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二战日本派“东京玫瑰”迷惑美军!战败后竟有千万美军替她求情

二战期间,日军特别培养出一个神秘组织,她们不是骁勇善战的特种部队、也不是智勇双全的间谍;她们不曾露面,却用甜美的嗓音、幽默的口条把美军迷得神魂颠倒;她们在美国士兵中人气极高,大家也为这个组织取了一个响亮的美名―“东京玫瑰”。

据推测,当时应该有4到20位“东京玫瑰”,但唯一敢跳出来承认的就只有“户栗郁子”。然而,在当上“东京玫瑰”之前,她不过是一位平凡的日裔美籍女性,直到有一次赴日探望生病的亲人,却害她流离失所、误打误撞当上播音员,更终身背负了“叛国贼”的骂名......

日本探望生病的姨妈,却从此回不了家...

二战期间除了武器、兵力外,各国间也开始大打“心理战”,而当时的日军也不例外,他们认为美国是种族、文化的大熔炉,所以国族意识相对薄弱,应该有不少士兵是被迫参战的。

所以日本想要抓着这点,设法挑起美国士兵的思乡之情。于是,日军与NHK联手打造了一个电台节目《零点》(ゼロ?アワ`),由女性用英语播报时政、战况等信息,偶尔也会说说笑话、故事娱乐美国军队,但最主要的当然还是宣传日本口号,以及播放一些美国人爱听的爵士乐或英文歌曲,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瓦解美国大兵的士气,而“东京玫瑰”就是专指这些在《零点》节目中播音的女主持人。

那户栗郁子是如何当上“东京玫瑰”的呢?

户栗郁子在1916年美国加州出生,是美国公民。她的人生一路平安顺遂念到大学毕业。到了1941年夏天,远在日本的姨妈生病了,户栗郁子便代替当时同样病倒的母亲赴日探望姨妈,没想到这趟旅途却让她的人生产生180度的转变!

户栗郁子1941年在日本待到12月7日,就在她要回美国的前夕,爆发了赫赫有名的“珍珠港事件”,她没有搭上前往美国的最后一艘船,但她绝对不会想到,她可能永远回不了家......

误打误撞当上播音员,迷倒成千上万美国大兵

被困在日本的户栗郁子,当年只有25岁。在珍珠港事件爆发之后,日、美正式进入战争状态,当时日本实施粮食“配给制”,只有有日本国籍的人才可以领取,而户栗郁子认为自己是美国人、不肯放弃美国国籍,所以她只能用自己从美国带来的钱,到黑市购买基本生活必需品。就这样刻苦地过了将近一年,眼看积蓄就要消耗殆尽,她决定找份工作赚钱活口。

也多亏户栗郁子拥有出众的英语能力,所以她顺利的在东京广播电台找到一份打字员的工作,负责校正英语。但因为她声线温柔、还操着一口流利的美式英文,马上被推选上了播音员的职位。而户栗郁子为了生存,只好接下了这份工作。

就这样,从1943年开始,东京广播电台的一档节目《零点》出现了一名声音甜美、英语流利、讲话幽默的女主持人。而户栗郁子也将广播做的有声有色,她在节目中化名“孤儿安”(Orphan Ann)、称美军为“最亲爱的敌人”,节目中播放日方提供的战时新闻,并穿插着当时美国的流行音乐、乡村音乐,而且广播特意选在夜深人静的时间,挑起美军浓厚的思乡情怀。

没想到《零点》的“孤儿安”引起美国士兵热烈回响,他们疯狂迷恋这个温柔甜美的声音,也不在乎广播的内容是真是假,只想守在广播前闭眼倾听“孤儿安”的温柔嗓音。《零点》让户栗郁子迅速成为美国士兵热烈讨论的对象,无数的美国大兵为这个性感、有磁性的声音痴迷。也不知道从何时开始,美国大兵给了《零点》这群女广播员一个美丽的封号“东京玫瑰”。甚至有许多美军在二战过后表示:“想打到东京,看一下东京玫瑰长什么样子!”本该瓦解美军信心的广播节目,却意外成为美军战斗的动力之一。

协助日本的“叛国贼”,美军却人人为她求情

1945年8月15日,日本战败、宣布无条件投降,户栗郁子可以回美国了吗?她绝对没想到战争结束,反而是她悲惨命运的开始……

当时在东京的美国记者最想要采访的对象有二,一位是日本天皇,另外就是“东京玫瑰”。受到2千美元的采访金诱惑,户栗郁子不加思索一口答应受访,几天后,东京玫瑰的采访刊登,引发广大的关注与热议。刚开始,全日本都把她当成名人,还有许多驻日美军请她签名,然而几个礼拜之后,她就被逮捕了!

但户栗郁子被逮捕却有2种说法:其中一说是,她在战时不肯放弃美国国籍,所以日本政府将她视为“叛国”;另一说是,美军驻日当局认为她在战时身为美国人,却帮助敌方对美军做出心理战。

总之,户栗郁子在日本巢鸭监狱服刑一年,1964年获释。

获释之后,户栗郁子不断的提出返美的申请,但她不知道的是,二战期间美国本土掀起了一场空前的反日潮,即使是在美国土生土长的日裔美国人,都遭到官方与民众的仇视,美国官方甚至下令把日裔美国人集中起来,让他们居住在封闭的营地中,怕他们之中有日本间谍。而户栗郁子想回美国的事也传回美国本土,当时极有影响力的美国广播员、时事评论家沃尔特?温切尔(Walter Winchell)强烈的公开表达反对,并称户栗郁子是“叛国贼”政府应该严惩;许多美国媒体也称“东京玫瑰”是“广播的玛塔・哈里(一战知名女间谍)”。

1948年,户栗郁子她终于踏上美国国土,但迎接她的,却是另一场牢狱之灾!当时许多美国士兵为她求情,他们认为户栗郁子是“站在我们这边的!”、“她鼓舞了我们的士气!”、“在无情的战场中给我们温暖跟安慰”但美国政府并不理会这些求情,户栗郁子再度遭逮。1949年10月7日,这次美国法院判定户栗郁子的叛国罪成立,处以10年有期徒刑,并剥夺她美国公民的身份。

1995年,户栗郁子入狱服刑6年过好因表现良好获释,但美国政府仍然没有放过她,奉上一纸“驱逐令”要她滚出美国!

在律师的努力下,驱逐令被撤销了,虽然她可以留在美国、却是没有国籍的孤儿。直到1997年,重视人权的卡特总统替她平反,颁下迟来的特赦令,一夕间,户栗郁子从人人喊打的叛国贼,变成了鼓舞士兵的“爱国英雄”,一生命运多舛的她,晚年在芝加哥生活,病逝于2006年,享年90岁。

户栗郁子因战争成为了大时代下的祭品,所有无从宣泄的愤恨,都一并沉重地加诸在她弱小的身躯上,曾经魅力风华的一朵“东京玫瑰”,最终还是凋零,黯然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