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中国能办到吗?SpaceX将首个“全平民”乘组送至国际空间站

当地时间4月8日11点17分,在美国佛罗里达州的卡纳维拉尔角航天发射场,搭载“龙飞船”的猎鹰9号运载火箭缓缓升空,约20个小时后龙飞船抵达国际空间站。这次看似稀疏平常的发射,其实一点都不平常。被NASA描述为“推动近地轨道商业市场的里程碑,太空探索新开端”。那么这次任务究竟有何特殊之处?

每人要交3.5亿

这个被命名为Ax-1的任务与以往不同,需要个人掏腰包。龙飞船上共载有4名乘客,其中3人每人交纳了5500万美元的太空旅行团团费,约合3.5亿元人民币。除了往返船票及保险,还包括驻留国际空间站8天的生活费以及前期的培训费。

在费用详单中,即使是数额较小的空间站生活费,也达到了每人每天8.8万~16.4万美元。这相当于一个人在空间站上住一天需要50~100万人民币。显然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

(维珍银河的火箭飞船在升空后着陆)

或许有人会说,这没什么了不起的,维珍银河与蓝色起源,已经开展过多次太空商业旅行项目。

实际上,与Ax-1相比,维珍银河与蓝色起源连太空兜风都算不上。后两者飞行高度皆在80~100公里,而且在高处维持时间很短,根本无法摆脱地球引力进行绕地运动。

根据国际航空联合会定义,外太空与地球大气层的分界线为海拔100千米处的卡门线。因此,严格来说维珍与蓝色起源的飞行任务压根没到达太空。

Ax-1任务需要到达近400千米高度的国际空间站进行停泊,驻留8天后返回。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太空旅行。

四个人都不一般

有些眼尖的小伙伴可能发现了,明明去了4个人,但只有3人交钱了,西方不是很讲究AA制吗?

没交钱的这位名叫做迈克尔・洛佩兹-阿雷格里亚(Michael López-Alegría)。1958年出生于西班牙,曾加入美国海军,拥有航空工程硕士学位,是一名资深宇航员(已退役),太空出行4次,其中3次乘坐的是已经绝版的“航天飞机”。出舱活动10次,太空飞行累计时长257天。但是丰富的履历并不是他不交钱的理由。

迈克尔是这次任务的指挥官,他的主要工作是带领另外3个乘客往返空间站,类似于“机组人员”。这项工作并不是由NASA指派,而是Ax-1的运营方“Axiom Space”,这是美国一家专做太空项目的民营企业。可以理解为民营企业雇佣了退役宇航员,迈克尔作为员工只出力不出钱。相比迈克尔,其他3位更像“普通人”,他们皆为商界大佬。

现年72岁的拉里康纳(Larry Connor),1950年出生于纽约,毕业于美国俄亥俄州大学,有多次成功创业经历:1982年创立奥兰多计算机公司,1992年创立房地产投资公司康纳集团。目前,康纳集团价值35亿美元。

此外,康纳还是一位冒险家,曾两次探索过马里亚纳海沟,其中一次到达了地表最深的“挑战者深渊”。

这次康纳在冒险之余,还有一个任务。为医学机构提供有关太空旅行对衰老细胞影响的数据。另外他也是龙飞船的副驾驶,需要在飞行过程辅助指挥官进行一系列操作。

现年52岁的马克・帕西(Mark Pathy),加拿大投资集团Mavrik总裁。1993以优异成绩年毕业于多伦多大学,拥有硕士学位。

这是一位低调的总裁,他在Ax-1宣讲会上表示,他这一生大部分时间都在躲避聚光灯,如果可以的话,他会选择匿名完成这次太空旅行。

马克是Ax-1的任务专家,他将要在国际空间站对一些项目进行验证,包括世界上第一个双向全息传输的空间演示,类似场景经常能在电影中看到。

简单来说,该项目基于混合现实(MR)技术,利用特殊镜头形成三维全息投影图,然后在太空与地面进行双向传输,让人与人在天地之间可以以三维全息投影的形式“面对面”实时通信。

最后一位是现年64岁的埃坦・斯蒂布(Eytan Stibbe),曾在美国生活过的以色列商人,是多个投资机构的创始人或联合创始人,包括生命资本基金创始人。

此外,他曾经是以色列的王牌飞行员,擅长驾驶F16战斗机。他将在国际空间站进行科学、教育、艺术相关活动。

对于这次任务,很多媒体描述为“全平民乘组”或“普通人”抵达国际空间站,这让大家感觉空间站似乎离我们并不遥远。然而,通过以上介绍便知任务中所谓的“平民”,无论是在财力、学历、履历上大多数人都遥不可及。

换句话说,抵达空间站的“普通人”一点都不普通。

不过,话说回来,他们确实和以往飞船乘组不一样。他们中没有一位是现役宇航员,三位商界大佬更是一点宇航员经验都没有。此外,他们四人的平均年龄达到了63岁。

虽然宇航员的年龄没有限制,但宇航员最佳年龄是在35-50之间。近些年来,NASA宇航员的平均退役年龄为45岁。我国航天事业起步较晚,太空任务主要以“老带新”的模式搭配组员,就算这样平均退役年龄也就51岁。

