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如果没有李渊,中国极有可能出现这个朝代

隋末,天下大乱,烽烟四起,出现了许多军阀。最后,来自陇西贵族的李渊夺取天下,建立大唐。

其实,还有一个人的背景、实力和李渊的非常相似,如果无李渊的话,建立王朝的多半是他。

他就是雄踞江南的萧铣。

开始时,瓦岗军是最有实力代替大隋的。在隋末的“十八路反王、三十六路烟尘”中,瓦岗最初也只是一座默默无闻的小山寨,可后来却迅速崛起,一跃而成隋末最大的一支反政府武装,其首领李密也受到各路反王的一致拥戴,共推为“盟主”。

然而,就在瓦岗如日中天时,形势却忽然逆转:李密在邙山被老对手王世充一战击溃,部众大多降于王世充,原本割据的地盘几乎全部丢失,走投无路的李密只好率残部降唐,瓦岗就此覆灭。

草寇不会有系统的政治主张和治国方略,得不到贵族的支持,实际上他们的能力和经验都不足以成为新的统治者。

尽管朝代更替,但是作为有权有势的阶层,是新老朝代的统治者都要拉拢的对象,李渊本来就是贵族,代表一大批有实力的人的利益,得到的拥护会更多,江山也能坐得稳。

在隋末,符合以上观点的只有李渊和萧铣两人。

我们先来说说萧铣这个人。

萧铣出身西梁皇族,其曾祖萧建立了西梁,先后依附西魏北周和隋。由于实力太弱,加上萧这个皇帝当得太过窝囊,最后他也被活活气死。之后西梁被隋文帝灭掉。不过,杨坚却与萧家联姻,让西梁皇族有个台阶下。

到了萧铣时,由于不是正宗的西梁皇室,早已沦落到卖书为生的境地。好在萧家出了位皇后,萧铣的姑母被隋炀帝册立为皇后,即萧皇后。萧铣于是被任为罗县县令。

天下大乱,岳州校尉董景珍,徐德基等人共谋起兵反隋。其中,董景珍最有想法,他认为自己虽是校尉,但出身寒微,要争夺天下,必须找名声大、有影响力的皇族之后做领袖。

大家商议一番,都看中了罗县县令萧铣。他是南朝梁宗室,为西梁宣帝后裔,且与杨家有灭国之仇。

于是,董景珍等人随即派人前往罗县请萧铣。

萧铣也不含糊,看了使者密信,立即回信,大意是:隋人贪我土地,灭我宗社,我因此痛心疾首,想洗雪这个耻辱。如今上天诱导各位,降心从事,将重续梁朝统治,以求福佑于先帝,我怎敢不纠集勉励士众以随公之后呢?马上募兵,扬言讨贼。

按说谋反,是杀头的大罪,这样的大事,萧铣也不派人摸摸情况,如果董景珍是试探的呢?此外,他也没有和董景珍等人商议定个目标、方针,以及选择时机什么的。即使与杨家确实有仇,但萧铣如此轻浮,从这点来看他就不如李渊。

不久,颖川的沈柳生进击罗县平叛,萧铣首战就出师不利。

这时,他才和部下商议:恢复梁朝,招降群盗。

大家十分高兴,主公终于开窍了。

大业十三年(617年)十月,萧铣自称梁公,改旗易帜,全遵梁朝旧例。沈柳生投降,被萧铣封为车骑大将军,远近叛民听说萧铣建国,全都前来归附,不到五天的时间,就已经有几万人马了。

董景珍等人听说萧铣起兵,立即派徐德基率领好几百人迎接他来长沙,不过,首先出现的却是沈柳生。

实际上,这个沈柳生也是叛贼出身,看萧铣起兵,就想着成为拥立皇帝第一人。没想到,他入伙后才发现岳州这帮人才是萧铣的原班人马,于是就想给他们立立威,杀掉前来迎接的徐德基。

萧铣大怒,干脆不干了,这下轮到沈柳生害怕了。你想,萧铣是皇族,还有萧皇后撑腰,现在拨乱反正,顶多是被杨广臭骂一顿,而他沈柳生就不一样了,现在他是骑虎难下,干也得干,不干也得干。如果没了萧铣领头,干也是活不长。

于是,沈柳生连忙请罪,还好言相劝,说自己以后绝对不会这样了。

看他那诚恳的样子,萧铣就不再追究了。

这下轮到董景珍等人恼火了,尽管老徐没有建立首功,但也是第一批拥立你萧铣的人,现在却被无缘无故的杀害,你不惩治凶手,怎么对得起兄弟们?必须杀掉沈柳生!也怪萧铣没脑子,人家说什么就是什么,立即下令处死了沈柳生。

徐德基的仇是报了,董景珍等人平静了,不过未必就能放心。

这下又惹恼了沈氏人马,奶奶的,说杀就杀,当初我们可是提着脑袋追随你的,真是心寒。可是,上了贼船,不跟着萧铣,还能跑去哪儿?

在内部没有稳定、面临分裂的情况下,萧铣却萧铣凭借皇族身份,于公元618年称帝,年号凤鸣。迁都江陵,修复先祖园庙,设置百官,一切依照梁朝旧例。

还一口气封了十多个王爷,即使没有封地,也算是回报一下董景珍等人了。领地据有东至九江(今属江西),西抵三峡,北临汉水,南达岭南的广大地区,拥兵四十余万。

由于无长远目标,无严明纪律,这在乱世注定成不了大事,四十万大军成了乌合之众。

由于纪律疏松,各将领都心怀鬼胎,为了立威信,萧铣要休兵夺权。大司马董景珍的弟弟也在削兵权之列。于是,这些将领干脆造反,不料被萧铣轻松清除。

董景珍不干了,自己身为大司马,连自己的弟弟都保不住,可能接下来就是自己了,干脆投降大唐算了。于是,老董向李孝恭秘密递交了投降书。

萧铣十分生气,立即派张绣干掉董景珍一伙人。张绣看着当年一起起兵的伙伴们,一个个“不见了”,就居功自傲,又被萧铣干掉了。

这下梁朝的将士彻底寒心了。

公元621年,大唐军队围攻江陵。城破之日,萧铣在决定投降,说:“诸人失我,何患无君?”意思是说,天下有的是君,失去我又算什么呢?他对唐军的正告:“当死者唯铣,百姓非有罪也,请无杀掠。”

李孝恭将他押往长安。

李渊将他的罪行摆出来,萧铣说:“隋失其鹿,铣无天命,故至于此。亦犹田横南面,非负汉朝。若以为罪,甘从鼎镬。”

出这番“大逆不道”的话,惹怒了李渊,将之斩于都市,时年三十九岁。

实际上,萧铣这个人,只是乱世的一个割据军阀,无法完成统一大业,只是,他在亡国时的做法,让人感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