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少女成生育机器?揭纳粹“生命之泉”的真相,试图培育雅利安人种

由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及其后续条约的影响,德国的公民出生率大幅下降。为了抑制日耳曼人口减少的影响,第三帝国开始了一项由海因里希・希姆莱和党卫军领导的雅利安人繁殖计划,该计划被称为“生命之泉”(Lebensborn)计划。一个将约瑟夫・门格勒的优生学实验,付诸实践的一种手段。来自被占领欧洲不同地区的妇女,被选中与党卫军军官睡觉,并生下新一代“基因纯正”的雅利安人婴儿。

在1936年到1945年之间,“生命之泉”计划中的妇女生下了大约2万个孩子。然而,“生命之泉”计划超出了当时优生学的范畴,因为它也是一种教化的方法。超过20万名儿童在欧洲各地,被送往德国寄养家庭,在那里他们被迫融入德国文化。

二战结束时,第三帝国试图隐藏他们的实验。不过在许多曾经参与过的国家,“生命之泉”计划产生的婴儿,很快就成了人们迫害的对象。虽然他们的参与并非出于自己的意愿,但“生命之泉”计划的孩子们,仍然遭受了人们的冷落,甚至是羞辱。

该项目成立于1935年,目的是增加雅利安人的人口

第一次世界大战在德国的历史上留下了深深的阴影。超过200万士兵在冲突中丧生,凡尔赛条约迫使这个中欧国家支付经济赔偿,并放弃其西部边境的工业地区阿尔萨斯・洛林。此外,从德意志帝国的废墟中崛起的魏玛共和国(Weimar Republic)软弱无力,无法安抚德国人民。

国家社会工人党(National Social Worker’s Party)在这一艰难时期上台执政,并承诺恢复国家昔日的帝国荣耀。该党认为,它需要通过优生学创造雅利安人后裔的超级生物,或称“?bermensch”,并将那些他们认为是劣等的人,从国家中清除出去。从弗里德里希・尼采(Friedrich Nietzsche)学到的这个词?bermensch,意思是“优等人”,该党认为这是人类的终极代表。

作为这一努力的一部分,在1935年12月12日,帝国党卫军元首海因里希・希姆莱创建了“生命之泉”计划,在德国多年的出生率下降后,增加德国和北欧人口。

美国的优生学实践,启发了德国的这项计划

在“生命之泉”计划开始前,几十年来美国一直在促进优生学。尽管这场运动始于20世纪的头十年,但在1927年,最高法院在巴克诉贝尔案中,裁定强制绝育是合法的。

这一单一的法院判决,影响了整个国家的20世纪20年代到70年代。并且这项政策针对的是残疾人、精神病患者、少数民族、未婚妈妈和穷人。它对德国以同样的方式针对特定群体的愿望,产生了重大影响。

阿道夫・希特勒在他的《我的奋斗》一书中写道:“今天有一个国家,至少在它开始向更好的公民观念转变的时候,是一个微弱的开端。”“当然,这不是我们的模范德意志共和国,而是美国。”

党卫军为“生命之泉”招募“纯雅利安血统”女性

海因里希・希姆莱和党卫军,专门为这个项目招募了德国和挪威的女性。参加者被鼓励与党卫军军官上床,并在婚外生育子女,以换取住房、保护和保健服务。生完孩子后,母亲会放弃对孩子的所有父母权利。

希尔德加德・特鲁兹(Hildegard Trutz)是第一批参加该项目的女性之一。她身材高大,金发碧眼,被认为是典型的北欧人的特征。特鲁兹还是该党的长期支持者,并在1936年18岁时加入了“生命之泉”计划。

为了被录取,她经历了一系列的医学测试和背景调查,以确保她的纯北欧背景。

计划失败后,第三帝国采取了其他邪恶的措施

这个项目没有最初预期的那么成功。1939年,海因里希・希姆莱指示党卫军抓住符合雅利安人标准的儿童。二战期间,党卫军从其他国家(主要是波兰和南斯拉夫)强制带走了大约20万名儿童,用于“生命之泉”计划。

通过一个“德国化”的过程,该项目迫使这些孩子相信他们被家庭遗弃,从而拒绝他们的童年和亲生父母,还向孩子们灌输其意识形态。党卫军的家庭收养了那些没有反抗的人,而那些拒绝的人则被转移到了集中营。

二战结束后,只有2.5万名流离失所的儿童得到确认,并与家人团聚。

该项目主要针对的是少女

“生命之泉”计划主要针对20岁左右的年轻女性。这个项目的政策鼓励她们把自己的身体交给国家。第三帝国的领导人还利用青年团体的参与。来增加“生命之泉”计划的成员。

正是通过其中的一个组织,希尔德加德・特鲁兹成为了志愿者。完成学业后,她和小组组长谈论了自己的前景。这位组长建议特鲁茨履行她的爱国责任,为了德国的未来生孩子。随后她立即就报名了。

