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1958年,美国空军在乔治亚州海岸丢失一枚核弹,至今仍未找到

1958年2月5日凌晨1点左右,霍华德・理查森少校驾驶一架B-47“同温层喷气”后掠翼轰炸机,返回佛罗里达州的霍姆斯特德空军基地。少校当时正在38000英尺的高空巡航,他认为这会是一次成功的绝密训练任务――在弗吉尼亚进行模拟轰炸。然后,情况很快就不同了。

理查森不知道的是,这次军事模拟还有一次攻击演习――来自克莱伦斯・斯图尔特中尉驾驶的F-86,绰号佩刀的喷气式战斗机。随后就在这时,灾难发生了。

理查森多年后回忆道:“突然间,我们感到一阵强烈的震动,右边突然冒出一阵火焰。我们不知道那是什么。我们以为它可能来自外太空,但它可能只是另一架飞机。”

在南卡罗来纳和乔治亚州的夜空中,斯图尔特中尉误判了他的降落方式,撞上了B-47,严重损坏了两架飞机,并撞坏了轰炸机的整个引擎。就他而言,斯图尔特能够弹出并安全降落在萨凡纳河附近的沼泽,但理查森的着陆要困难得多。毕竟他的飞机还载着一颗四百万吨的核弹

理查森说:“我当时想,如果我们降落的时间不够,飞机就会在跑道前方着陆,而炸弹就会像子弹穿过枪管一样把飞机炸飞。”由于这可能会导致机上所有人以及地面人员和周围地区的平民被烧死,理查森于是决定飞到大西洋上空并丢弃核弹――将其丢弃在佐治亚州萨凡纳海岸附近的瓦索湾的某个水域。

根据理查森的说法,“战略空军司令部的战术原则给了我权力,为了机组人员的安全摆脱它――而且这是第一位的。”

据信,该核武器最终是在泰比岛附近被丢弃的,而这起事故后来被称为泰比岛空中相撞事件。

一次获奖的迫降――尽管“断箭”

从美国空军的角度来看,霍华德・理查森做了他应该做的一切。他遵守了空中相撞的规定,将机组人员的安全放在了首位,甚至选择了一个合适的地点来丢弃核弹――萨凡纳河河口附近瓦索湾的浅水和粉砂地带。但他的工作并没有就此结束。

理查森仍然不得不让一架严重受损的飞机安全着陆――显然他完成了一项出色的任务。他和他的全体机组人员都毫发无损地逃脱了这场灾难。由于他的努力,理查森被授予杰出飞行十字勋章。

多年后,他解释说:“我们发生了事故,而我则让飞机安全着陆……我确实因此得到了一位将军颁发的杰出飞行十字勋章。”

事实上,随着理查森和机组人员的安全抵达地面,人们的注意力随后很快就转移到越来越密集的寻找失踪的核武器上――而这个行动被空军称为“断箭”。

美国空军几乎立即将该核弹的潜在着陆区域,缩小到萨凡纳河口。虽然这块区域对于缓和核弹的影响是最好的,但也使定位设备的使用变得非常困难。

经过两个月的声纳研究、潜水队任务和其他搜救尝试,搜索行动被叫停了――至少在官方意义上是这样。而空军对这支“断箭”的彻底接受,可能是源于这样一个事实,从官方的角度来说,理查森的B-47轰炸机上携带的核武器,只是一个“模拟”原子装置。

根据一份由理查森本人签名的任务收据,在对该事件的业余调查中发现,这颗有问题的炸弹确实含有400磅常规炸药和大量的铀,但没有安装引爆装置,所以它就不能真正被引爆了。

不幸的是,这一事件的官方说法有待商榷。

没有人能就丢失的核武器是否有效,达成一致

在随后的几十年里,美军一直在寻找泰比岛的断箭。考虑到官方对此事的说法是,该设备构成的实际威胁很小,人们并不认为这次搜索是有意义的。然而,也有人不同意这一评估。

1966年,国会成立了一个委员会,调查过去十年中丢失的几枚原子弹。在书面证词中,助理国防部长w・j・“杰克”・霍华德表示,官员们知道有4枚“完整”的原子弹已经丢失――他还将泰比岛的核弹列为其中之一。这一承认,与空军关于此事的官方记录直接矛盾,并在之后的很大程度上被遗忘了,直到它被正式解密并被退休的中校德里克・杜克,分享给媒体和一些政治家。当然,他是近年来领导业余寻找失踪核弹的人。

