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败张金称、灭高士达、擒格谦,如此猛将,最后却被气死

在电视剧《隋唐英雄》里,隋朝的第三大好汉裴元庆,传说是哪吒转世,因此力大无穷。他的兵器是一对重达三百斤的银锤子,曾经用这对银锤子震的宇文成都口吐鲜血。而且在与李元霸的比试中接了李元霸三锤,因此名扬天下。

不过,就是这样一个猛人,最后却被杨义臣杀死了。可见杨义臣不是一般人物。

实际上,历史上的杨义臣更是了不得,号称“镇河北”,败张金称,灭高士达,镇压刘霸道、李德逸,擒格谦等,是隋末镇压起叛军的主将之一。

此人本姓尉迟,其父尉迟崇,曾任北周仪同大将军,镇守恒山。当时,尉迟崇知道定州总管杨坚相貌非凡,常常与他交结,因此两人关系很好。

大隋建立后,杨坚封尉迟崇为秦兴县公爵,而尉迟义臣则被杨坚带进宫里养,不满十六岁就当了侍卫。

一次,杨坚和尉迟义臣闲谈,不禁触景生情,就下诏书说:“我刚受命登基时,群凶尚未平定,有识之士,有足可怀。尉迟义臣与尉迟迥,本同骨肉。尉迟迥既已作乱于邺城,其父尉迟崇当时在常山,统帅部队,既与尉迟迥相邻,又与尉迟迥是至亲。他知道逆顺的大理,认识天人的意思,就陈述丹心,担心被反贼牵连,于是自己把自己抓起来,请求到丞相府来。到北狄入侵时,他又横戈杀敌,轻生重义,马革裹尸。他的节操表现在生死之上,他的事迹贯穿于人间地下。即使是给他高官大赏,并让官爵延及于他的子孙,也不足以表彰他松柏一样的壮志,也不足以表彰他的节义门庭。义臣,可赐姓杨氏,赐钱三万贯,酒三十斛,米麦各百斛,把他编入杨门家谱,作朕的堂孙。”

于是,就任命杨义臣为陕州刺史。

由于杨义臣谨慎忠厚,且善于骑马射箭,有将领之才,因此很受杨坚很器重。而杨义臣也知恩图报,为大隋立下汗马功劳。

他曾多次大败突厥,平定汉王杨谅叛乱,因功劳官至礼部尚书,威名不亚于张须佗,屈突通和薛世雄他们,成为大隋末年所剩不多的猛人之一。

这里只说他灭猛将张金称、高士达。

当初,杨广派郭绚前往河北围剿窦建德,其实郭不过是个小角色,他一死,朝廷就派了杨义臣。

抵达河北后,杨义臣就在临清以西安营扎寨。

由于此地距离张金称大营还有四十里地,于是张误以为老杨害怕自己才远远地扎营,不敢迎战。

于是,老张二话没说就带着不多的士兵出击,跑了几十里才到杨军大营。可是,杨义臣口头答应开打,却天天紧闭营门。

张金称见自己被耍了,大骂杨义臣老不死的,还顺便将他的八辈祖宗都骂遍了,可是老杨就是不出来。

在一个月里,老张天天叫阵,等到他不叫那天,杨义臣反而出来溜达了。

两军就这样打起来,正当两人打个你死我活时,张金称大本营来人了,说杨义臣派遣两千精锐突袭大本营。

张金称顿时被气得不行,连忙撤军驰援大本营,杨义臣哪里肯放过他,在后面紧追不舍。

最后将张金称擒杀,还顺便拔了他的老营。

杨义臣的下一个目标就是高士达。

高士达见张金称如此猛将都被干掉了,哪里还敢大意,连忙整顿军队迎战。

至于如何对付老杨,窦建德曾对他授予一计,说:“历观隋将,善用兵者,唯义臣耳。新破金称,远来袭我,其锋不可当。请引兵避之,令其欲战不得,空延岁月,将士疲倦,乘便袭击,可有大功。今与争锋,恐公不能敌也。”

实际上,此计甚妙,因为在隋末将领中张义臣是最善于用兵的,你看他轻松地灭了张金称,现在是士气正旺,锐不可当。所以,义军要做的只有避其锋芒,攻其不备。到时候,即使杨广不怪罪,你杨义臣也疲惫不堪了,义军再一起上,一定赢。假如硬碰硬,你高士达还不是对手。

可是,高士达早已气疯了,哪里肯听?他命窦建德守住大营,自己带义军攻打杨义臣。

果然,杨义臣出手不凡。

他避开高士达的锋芒,只是派一个小队与高士达主力作战,让老高赢了一局。

这一胜,高士达就更加看不起杨义臣了,对窦建德的建议更是不屑。小小的胜利,就大摆筵席庆祝。

窦建德见老高如此轻敌,十分担心,说:“东海公未能破贼而自矜大,此祸至不久矣。隋兵乘胜,必长驱至此,人心惊骇,吾恐不全”

可是,老窦没说完,高士达就醉得不省人事了。

见如此,窦建德只好带着亲兵去把守大营每一个险要的地方。

五天后,高士达的大营突然遭到杨义臣的袭击,这次老杨可是带来了自己所有的隋军。

窦建德哪里抵挡得住,只好退到河北饶阳,并攻占了饶阳作为根据地。

而高士达,阵前就被杨义臣斩杀。

灭了张、高二人后,杨义臣见窦建德实力太弱了,根本没放在心上,停止了追击。

这下可帮了窦建德的大忙,利用喘气空隙,老窦给高士达高调举行追悼会,笼络人心,收编残兵,整肃军纪。

此外,他还礼贤下士,对士卒和俘虏都加以优待,很快河北许多郡县都来投靠老窦。

加上窦建德又主动出击,很快将河北收入囊中。到大业十三年(617年)正月初五,拥兵十多万的窦建德在河北乐寿县设坛,自称长乐王,设置百官,改年号丁丑。

杨义臣在河北一带,将这里的战况和叛军的情况上书杨广。

只是被奸臣虞世基以杨广不愿听到各地盗乱情况的奏报,而压下了,只是对杨广说:“盗贼成不了气候,地方的官吏正在全力追剿,很快就会彻底剿除的。”

后来,杨广无意间见到杨义臣在河北的捷报后,叹息:“我原来没有听到盗贼发展到如此地步?贼势发展得这样快,杨义臣降贼这么多?”

虞世基却仍对杨广说:“盗贼都是小股势力,虽多但终不能成气候,不必担忧;杨义臣几尽剿除盗贼,长期在京城之外拥有重兵,很不合适,不得不防。”

杨广竟点头称是,立即下令杨义臣回京,并将手下士兵全部遣散。

杨义臣气得吃不下饭,却不得不回朝复命。回朝后,杨广就剥夺了他的兵权,授他光禄大夫,不久拜授礼部尚书。

不久,杨义臣在官任上气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