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这条新的法规,加速了郑国的灭亡

武德三年(620年)三月,就在李渊创建十二军的府兵制后不久,洛阳的王世充也颁布了一条新规:连坐。

法律:叛逃者,杀无赦。不仅如此,全家只要一人叛逃,无论男女老少统统咔擦;一个村子里的每个保(五家为一保),只要有一家有叛逃的,另外四家也统统咔擦。

只要这条法规一实施,即使你遵纪守法老老实实做人做事,只要你是郑国的老百姓,就没好果子吃。

Why?

因为官差会无缘无故将没犯法的你带走。

凭为什么?

就凭你邻居犯法了。

你可以去抓邻居啊。

你邻居都叛逃了,你为什么没有发现,也没有揭发检举?可见你们是一起的。

苍天啊!!!!

王世充够狠、够毒!!

可是,过一段时间,老王却发现杀的人越多,逃亡的也越多,叛逃的几率没有减少。老这样下去可不行,得想办法。

王世充发动他的脑筋,再次想出了一个“好主意”:限制每天出城的人数。如一天规定只允许出城五十人,人数一够,立马关闭大门,禁止任何人出入。

也许读者会问:那将领带兵出城杀敌可以吧?

可以,但一律将家属留在城内!

Why?

当人质啊!

王世充想得真周到。

要是秦叔宝、罗士信和程咬金等人知道后,真的应该感到幸运,因为他们早早投降的大唐,否则一个都别想跑。

该法律一出台,昨日还很繁荣的洛阳城,立即上下怨愤,民不聊生:地没人种了,店铺关门大吉。

之后,叛逃的人越来越多,抓的人都没地方关押了,因为整个洛阳的监狱都挤满了“叛逃者”。

你以为这样就难倒我们的老王了么?

NO!

洛阳还不是有个宫城么,如果将它改成了一个大监狱,最起码就可以关个一万以上。

于是,老王说干就干,很快洛阳宫城都成了监狱。

此外,王世充为了让军队有吃有穿,任命中央的官员为司、郑、管、原、伊、殷、梁、凑、嵩、、怀、德十二州的营田使,实际就是掌管屯田的。

别看官小,却是个肥差,可不像那些清水衙门,要知道,历来屯田都是用士兵或流民在军队驻扎地种地,以充军饷。

读者会问,得了这个美差的尚书左右丞、曹郎官们一定会高兴死了!

想太多了。

死是快了,高兴却未必!

因为在郑国上班,几乎没有一件事是可以让官员们高兴的,因为天天上朝时,得听老王的训导。

这个场面是这样的:老王高高在上,从他开讲那一刻起,就有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上到天文下到地理,从官员的起居生活到老百姓上厕所……没完没了。

往往说了大半天,官员们都还不知道大王今天要议什么正题?很多时候,站岗的侍卫都听疲倦了,一个瞌睡醒来,老王还在那说。

这种遭罪的经历,历史君深有体会:讲话的不辛苦,听讲的却遭大罪。

这谁受得了?

就连号称郑国第一有耐性的御史大夫苏良,最后也快要发疯了,就劝谏王世充,说:“老大你话太多了,说起来又不得要领,一件事情稍稍商议一下就可以了,何必废这么多口舌呢?”

王世充听了,沉默很久,似乎也觉得自己的话太多了。

于是,苏良等人以为老王会知错就改,可谁知次日依然如故。正所谓狗改不了吃屎!

自此,大臣们再也不敢不找王世充商量了,即使天大的事,大家都怕他说话了。

于是,有的索性想学秦叔宝和程咬金---跑。

哈哈,官员带头跑?被老王抓到,就不再是投入监狱了,而是就地正法―咔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