不过这一信息被公开后,如今已经年迈的霍华德就撤回了他的证词,声称这是他多年前犯的错误。陆军中校史蒂夫・坎贝尔(Steve Campbell)说:“我们最近给霍华德先生打过电话,他也承认他的说法有误。”

然而这种解释,包括杜克在内的许多人都不相信,而且有一些间接证据表明,这其实是一种掩盖。

泰比岛空难发生4个月后,原子能委员会改变了它的规则――禁止在训练演习中使用任何形式的原子装置。这是一个奇怪的改变,因为美国空军的官方立场是,该事件只涉及一个模拟装置,因此并不会构成真正的灾难风险。对持怀疑态度的人来说,这听起来更像是一个机构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并改变了政策,以防止类似事件再次发生。

搜寻工作被正式叫停,但直到今天仍在继续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怀疑政府在泰比岛断箭事件上的官方立场,业余爱好者寻找丢失的核弹的活动,也开始升温。退役中校德里克・杜克(Derek Duke)仍然是这一运动的先锋,而且在某一时刻,他看起来确实找到了答案。

1958年,美国空军正式停止了对这支断箭的搜寻,并将其称为“无可挽回的丢失”。之后他们声称,唯一真正的风险是,如果该装置受到强烈干扰,就会发生爆炸。因此他们利用这种推理不鼓励任何后续的搜索。然而,杜克不听,所以他在2001年又开始尝试寻找该核弹。

在解释他的绝望时,杜克说:“整件事的关键是,人类与炸弹的互动几率很高。它在浅水区,渔民可能会偶然发现它。政府最可怕的噩梦就是我们会发现并揭露真相――他们把人们置于危险之中。所以我们必须找到那颗核弹。”

2004年,杜克和他的团队在瓦萨湾附近检测到高水平的辐射,因此人们认为这一地区隐藏着该核弹――尽管在超过12英尺的淤泥之下,不过还是向媒体宣布了他的发现。然而,联邦政府进行了调查,并确定辐射是自然形成的独居石矿床的结果。

因此,搜索仍在继续。

不论在任何情况下,瓦索海峡的底部都可能潜伏着危险

泰比岛的断箭是否为一种可以被引爆的核弹还有待判断,但它仍然装载着400磅的常规炸药,一旦核弹受到干扰,确实可能会被引爆。

而这种干扰,可能会由那些有意寻找它的人,或其他一些意想不到的情况所触发。正如美国海军在2001年所说,“核弹将构成严重的安全威胁……如果被救援行动所干扰,那么会对人员和环境造成危害。”德里克・杜克提出,一场重大的天气事件,也可能会导致该设备被暴露到岸上,也许会被出现在乔治亚州萨凡纳的城市边界――尽管这种可能性看起来不大。

关于这个丢失的原子装置的故事,仍然广为人知,以至于2015年一个谎称它是由加拿大业余潜水者发现的骗局,在网上疯传,但很快就被揭穿了。

然而,对于那些认为政府一直在掩盖该核弹的非模拟性质的人来说,情况要可怕得多。虽然在没有输入正确密码的情况下,沉没的核弹不可能释放其全部的氢负载,但如果雷管存在并保持活性,那么它仍可能被引爆。

当讨论到这个问题时,那个雷管的存在仍然是人们主要的争论点。然而,任何支持掩盖真相的人,仍然可以理解地担心,在东海岸人口最多的城市之一附近的浅水区,可能会有一个处于活跃状态的原子装置。

如果想想就觉得有压力,那就试着理解一下霍华德・理查森(Howard Richardson)的感受吧――有些人仍然指责他在美国一个主要城市附近,丢弃了这个原子装置。之后,理查森于2018年去世,他在1999年哀叹道:“我已经带着它生活了51年。”

事实证明,这支断剑不可避免地会给空军飞行员带来麻烦。对于理查森和整个美国东海岸来说,这是一把名副其实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正如他所说,“在这个年龄,你会经常回忆那些会让你被人们记住的事情。我想,我应该因为飞机的安全着陆而被人们记住。但实际上我猜这颗核弹,将会是我被人们记住的真正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