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初期的上海“花国总统”是怎么回事?

1911年孙中山就任中国民国临时大总统,于是,“大总统”、“总理”这样的词又成了当年的热门词汇。

娼妓业也不例外,为了跟上时代潮流,开始选美。

特别是二十年代的上海,各路热闹人马云集于此,他们都是些手里有钱或肚里有墨水的政客、商贾、士人等,由于生逢乱世,闲的发慌,于是就继续发扬光大中华民族文人墨客的传统――眠花宿柳,以消胸中烦闷,因此上海滩的“色情”业非常发达。一些街头小报嗅到了其中的商机,如《新世界报》便突发奇想地举办了第一届“花国选美”,引起极大的轰动。

所谓“花国”,又名花界,即清末民时对娼妓业的别称,而“花国选举”就是针对清末民初妓女的选美活动,选出的“花国总统”、“花国总理”,类似于今日的选美冠军。

当然,人家也不会无缘无故地弄这些活动。对于妓女而言,一旦选上,一夜成名不说,随之而来的是身价猛增,财源滚滚,是踏入上流社会的一条捷径,到时候嫁入豪门做阔太太的机会大大增加。如姜文电影《一步之遥》中,舒淇的角色原型王莲英,她就是第一届“花国总理”。

而对于组织机构而言,更是隐藏大大的商机。如组织第一届“花国选举”的《新世界报》,乘机大肆宣传,销量迅速上升,赞助广告猛增几倍。此外,投票者人手一张选票,每张选票需一元钱,投票越多《新世界报》便越赚钱。因此,做这种生意,几乎稳赚不赔。

王莲英

说起将“花国”事业发扬光大,不得不提一个人,他就是《官场现形记》的作者李伯元。

此公出身官宦世家,却仕途失意,于是开始“游戏人间”,创办《游戏报》。自1896年起,李伯元开始主持开“花榜”,以歌胜者为艺榜,色美性格温柔者为艳榜。排名则是模仿科举考试的功名头衔来排列名妓等次,分一、二、三甲,一甲三名,自然是“状元”、“榜眼”、“探花”。

其实,第一次选举看热闹的人多,真投票的人少,状元仅得九票,榜眼和探花各得七票。

当时还有一个叫雅脱的美国人参加了投票,等到选举结果公布后,他发信抗议,说是丑的排前面了,美的落了后,要求更正。

民国与阎瑞生案相关的出版物《莲英惨史》

到了1917年,为了招揽客人,上海娱乐中心之一的“新世界”举办了花国选举。因为当时已是民国了,“状元”、“榜眼”早已过时,开始选“总统”、“总理”,此外还有总长、次长等多个职位来满足妓女们的需要。

和北京政府的现实情况一样,投票资格也是根据财产决定的,一个土豪完全可以购买大量选票给某个妓女。

当选“花国总理”的王莲英,身价倍增,每次出门都披金戴银的,以致招来杀身之祸。

你还别说,正是这“独出心裁”的活动,顿时火遍大街小巷。加上当时人们的娱乐节目非常少,各路小报一看有油水,随即配以服饰妆容,或者点评花国大选,经常可以登上头版头条,俨然民国时尚风向标。

234人参与, 0条评论 登录后显示评论回复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