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也门,重大转变 |地球知识局

近日,也门局势出现重大转变。从4月2日起,也门政府与胡塞武装开始为期两个月的停火,但仅仅五天后,也门政府内部便发生了剧烈变动。

4月7日,总统哈迪宣布辞职,并罢免副总统穆赫辛的职务,决定将权力移交给由8人组成的总统委员会。而这一总统委员会将承担总统和副总统的职责,成为也门实际上的权力核心和决策中心。

哈迪是行伍出身,当了十年也门总统

此前,他曾辞职过一次,但很快又返岗

(图:Twitter @HadiPresident)

在总统哈迪的声明中,更是破天荒地使用了“安萨尔・安拉”这一胡塞武装的“官方名称”,这意味着承认了其合法性。哈迪在声明中表示,愿与胡塞武装进行全面对话和协商。

也门总统究竟为何这样做?胡塞武装是否即将与其他力量进行联合执政呢?

迁延日久的内战,终于要迎来转机了么

也门现政府的分裂

总统哈迪宣布辞职并罢免副总统的决定,其实是也门政府内部长期分裂和矛盾激化的直接结果。

2015年10月,为防止伊朗支持的胡塞武装壮大,沙特联合10个阿拉伯国家发起“沙漠风暴”行动。但由于沙特主导的多国联军地面作战经验不足、部队凝聚力差等因素,并未对胡塞武装产生致命打击。

2015年3月的也门状况,胡塞武装风头正盛

(参考:wikipedia)

这次行动期间,沙特对也门展开空袭

轰炸了胡塞控制地区,造成大量民众死伤

哈迪为首的也门中央政府反而不断退守南方,后与当地分离主义势力结盟。在结盟的过程中,南方分离主义势力认识到哈迪政府的软弱,开始不断谋求自治。

2017年,分离主义势力联合南方各部落和地方军政领导人,共同组成“南方过渡委员会”,与哈迪政府展开权力争夺。2018年年初,双方甚至展开直接的武装冲突。

2018年9月状况,可以说乱成一锅粥了

(参考:wikipedia)

疫情在也门的出现,又加剧了政府内部的对抗。2020年4月初,也门南部报告首例新冠确诊病例,随后亚丁地区又爆发洪灾,这两件事让民众的心理在战争的阴影下更加恐慌,对哈迪政府也更加不满。

疫情造成的死亡,恐怕不会比战争少

也门民众的日子,也太难了……

(图:shutterstock)

“南方过渡委员会”则抓住机会,带头指责政府的不作为和腐败无能,并趁机打出自治的口号。这一事件成为哈迪政府与南方分离主义势力彻底决裂的标志,也门内战也演变为多方势力的冲突和博弈。

南方过渡委员会一直都打“自治牌”

在南也门,很多人是吃这一套的

(图:Twitter @Zahra Salih)

此后,“南方过渡委员会”借抗疫来增加自治合法性,哈迪政府则借联合国停火协议,高调要求胡塞叛军和南方分离主义武装放下武器,意图恢复政府权威。胡塞武装则趁二者内讧,加紧攻城略地。

为了尽快实现反胡塞、反伊朗的最终目标,沙特和阿联酋等国开始积极解决也门政府内部的矛盾。在联手施压之下,哈迪政府与“南方过渡委员会”于2020年12月共同组建也门联合政府,形成反胡塞武装这一共同目标下的政治联盟。

2020年3月状况,从之前的三方对立

变成了政府军+南方过渡委员会,对抗胡塞武装

(参考:wikipedia)

但现实中,对也门南部政治权威的争夺,使看似被“众国所祝福”的联合政府存在巨大危机。

得到沙特支持的哈迪政府意图掌握所有权力,极度排斥“南方过渡委员会”的代表。而得到阿联酋支持的“南方过渡委员会”也是同样的想法。围绕权力的争夺使也门南部的派系对立十分严重。

2021年11月状况,相持格局基本确定

(参考:wikipedia)

沙特想以“体面的方式结束”

