢了。

原来这些大将早被王琬、长孙安世的糖衣炮弹击倒了。

就这样,进军山西就被窦建德“束之高阁”,继续与李世民耗着。

几天后,凌敬见大军没有任何撤退之意,又来问。

窦建德很不好意思,说:“你的计谋很好,但我的确无法按你的意思办啊,现在全军士气很高,这是天意要帮我,我若乘此机会必定能大胜。”

凌敬反复给窦建德分析得失,由于着急,说话可能带有一些火药味,最后弄得窦建德厌烦了,大声呵斥:“不要再说了,我是大王我说了算。”还让人将凌敬拽了出去。

凌敬被拽出大营后,对着窦建德的宫殿拜了拜,然后头也不回地走路,自此,史书里再也没有这位足智多谋的谋士的身影。

听说凌敬被气走了,窦夫人忙劝说:“凌祭酒如此好的计谋你怎么能不听呢?”

窦建德本来就很烦,见一个女流之家也来教训自己,十分生气:“你个女流之辈懂什么,我特地来救郑,郑国如今处境危急,眼看就要亡国,我若弃他而去,那不是畏惧唐兵而背信弃义吗?”

窦建德立即派人见王世充,答应出师援救。窦建德又派遣礼部侍郎李大师等人赴唐军,请求唐停止进攻洛阳,李世民留下使者,但不予答复。

大夏国逐步走向灭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