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在现代可能是网络喷子:“乱世枭雄曹操”不为人知的生活情趣

说到曹操,大家会想到什么呢?过去因为《三国演义》的关系,曹操在民间大都不脱“奸人”形象,给人一种奸诈狡猾、心机深沉的感觉。近年来随着游戏、漫画等大众文化的流行,身为“正史”的《三国志》开始逐渐受到一般大众的重视后,曹操的形象也开始得到翻案,变得比较正面。

大众文化虽然替曹操洗刷了长期以来所背负的奸诈形象,取而代之的却都是集中突显曹操“雄才大略”的“霸气”。这让曹操的形象变成好像日日夜夜都在谋划统一天下,就跟现代那些汲汲营营于扩张事业版图的工作狂CEO一样。根据史书的记载,这确实是曹操在面对公事时的态度。

但如果我们更细心一点去看,其实史书反应了曹操在私生活上,有一个完全不同于“奸诈”跟“霸气”的面向。这个面向过去比较少被人注意到,却是一个有趣的切入点,可以让我们更加立体的去了解曹操这个人。这篇文章希望着重在这个部分,透过史料试着去猜想曹操的私生活是什么样子。

曹操在历史上的“奸诈”形象虽然是通过《三国演义》才广为流传,但其实造成这种形象的材料来源很早。这些材料大致上有两个来源,分别是《曹瞒传》跟《世说新语》。其中《世说新语》因为成书于南朝刘宋时间较晚,加上性质被归类为笔记小说,通常不会被当成正式的史料。但《曹瞒传》成书于稍晚于曹操时代的吴国,而且在裴松之替《三国志》作注时引用为补充的材料,所以《曹瞒传》的内容一般也被视为是《三国志》正史的一部分。

没有形象的曹操

《曹瞒传》负面诠释曹操的立场非常鲜明,但也无法断言《曹瞒传》的内容必然是虚构或错误的。《曹瞒传》里对曹操的评价大致有两个方向,分别是“佻易无威重”跟“酷虐变诈”。前者说的讲好听是曹操做人随和没有架子,讲难听就是说曹操“没形象”;后者则是曹操历史上奸人形象的来源。不过今天重点既然放在私生活,就先不讨论曹操到底奸不奸诈这个历史评价的千古论战。

《曹瞒传》里具体的讲到曹操在生活中如何的不计形象:

太祖为人佻易无威重,好音乐,倡优在侧,恒以日达夕。被服轻绡,身自佩小Q囊,以盛手巾细物,时或冠帽以见f客。每与人谈论,戏弄言诵,尽无所隐,及欢x大笑,至以头没劝钢校壬沤哉次劢磬淝嵋兹绱恕

除了爱听音乐,跟演艺人员整天鬼混之外,曹操非常喜欢说笑讽刺。如果生在现代,曹操有可能也是那种喜欢在网络上讥刺嘲讽别人的网络喷子。而且当曹操说完话时,会开心的笑得前翻后仰,“头都埋进桌上的餐具里,沾的衣服都是食物。”

这段记载如果是真实的,那私底下的曹操形象,还真是跟现在大众娱乐中充满威严、稳重的印象完全不同。除了这些二手的记载,曹操自己是怎么谈自己的生活呢?

从《魏武帝集》中搜集的曹操作品来看,可能也是为了要教育子孙,留下来的内容大多是强调自己在物质上需求上相当节俭。像是曹操在〈内诫令〉中说自己每件衣服都要穿到十年才舍得丢掉;禁止在家里摆放熏香类的东西;还有曹操说他用银器是因为身体有疾病的需要,并不是因为喜欢银器。

曹操“睡梦中杀人”之谜

《世说新语》里有个故事,讲的是曹操说自己会睡梦中杀人,还故意杀了一个人来证明这件事,希望用这种手段来杜绝刺客谋杀自己。这个故事是真是假不知道,但曹操自己写的一篇文章或许可以作为一个旁证,让我们自己想想曹操有没有搞什么睡梦中杀人的骗人把戏。在〈追称丁幼阳令〉里曹操在回忆他跟一位好朋友“丁冲”的友谊:

昔吾同县有丁幼阳者,其人衣冠良士,又学问材器,吾爱之。后以忧恚得狂病,即差愈,往来故当共宿止。吾常遣归,谓之曰:“昔狂病,傥发作持兵刃,我畏汝。”俱共大笑,辄遣不与共宿。

曹操回忆以前有个同乡好友丁冲,因为自己很喜欢他的才干,喜欢到两个人晚上会一起睡觉。但因为丁冲曾经得过精神疾病,虽然后来好一点,但曹操就不敢跟他一起睡了。曹操说:“如果你哪天半夜忽然精神病发作,拿刀砍我怎么办,我会怕怕。”接着两个人哈哈大笑,曹操就送他回家不一起睡。

从这篇曹操自己写的自述,可以看到曹操在睡觉时应该没什么防备。而且这篇是“令”,是一篇公开的正式文告,如果曹操真的希望大家觉得他会睡梦中杀人,干嘛公开自己睡觉其实怕被人砍这件事?

这件事还有一个案外案。丁冲除了跟曹操交情很好,据说也是跟曹操献策掌握汉献帝“奉天子以令不臣”的主要谋士之一,但《三国志》却没有替丁冲立传。在《晋书?陈寿传》里,记载陈寿曾经跑去找丁冲的后代索贿:“可觅千斛米见与,当为尊公作佳传。”但因为丁冲的后代不理陈寿,陈寿就故意不帮丁冲写传记。不过也有另一种可能是问题出在曹丕,因为丁冲的两个儿子是支持曹植的主要谋士,最后因为政争因素被曹丕处死。所以也有可能是因为曹魏内部的政治因素让丁冲的记载被忽略。

曹操的手作小确幸

除了这些记载,曹操还有一个很少人知道的嗜好,那就是他很喜欢“手作东西”。曹操擅长手作的东西有文献记载的一个是“铸刀”还有一个是“酿酒”。在〈军策令〉中,曹操自己提到刚起兵时,跑去跟刀匠一起铸起兵要用的刀械。

就像现代那些嘲笑年轻人沈溺“小确幸”的长辈一样,当时有个人笑他说:“当慕其大者,乃与工师共作刀耶?”起兵应该重视大方向、大战略,跑去做铸刀这种小事干嘛?曹操回答:“能小复能大,何害?”曹操说,能做好小事自然也能做好大事,有什么关系呢?

到了后来,铸刀似乎成为了曹操的生活乐趣,而不只是作战的需要。在〈百辟刀令〉里,曹操说他去年(不知道是哪一年)铸了五把刀,今年刚刚完成。值得一提的是曹操决定把这五把刀都送给自己的儿子,第一把是送给任职“五官将”的曹丕。这很合理,毕竟在〈立太子令〉中曹操明说他让曹丕当五官中郎将就是确定立他为继承人的意思。

但剩下的四把赠送的顺位却是依照“吾诸子中有不好武而好文学,将以次与之。”从这里可以看出来,曹操或许是一个机车的老爸,明明是喜欢文学的儿子,我偏要送你刀子;本来就喜欢练武的我就偏偏不送你。这也可能是为了鼓励喜欢文学的儿子练点武功,毕竟当时天下也还没统一。虽然没有文献记载,但可以猜测爱好文学的曹植应该也收到了一把,不知道曹植拿到刀子时有没有一脸逖

除了铸刀,曹操另一个得意的技能是酿酒,而且得意到特别写了一篇奏折跟汉献帝炫耀。在〈奏上九酝酒法〉中曹操说:

臣县故令南阳郭芝,有九酝春酒。法用面三十斤,流水五石,腊月二日清曲,正月冻解,用好稻米,漉去曲滓,便酿法饮。曰辟诸虫,虽久多完,三日一酿,满九斛米止。臣得法酿之,常善,其上清滓亦可饮。若以九酝苦难饮,增为十酿,差甘易饮,不病。今谨上献。