党卫军军官和妇女会经历了一个匿名过程,以确保受孕

在进入“生命之泉”计划后,女性会经历社交、选择和交往。这些女性会在不同的地方会见党卫军军官,进行社交互动,并在互动后根据她们最喜欢的人选择一个男人,进行受孕工作。

这些女性会等到“最后一次月经开始后的第10天”,然后为了受孕与男性共睡3晚。根据希尔德加德・特鲁茨的描述,她被送到巴伐利亚的一座城堡,在那里她和其他40个女孩,经历了同样的过程。然而,对于参与的党卫军军官来说,情况就不同了。他们有义务每天和项目中的一名女性上床,最多睡三晚后就更换女性参与者。

孕妇在生孩子之前,就都去了产妇之家

第三帝国为那些通过“生命之泉”怀孕的妇女,设立了产妇之家。计划的领导者们战略性地把这些房子,安置在欧洲被德国占领的国家。例如,仅在挪威的产房就有1万名婴儿出生。

这些产妇之家容纳了两种类型的妇女:一种是被党卫军军官故意让其怀孕的妇女,另一种是没有正式参与“生命之泉”计划的未婚母亲,她们被招募来将自己的孩子交给党卫军,只是因为她们的血统。这些女性必须提供至少三代的“纯血统”的家谱证明,以及孩子的父亲的相同证据。

妇女们在生孩子之前,一直住在产妇之家里。如果孩子是“理想的”,那么党卫军将提供照顾和教育,包括寄宿学校的选择,以促进纳粹思想的灌输。

政府鼓励士兵,做非婚生子女的父亲

纳粹德国对雅利安人人口减少的担忧,所采取的做法十分极端,以至于在实施“生命之泉”计划的同时,德国政府还迫使士兵在可能的情况下,与任何合适的北欧或雅利安女性,非婚生育。那些不愿意照顾孩子的男人不必承担责任,因为德国政府承诺会负责照顾那些第三帝国认为可以接受的孩子。

在所有在挪威“生命之泉”计划出生和登记的孩子的父亲中,只有一小部分人与那些妇女最终结婚。

母亲因生育更多的孩子而获得奖章

从1938年12月16日开始,养育了4个以上孩子的德国女性获得了勋章。母亲荣誉十字勋章有三个不同的等级:铜牌颁给生了4到5个孩子的女性,银牌颁给生了6到7个孩子的女性,金牌则颁给生了8个或8个以上的女性。

勋章的名称是不固定的,这意味着继续生育的妇女,有资格获得额外的奖章。在对婚姻不忠、忽视对孩子的照顾和其他社会犯罪的情况下,她们也可能失去奖章。

法律改革使男性更容易离婚,也使其更容易成为更多孩子的父亲

1938年,德国对婚姻法进行了改革,让男人更容易在四五十岁时离开妻子,同样也让年轻的女人更容易离开家庭。改革后的婚姻法规定,如果一个男人已经和一个女人有了四个孩子,或者没有孩子,或者和妻子分居三年,那么就可以不受任何惩罚地离婚。

1938年至1940年间,德国约有3万起离婚案,其中80%是受到了法律变化的影响。

在这个项目中出生的孩子,在战后被人们拒之门外

“生命之泉”计划导致大约2万名儿童出生,其中许多人在二战后感到羞愧。在一些以前被占领的国家,比如挪威,和党卫军成员生孩子的妇女,被贴上卖国贼的标签。

挪威流亡政府宣布这些妇女为叛国者,并试图驱逐这些儿童。一份声明称,“我们之前已经发出警告,在此重申这些妇女将在她们的余生为她们的行为付出代价:所有挪威人将因她们缺乏自律而蔑视她们。”

孩子们受到了歧视。挪威报纸警告说,这些孩子带有第三帝国的遗传印记。1945年,一名挪威政府官员宣称:“相信这些孩子会成为体面的公民,就等于相信地窖里的老鼠,会成为家庭宠物。”

“生命之泉”儿童从2006年开始,公开谈论这个计划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党卫军试图销毁“生命之泉”计划的所有记录。许多被强行带走的孩子再也没有回到家人的身边。那些出生在这个项目中的人被隐藏了他们的过去,或者无人不知道他们的起源。出生证上父亲的名字是空白的,而参与该项目的母亲也因争议而保持沉默。

2006年,在这个计划中长大的孩子们,开始谈论他们对这个问题的看法,他们的个人经历,以及他们因此而承受的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