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学智:“两膺上将”第一人

彭老总当年总说:“我要做两个一吨的勋章,前面的给洪麻子,后面的给高麻子!”其中,洪麻子指的是洪学智

他出身红四方面军,抗战时隶属新四军,解放战争期间担任东北野战军6纵司令,其麾下16师、17师,一直是东北野战军,甚至我党众多军队中,战斗力最强的两个师。

其中16师原为广州海陆大元帅府铁甲车队(后整编为叶挺独立团),战史比军史还长;17师号称攻坚老虎,有“野司三调17师”的美名,战功卓著。

此外,他还是解放军后勤现代化、正规化的奠基人。

朝鲜战场上,根本不懂后勤管理,却临危受命出任后勤司令,仅靠手中简陋的装备、少数人员,支撑着前线的战斗。

这里给读者们说说他的一些轶事。

抗美援朝第五次战役打响前,六十军前线来电说,一些部队已经断粮,请快速补给。彭老总大怒,将洪学智找来,问:“你这个洪学智,怎么搞的?”洪将军不慌不忙,答道:“粮食早已送到,可保证一个礼拜。六十军电报有误。”彭老总哪里相信,立即派秘书杨凤安连夜去六十军调查。第二天,杨秘书发电给彭老总说,粮食确实早已运到,前报真的有误。彭老总拿过一个梨递给洪将军,说:“吃梨,吃梨。给你赔个梨(礼)!”

一次,时任总后勤部部长的洪学智召开二级部长会议,有的部长一问三不知,洪将军就不高兴了。“怎么搞的?连鬓胡子吃糖稀――理不清辨不明。”洪将军说,“盲人骑瞎马,还能走出好道道儿来?”又停一下,继续说,“离我们的目标是戴着草帽亲嘴――差得远哪!”

每逢星期六,洪将军常对部属曰:“明天是星期天,大家睡个懒觉,九点钟来,加个班,还有几件事要办。”次日八点,将军早就到办公室等候,因此部属们没有一个敢八点后到的。

每次遇到难以推脱的应酬宴席,将军就自己带着一条手巾,喝酒时假装用手巾擦嘴,将刚喝进口中的酒吐出来,由于动作快捷,很难被发现,因此被赞“酒量大增”。

六十年代初,因彭老总事牵累,洪学智被调到吉林任农机厅厅长,之后又被下放金宝屯劳改农场劳动。但年近六旬的他,仍种菜、放牛、做豆腐。

八十年代,一次军委办公厅举行团拜会,洪学智将军贬后复出,迈步登台,突然自言自语道:“这上台就要想到下台哟!”台下笑声满堂。

1986年,洪学智将军应邀访问美国。美军太平洋舰队司令莱昂斯上将看着这位虽古稀之年却仍精神矍铄的中国将领,不禁好奇地问他是从哪所军事院校毕业的。“我是从你们的空军学院毕业的。”将军答道,又说,“对了,你们还没给我发毕业证书书呢!”莱昂斯上将有点尴尬,说:“将军真风趣!”

晚年口袋里常装一收录两用机,散步时喜手握两用机听新闻。若想到某事要办,即大声录音,以备忘。

183人参与, 0条评论 登录后显示评论回复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