曹操说他家乡以前的县令郭芝,会酿一种“九酝春酒”,这种酒也有驱虫的效果。曹操打听到这种做法,又改良把“九酝”增加为“十酿”,“现在不只可以驱虫,味道还很好喝。实在是居家旅行,必备良药。”跟皇帝你一起分享(奏折礼貌上是用“上献”)这种好喝的米酒酿法。

除了酿酒,曹操对鱼类研究也颇有心得。在名为〈四时食制〉的文章中,曹操列出了各种鱼类的名称,他们的活动地区。这些鱼哪些能吃,哪些不能吃,身体哪个部位可以做成什么东西,都一一列举出来。如果不是曹操特别偏好鱼类研究或是特别爱吃鱼,这也有可能是曹操自己纪录的鱼类手作心得。

两段让曹操刻骨铭心的婚姻

最后来谈一下曹操的爱情故事。讲到曹操的爱情,一般人都会因为唐、宋文人还有《三国演义》里乱写的情节,去瞎凑曹操跟小桥(这不是错字,史书里用的就是这个“桥”)的关系。但实际上曹操自己就有两段深刻的爱情。第一段是曹操的原配丁夫人,第二段则是后来成为“武宣卞皇后”的卞夫人。

在《三国志》正文里,只有写到丁夫人跟曹操离婚,但没有写发生了什么事。而裴松之在注解中引用了曹魏时代“鱼豢”写的〈魏略〉,详细的描述了曹操离婚的细节:

太祖始有丁夫人,又刘夫人生子及清河长公主。刘早终,丁养子。子亡于穰,丁常言:“将我儿杀之,都不复念!”遂哭泣无节。太祖忿之,遣归家,欲其意折。

丁夫人虽然是曹操的原配,可是没有生孩子,而是把另一位早逝的刘夫人留下的曹操长子“曹昂”视如己出。但曹操在收降军阀张绣时,发生了一生中最严重的一次外遇。这个让曹操犯下大错的女士是张绣的伯母。正史里没有提到这位女士的姓名,《三国演义》里,则虚构这位女士姓邹,所以后代为了称呼方便都叫这位女士“邹氏”。因为曹操纳这位女士为妻,让张绣心生不满,于是在夜里发动兵变攻击曹操。曹操虽然逃过一劫,但猛将典韦跟长子曹昂都为了掩护曹操逃走而战死。

在这件事发生后,丁夫人非常痛恨曹操外遇搞到连亲生儿子都害死了。于是常常哭着对曹操大喊:“是你杀了我儿子!”虽然史书没有提及,但在曹昂战死后的那几年,也是曹操准备迎战袁绍,面对生涯最大危机的日子。可以想像曹操白天面对袁绍方面的进攻压力,晚上回到家又要面对一个受伤母亲的严厉指控。在这样的心理负担下,曹操决定让丁夫人回娘家住,希望能让他冷静一点。

从外遇害死儿子这件事情来看,曹操称不上是个好男人。但他面对丁夫人所采取的态度,在中国的历代君主中应该还算是有良心。古今皇帝面对自己不喜欢的老婆,往往是关入深宫,甚至是下狱凌虐或是处死。曹操让跟自己感情决裂的丁夫人回娘家,在古代算是很有风度的做法。而且从后续发展,可以看出曹操其实还是爱着丁夫人:

后太祖就见之,夫人方织,外人传云“公至”,夫人踞机如故。太祖到,抚其背曰:“顾我共载归乎!”夫人不顾,又不应。太祖却行,立于户外,复云:“得无尚可邪!”遂不应,太祖曰:“真诀矣。”遂与绝,欲其家嫁之,其家不敢。

过了一阵子,曹操想要复合,就亲自到丁夫人家去找她。当时丁夫人正在织布,外面的人通报“曹操来了。”丁夫人继续织布没有反应。曹操到了丁夫人面前,摸着她的背柔声说:“跟我一起坐车回去好吗?”丁夫人不说话,连看也不看曹操一眼。曹操走到屋外,又问一句:“我们之间真的没有可能了吗?”丁夫人还是不理他。曹操难过的说:“我们真的分手了。”