当前,沙特意图以体面的方式结束也门冲突,并有意促使胡塞与哈迪中央政府进行积极接触,这是多方面因素造成的结果。

一方面,2015年以来,沙特在也门的行动未取得任何重大成果,想及时抽身也门泥潭。为打击胡塞武装,沙特在也门培训了大批武装人员,提供了数量庞大的武器设备和资金,但胡塞武装反而愈加壮大,沙特早有“及时收手”的意图。

人,才是胜负的决定性因素,装备是其次

胡塞武装的战斗意志,是沙特军队所没有的

(沙特士兵,图:Flickr)

而2020年以来油价的低迷与新冠疫情的双重叠加,使作为中东地区传统能源国家的沙特经济遭受严重冲击,以王储萨勒曼为代表的沙特领导层从泥潭中抽身的意图更加强烈。

另一方面,也门政府内部的权力争斗,还使沙特和阿联酋的关系不断恶化,这是沙特最不愿看到的。对于沙特而言,全力支持哈迪政府军反攻北方,以确保自身边境安全,是其2015年以来的长久目标。

但沙特的策略,现在看来好像不太灵

过去几年,胡塞一直在用导弹骚扰沙特边境

(图:ACLED)

而阿联酋则重点经营也门南部,不断扶持“南方过渡委员会”,意图以此为基地,将势力延伸到非洲之角,但并不愿在也门战场上无谓纠缠和消耗,仅留下部分特种部队配合美国在也门的反恐行动,并同时在政治上力挺南方分离主义势力。

沙特和阿联酋关系由此走向不睦,并多次因也门政府内部问题而相互施加经济威胁。

沙阿不合,但在军事上都很依赖美国

阿联酋还会送士兵到美国本土参加培训

(图:U.S. Marine Corps)

因此,尽快结束也门政府内部的分裂,甚至允许胡塞武装参与未来的也门政府,使也门不再成为沙特的沉重负担,是当前沙特政府所希望的。

于是,在与沙特政府交换意见后,哈迪总统宣布解散“貌合神离”的联合政府,并试探性地承认了胡塞武装的合法性。

哈迪(右)背后是沙特,这是摆在明面上的

(图:twitter @HadiPresident)

其实,哈迪的这一行为对胡塞武装而言是很意外的。哈迪和胡塞武装之间存在“国恨家仇”:胡塞武装曾将哈迪扣留在萨那,后又占领也门南部地区,迫使哈迪前往沙特避难,哈迪的兄弟等多名亲属也曾长期被胡塞武装关押在监狱中。

哈迪背后是沙特,那沙特背后是谁?

(图:Flickr)

显然,哈迪对胡塞武装的承认完全是沙特施压的结果。沙特政府为表示对哈迪做出该决定的支持,还在第一时间同也门总统委员会成员进行了会面,并宣布向也门提供30亿美元经济援助。

该委员会一众成员位置都还没坐热

啪的一下,很快啊,就去拜码头了

(图:spa.gov.sa)

胡塞武装不急于回应

胡塞武装官方名称“安萨尔・安拉”,意为真主安拉的支持者,即正统的伊斯兰教追随者。这一名称对也门的年轻人有着极大的吸引力,也是胡塞武装对外宣称合法性的重要表现。

宗教煽动起来的狂热,能迸发出巨大的威力

几十年来,这种现象在中东层出不穷

(胡塞支持者,图:壹图网)

长期以来,胡塞武装一直期待外部社会能承认自己所提出的“官方名称”。很多人认为胡塞会立即做出积极回应,因为该武装此前提出的诸如停止空袭、解除对萨那国际机场和荷台达港的封锁等谈判先决条件,都已基本得到满足,当前的这一结果是胡塞想要的。

但实际情况是,哈迪政府对胡塞武装的“友善信号”并没有得到胡塞武装的回应。对于也门局势的新变化,胡塞武装反而“心事重重”,正在加紧制定应对方案。

胡塞不作反应,可能是觉得有诈

哪怕是本月初双方停火协议之前的那几天

也门各种冲突事件的发生频率,仍然很高

(图:ACLED)