因此,从年龄、经验、专业的角度,相对于常规的现役宇航员乘组,Ax-1乘组的确算得上“全平民”。

五手火箭搭载三手飞船

另外Ax-1所用的载具也很“老”。龙飞船奋进号,运载火箭猎鹰9号,两者都隶属于埃隆・马斯克的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SpaceX执行这次任务刷新了载人航天史上两项新纪录:

(1)猎鹰9号(B1062.5)的推进器是“五手”的。在此之前,它已经完成了四次发射任务并回收,Ax-1是第五次飞行任务。

(2)龙飞船奋进号(C206.3)是“三手”的,之前执行过两次太空任务,这是它第三次飞行任务。

在Ax-1任务中,火箭点火发射9分钟左右,搭载9台梅林发动机的猎鹰9号一级火箭就已经稳稳的停在海面着陆平台,完成了回收。

简单说一下发射过程:

发射后2分35秒,一级火箭9台发动机全部熄火。随后一二级火箭进行分离,二级火箭发动机点火继续将奋进号推离地球。

火箭回收:分离后的一级火箭通过喷出“冷”气体进行空中翻滚,调整好姿态后发动机点火,获得缓降动力,减缓下落速度。即将到达地面时打开格栅舵进行调整,防止侧翻。9分02秒,一级火箭进行着陆点火,缓缓降落至海上平台完成回收。

另一边12分07秒,龙飞船与二级火箭分离,进入绕地轨道,大约20个小时后与国际空间站完成对接。平衡飞船与空间站压差后,乘组进入国际空间站与站内宇航员拥抱、拍照、寒暄。8天后龙飞船将带着四人返回地球,奋进号则进行回收利用。

可重复的组合大大降低了人类上太空的成本。随着各国对可重复回收利用火箭不断深入,或许未来真正的普通人真的可以实现航天梦。

普通人真的能进入空间站吗?

如果不用考虑成本,也不需要光鲜的履历,普通人能否进入空间站呢?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很难。

实际上,Ax-1这四名乘客也是经过了运营方的层层选拔。在登船之前,所有想要参与任务的候选人都需要进行相关训练,包括生理、体能、意志力、飞船操作等等。

各国早期宇航员,很多是飞行员提拔上来的。在运载火箭升空过程中,加速度产生的过载可以达到4-9G,相当于4-9倍自身重量压在自己身上。战斗机俯冲或迅速拉起也会出现超高加速度。为此平常飞行员也会进行4-7G的过载训练。即使是这样很多飞行员也无法达到宇航员的标准。

过载相当于一根绳子拴着你,然后用巨大的力量把你甩起来转圈。除了身体承受多倍于自身的压力,你的血液也会发生离心运动,向一端汇聚。例如:涌现头部或者腿部。对于没有经过训练的普通人来说,火箭升空的过程中呕吐、晕厥都是小事,有可能会出现骨折甚至生命危险。

在生理训练中,飞行员经常会在模拟火箭过载的离心机中转到吐,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克服。

此外,还需要具有一定的知识储备以及较高的学习能力。因为太空任务涉及到很多生涩难懂的知识,这些知识关系到你对航天器的判断、操作以及科研实验。

例如:我国空间站上的标识牌以及电脑操作系统是全中文界面。外国宇航员想要进入我国空间站肯定要学习中文。汉语的难度是世界公认的,足以让外国很多优秀的宇航员抓狂。

即使语言没有问题,太空物理、飞船参数、设备仪器等各种相关知识依旧会让你抓狂。很多设备标识牌,字你全认识,但组合你就不认识了,更别提需要进行操作以及科学研究。

Ax-1乘组虽然年龄偏大,但都经历了至少750个小时的训练,只有达标后才能获得太空飞行的资格。由此可见,进入空间站对于大多数人而言还是比较遥远的。

中国能将普通人送到空间站吗?

社交平台上,Ax-1任务发射消息的评论区中,有些网友表示:

SpaceX都能把普通人送到国际空间站了,看来我国航天技术还相差很远。

类似的问题曾有记者问过中国载人航天第一人杨利伟:

普通人有可能在十年内到空间站参观吗?

杨利伟表示,商业航天是未来发展的一个趋势。从工程角度,中国航天也希望更多不同性质的企业参与,这有利于航天事业的发展。在该角度,资源允许的情况下,将来普通人上空间站是没有问题的,这不是一个很长远的问题。

记者再次追问:

十年内就能实现?

杨利伟回了一句:

没问题,这不是技术问题,主要看需求。

可见我国航天事业虽然起步较晚,而且处处被西方卡脖子,但是将普通人送上空间站技术上没问题,主要是资源分配问题。

今年,我国会将“梦天”与“问天”实验舱送上天,按计划我国空间站“天宫”将于年底完成搭建。不过,空间站的科研项目早就排成了长队,我国还要分出去部分资源与外国航天合作。相对于送普通人到空间站观光,更应该将有限的资源分配到造福人类的科研项目上。因此,不是办不到,是时机未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