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炒房团是如何将罗马共和,逼上绝路的?

事实上,整个罗马共和就是不断在“对外战争→贫富不均→平民反抗→改革”这样的无限循环中。到了公元前二世纪,罗马已经变成了整个地中海世界的霸主。但是,罗马平民的生活非但没有变好,反而落入了一无所有的贫困境地。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呢?原来事情是这样的:

罗马乡村原本是由一群自耕农所组成,这些人平常种种田、缴缴税,国家打仗的时候就出来服个兵役。听起来好像很合理对吧?但不幸的是,这些农地在战争的时候就荒废了,但国家还是需要粮食,所以此时这些耕地就纷纷被有钱人给兼并,还利用战争得来的奴隶帮自己工作。根据加图的《农业志》,这些奴隶的日子极度悲惨:他们一年到头只有身上一件衣服、每天都要劳动、除了睡觉就是干活、不准和外界有任何接触。一旦奴隶年老或生病后,地主就会设法把他们卖掉,以免增加负担。

不过,贵族的生活倒是越过越爽,邻近古老的希腊文明社会,也改造了罗马人的生活和观念。罗马的顶级住宅,纷纷仿效希腊样式,不仅有柱廊,连花园、卧室、浴室,全都使用贵重的大理石和浮雕装饰。富有人家的妇女用鹿膏、熊脂、羊脂制成的发油,保持头发光泽,甚至还有口红和眉笔之类的化妆品。等到小农民打完仗回来后,却发现自己原本那自给自足的幸福小农庄,顿时像秋风扫落叶般被摧毁了。就算还保有自己农场的人,根本也没办法跟附近那些有狼性(咦?)的大型奴隶农场竞争。他们只能不断举债,一直到最后不得不卖掉农场,流落到城市成为游民。这个时候,一对叫做格拉古的兄弟,为了解决土地兼并的问题,开始了他们的土地改革法案。

拒绝保护民众的护民官

公元前133年12月10日,大格拉古就任护民官(这是罗马共和任命用来保护平民的职务)。他才一上任,就推出了一项土地法案,限制每位公民拥有的田地,多的土地必须拿出来分配给贫民。在公民大会上,格拉古对着所有人演讲:“野兽都还有洞窟可以休息,但是为了国家奋斗捐躯的人,除了阳光和空气,其他什么都没有。”然后他强调,“将军在战争时会说,这些人是为了保卫祖坟而战。这全是谎话!他们只是在为别人的功勋出生入死,自己却连一小块土地都没有,这样公平吗?”听到这里,平民很激动地高呼:“不公平!”

但是对地主阶级来说,这项法案严重侵害到他们的利益。他们集合在一起,痛诉那些贫民怎样想着要瓜分自己的土地。而当法案一通过,大地主们更想方设法保有那些土地。这时,你可以看见这些人的创意。有些人说:“这里是我家祖坟啊~政府你要把我家祖坟都收走吗?”“这是我给女儿的嫁妆啊~我已经送出去了。”地主们纷纷跑去求助于另一位护民官屋大维(不是之后奥古斯都的那个屋大维)。屋大维也属于地主阶级,所以在投票的时候,他硬是行使了护民官的否决权。护民官竟然否决了保护民众的土地改革!格拉古对此痛心疾首,但是屋大维为了自己的利益,完全不愿意让步。双方僵持不下,格拉古只好开大绝――向公民大会提出屋大维的罢免案。

罢免案的开票过程中,赞成票数一张张地开出来,就在票数即将过半、距离屋大维被罢免只剩下最后一张票的时候,格拉古当着所有人民的面,恳求屋大维不要阻碍这项最正义、也是对国家最有意义的工作。“请你以护民官的身份想一想,不要破坏人民以如此热诚所怀抱的愿望,也不要冒着丧失自己职位的危险。”说完,格拉古便拥抱着屋大维。屋大维站在会场中央的演讲台上,感动得热泪盈眶。但就在这个瞬间,他转头看到支持自己的贵族,只好咬牙继续坚持:“否决!”听到屋大维的回应,格拉古绝望似地闭起了双眼。投票继续进行,赞成票很快就过半了。就这样,公民大会通过了屋大维的罢免案,同时也通过了格拉古的土地法案。

改革家惨死投票现场

时间飞逝,很快地一年护民官任期就要结束了。但是格拉古面临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那就是:护民官是不能连任的。格拉古很挣扎,但是为了避免让自己的改革付诸流水,他毅然决定要竞选下一任的护民官!到了选举的那一天。天刚大亮,罗马广场上就已经人潮涌动。所有人都心知肚明,这次选举关系着土地改革的生死存亡。格拉古一人的去留,牵动几乎所有罗马公民的利益。所以许多农民甚至不远万里前来首都,甚至还有从意大利中部前来的农民,早早站上有利位置,等待选举结果。格拉古进场之后,群众立刻投以热烈的掌声。

此时,格拉古胜券在握,但是在不远的元老院里,贵族却各个心急如焚,要求罗马的最高首长执政官逮捕格拉古。元老院对执政官说:“格拉古现在寻求连任,这是破坏共和的行为!为了维护共和,你必须要以实行君主制的罪名逮捕他!”但是执政官却拒绝发出逮捕令:“我看不出格拉古到底有什么叛国行为。”元老院贵族气急败坏地大喊:“法律明文规定高级官员不得连任,格拉古却想要非法连任,这难道不是独裁吗?他担任护民官以来,就不断打击元老院,还妖言惑众,抢劫公民的合法财产。他罪大恶极,早该被处死了!”

与此同时,公民大会议场的气氛也越来越紧张,也有人劝格拉古暂时避避风头。一名格拉古的支持者看到其他人神色紧张,立刻问:“怎么了?怎么了?”格拉古想警告他的支持者,于是把手放在头上,做了个生命受到威胁的手势。但这个手势好死不死被元老院的支持者看到了,惊慌地跑回元老院,对着议员大喊:“糟糕了!格拉古正在要求一顶王冠!人民就要拥护他当国王了!”现场立刻大乱,元老院贵族要求执政官即刻下令,逮捕格拉古,但执政官依旧拒绝。

眼看情势不利,领头元老转身就对着其他议员大喊:“执政官已经背叛国家了,想要挽救祖国的人跟我来!”说完,他用自己的罗马长袍缠着头,有一说这是一个战斗的标志。他们拆下那些提供人民会议用的长凳和家具,走到会场后便二话不说,立刻上前展开一场你死我活的混战。整场肉搏最后的结果是――三百多人倒在血泊中。格拉古一边还击,一边朝后方撤退,却不小心被尸体绊倒,还没有完全站起来,就被政敌用一条板凳击倒,跟着就是第二下、第三下……一位改革家,就这样惨死了。

这场血案是罗马自共和以来,第一次自相残杀的事件,从此罗马进入一个充满痛苦的历史发展时期:格拉古的惨死开了一个可怕的先例,普通公民之间不仅可以用杀戮解决争端,而且连人身不受侵犯的高级官员,也可以不经审讯,便将其置于死地。在之后无尽的内战时代中,出现了无数名像苏拉、庞培、凯撒的人物。而一直到公元前三十年,屋大维(这次就是奥古斯都的那个屋大维了)消灭埃及托勒密王朝,结束罗马内战,才开启了长达三世纪的盛世。历史学家给予这个时代一个名词――罗马和平(Pax Romana)。不过大家不知道的是,这时就在远方的叙利亚,将兴起一个全新形态的宗教。大家更不知道,这个宗教将会左右整个欧洲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