胡塞武装的担忧有以下几点:

首先,哈迪政府释放的和解信号的确很诱人,因为这是其合法迈入也门政坛的绝好机会。但问题是,胡塞与哈迪政府的和解,伊朗自然是强烈反对的。

从另一个角度看,这场代理人战争

也是逊尼派和什叶派千百年来矛盾的延续

从也门内战爆发至今,伊朗就将胡塞武装视为打击沙特等敌对国家的代理人,通过派遣军事顾问、培训战斗人员、运送武器装备、资助庞大资金,伊朗在很多方面影响着胡塞武装的军事行动。有人也将胡塞武装称为伊朗的“也门真主党”。

那么,若逐步与哈迪政府和解,伊朗还能否继续大规模支持胡塞武装,这是其担忧的最大问题。

二者的靠山都是伊朗,在胡塞控制的地区

报摊上出售很多真主党领导人的海报

(图:shutterstock)

其次,与哈迪进行接触,甚至最终组建成联合政府,会使胡塞武装在民意基础方面面临合法性危机。

十几年来,胡塞武装在对外宣称自己时,早已从一个代表着宗教、部落和地方利益的武装团体,变为抗击外国侵略、维护国际主权和领土完整,以及反抗亲美政权的“进步力量”。

这获得了包含宰德派在内的北部民众的广泛支持。而一旦与亲美亲沙特的哈迪政府和解,这一对外形象就会受到支持民众的质疑。

人心,不是光靠枪炮就能赢得的

如今,胡塞已是有组织的政治力量

做事之前必须要顾及自身基本盘的民意

(图:壹图网)

最后,胡塞武装在等待更有利的时机,并随时观察“南方过渡委员会”这一方力量的反应。

长期以来,也门政府内部矛盾重重,危机不断,胡塞武装才得以趁机扩大影响力。而当前若按照沙特意图接受哈迪的和解,势必会在沙特所拟定的和解框架内有限地获得政府权力,但这远远不是胡塞想要的。

胡塞武装的最终目标是要建立纯正的伊斯兰国家,而不是一个世俗与宗教结合的二元制政府。在胡塞武装军事实力占据优势的情况下,该武装力量显然不会立即做出回应。

受伊朗资助,就不可避免要受伊朗影响

自然想效仿伊朗,建立伊斯兰教法国家

(图:shutterstock)

此外,“南方过渡委员会”的代表对哈迪的这一行为更多的表现出不理解,并拒绝与胡塞接触,更是宣称哈迪政府已经难以代表合法政府,意图通过反沙特和反胡塞获得南部民众更广泛的支持。

因此,哈迪政府与“南方过渡委员会”的矛盾会随着当前的“辞职事件”而愈加激烈。而胡塞武装正在等待二者的更多内讧,以便最终获得更大的利益。

局势不明之际,饥饿却已然在来的路上了

据联合国称:斋月期间,数百万也门人缺乏食物

(图:shutterstock)

总之,在也门政府内部矛盾不断、沙特意图抽身“泥潭”的大背景下,哈迪政府无奈之下宣布了辞职的惊人决定,这使常年笼罩在战争阴云之下的也门看到了和平的希望。

但也门国内三方力量之间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和胡塞武装对也门现政府信任的缺乏,使真正走出和解的关键一步,还是十分艰难。

各方势力都想要实现自身利益最大化

遭罪的是也门民众(图:shutterstock)

参考资料:

1.https://edition.cnn.com/2022/04/06/middleeast/mideast-summary-04-06-2022-intl/index.html

2.https://hodhodyemennews.net/en_US/

3.https://www.bignewsnetwork.com/news/272454786/sides-to-yemen-conflict-accuse-each-other-of-violating-ceasefire

4.https://english.alarabiya.net/News/gulf/2022/04/07/Saudi-Arabia-welcomes-Yemeni-president-decision-to-transfer-power

5.https://abcnews.go.com/International/wireStory/envoy-concerned-yemen-truce-violations-83909726

6.http://news.cnhubei.com/content/2022-04/08/content_14644841.html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shutterstock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