曹操在分手后,还跟丁夫人娘家表达,如果有好男人愿意娶她,丁夫人要再嫁也可以。但是丁夫人的娘家大概是感受到曹操还是很爱她,不敢让丁夫人另外出嫁(就算娘家敢嫁,大概也没人敢娶)。虽说曹操不是个好老公,但是从愿意让前妻再嫁这一点来看,曹操的风度仍是超越中国历代男性的父权观念甚多。

而谈到在与丁夫人分手后,另一个让曹操重视的女人,就是曹丕、曹植的母亲,后来成为“武宣卞皇后”的卞夫人。《三国志?魏书?后妃传》记载卞夫人本来为“倡家”。“倡”字在古代指歌女,但也通同“娼”。所以卞夫人可能是歌女出身,也可能是性工作者,总之是从社会底层出身。但卞夫人靠着对曹操有情有义,跟高超的品德,在丁夫人与曹操决裂后成为了曹操心目中最“有母仪之德”的王后人选。

武宣卞皇后,琅邪开阳人,文帝母也。本倡家,年二十,太祖于谯纳后为妾。后随太祖至洛。及董卓为乱,太祖微服东出避难。袁术传太祖凶问,时太祖左右至洛者皆欲归,后止之曰:“曹君吉凶未可知,今日还家,明日若在,何r目复相见也?正使祸至,共死何苦!”遂从后言。太祖闻而善之。建安初,丁夫人废,遂以后为继室。诸子无母者,太祖皆令后养之。

卞夫人在二十岁的时候被曹操在老家纳为小妾带到洛阳。而卞夫人从小妾翻身的关键,是在董卓进洛阳时发生的一件事。当时曹操为了到关东发起“讨董卓联军”,化妆后逃出洛阳。在曹操逃走之后,袁术当时在洛阳到处乱说曹操已经被董卓杀害。听到这个消息,留在洛阳曹操府邸里的人都想逃亡回曹操的老家。卞夫人就在这时挺身而出,说曹操现在是生是死还不知道,如果他明天回这个家却看不到我们,那以后有什么脸再见他。就算真的大祸临头,跟曹操一起死有什么不好?后来曹操在听到这些话之后,就对卞夫人另眼相看。

不过相对于丁夫人,历史记载里比较少提到曹操跟卞夫人的爱情细节,而是提到许多卞夫人的德行。像是替曹操抚养其他早逝夫人的儿子,还有卞夫人的度量。像是在丁夫人过去因为是大老婆,又抚养长子曹昂长大,所以对卞夫人的态度很高傲。但在丁夫人跟曹操离婚后,卞夫人不只没有狭怨报复,反而常常趁曹操不在家,送很多东西给丁夫人;或是请丁夫人回曹操家里看看,但当丁夫人来到时,卞夫人不把自己当大老婆,而是以自己还是小老婆的礼节尊重丁夫人这位前妻。

初,丁夫人既为嫡,加有子,丁视后母子不足。后为继室,不念旧恶,因太祖出行,常四时使人馈遗,又私迎之,延以正坐而己下之,迎来送去,有如昔日。丁谢曰:“废放之人,夫人何能常尔邪!”其后丁亡,后请太祖殡葬,许之,乃葬许城南。

卞夫人时常这样做,直到丁夫人说自己已经跟曹操离婚,要卞夫人不要再这么常邀请自己才停止。等到丁夫人过世后,卞夫人还希望曹操出钱替丁夫人办后事。不过曹操虽然立卞夫人为王后,但直到临死前,曹操心中最挂念的还是跟丁夫人那场失败的婚姻。

后太祖病困,自虑不起,叹曰:“我前后行意,于心未曾有所负也。假令死而有灵,子若问‘我母所在’,我将何辞以E!”

在曹操临死前,最后的遗憾不是没有一统天下,或是感叹赤壁大败之类的。反而是觉得自己一生最后悔的,就是跟丁夫人离婚。曹操最怕的就是等到死后遇到曹昂的魂魄问他:“我的妈妈在哪里?”曹操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或许曹操的一生,在私生活上最具有教育意义的,就是让天下男人在外遇前要想清楚,免得像曹操一样抱憾终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