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文武双全的“石敢当”,凌迟时被割一百多刀不吭声

千颗明珠一瓮收,君王到此也低头。

五岳抱住擎天柱,喝尽黄河水倒流。

这首豪气冲天的诗,你可能不会想它的作者竟是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1862年,当时石达开正因天京事变,率军转战大西南,经过贵州黔西大定一带时,当地苗族百姓以欢迎“最尊贵的客人”的仪式欢迎石达开远道而来的大军。席间,石达开即兴赋此诗。

石达开

实际上,作为太平天胱罡淮嫔实娜宋镏--石达开十六岁就“被访出山”,仅三年时间就当上统帅,四年封王,就义时年仅三十二岁。

他生前用兵神出鬼没,死后仍让敌心惊胆战。清朝四川总督骆秉章说他“能以狡黠收拾人心,又能以凶威钤制其众”,在“首恶中最狡悍善战”。

可见,石达开并非一有勇无谋的匹夫,实乃文武双全的英才。

我们来看看,他在九江大战清军的情况。

1854年12月8日,湘军将领彭玉麟率水师前锋攻至九江江面。此时由于太平军主力集中于长江北岸,眼看魁玉、桂明所部无法取胜,曾国藩随即派南路的塔齐布、罗泽南率湘军渡江,于次日抵达田家镇指挥作战。双方先后在鄂东双城驿、黄梅、濯港、孔垄驿大战,太平军连连失利,只好退入安徽。

翌年1月,罗大纲率部退守湖口,石达开带领胡以晃等也抵湖口,而曾国藩也由田家镇进抵九江城外。战事由江北移向江南。

太平军高级将领经商议后,决定:石达开坐守湖口、林启容守九江、罗大纲率部守梅家洲。为了集中力量进攻九江,曾国藩四处调遣兵力,最后围攻九江的清军总兵力达到一万五千人。

塔齐布、胡林翼率部进攻西门,三战三败。四天后,清军再次发起全面进攻,塔齐布部攻西门,胡林翼部攻南门,罗泽南部攻东门,王国才率兵七百由长江水路登岸攻九华门。

面对咄咄逼人的清军,太平军沉着应战,等塔齐布部到达城西时,“众炮齐放,子若飞蝗”。清军冒死进攻,“奈地险而路曲,难以仰攻”,最终失败。

进攻其它各门清军,也“因城上枪炮木石交施,屡次抢登,不能得手”。于是,曾国藩轻取九江宣告失败。

眼看九江久攻不下,曾国藩让塔齐布等部继续围攻,派胡林翼、罗泽南等率部进驻梅家洲南八里的盔山,企图占领九江外围要点。没想到,太平军守将罗大纲凭借坚硬工事奋勇抗击,击退清军的进攻。

由于围攻九江和梅家洲都失败,曾国藩决定凭借水师优势,进攻湖口。

当时湘军陆师还没有南渡,李孟群、彭玉麟就已率湘军水师进抵湖口。

罗大纲知道太平军水营无法与湘军水师相抗衡,决定以逸待劳,趁着夜色对湘军水师火攻。不过,由于湘军早有准备,太平军未能得逞。此后,太平军经常派小股船只骚扰湘军水师,使其疲惫不堪。

湘军水师忍无可忍,想趁陆师进攻梅家洲时,一举击溃太平军在鄱阳湖口设置的木。

石达开等将计就计,用大船载沙石,自沉水中,堵塞航道,仅留靠西岸处一缺口,还用篾缆拦住。

果然,湘军水师出动轻舟一百二十余只,载兵二千,冲入湖内。

等到湘军水师再回驶湖口时,太平军早已堵住出路,将其一分为二,乘势火攻,结果湘军大船被毁数十只。

石达开受刑图

就在同一天,江北秦日纲、陈玉成等率太平军西进,击败清军参将刘富成部,占领黄梅之后,罗大纲率军进攻九江对岸之小池口。

曾国藩乘小船逃走,后入罗泽南陆营,几度寻死,被下属劝止。石达开因此被清军称为“石敢当”。

1856年3月,石达开在江西大败湘军,又大破江南大营,解除了清军对天京三年的包围。

同年9月,“天京事变”,石达开不得不率部离开天京,先后转战浙江、江西、湖南、广西、贵州、云南、四川等地。

1863年5月,太平军抵达大渡河,当时对岸还没有清军,石达开准备次日渡河,但当晚天降大雨,河水暴涨,根本无法渡河。

三天后,陆续赶到的清军完成布防,前有天险堵塞,后有追兵,太平军陷入绝境。最后,石达开决心舍命以全三军,但清军背信弃义,两千将士全部战死。

同年六月,成都公堂。

石达开慷慨陈词,主审官崇实竟无言以对。

骆秉章将石达开和宰辅曾仕和、中丞黄再忠等绑赴刑场。执行凌迟时,刽子手先对曾仕和割第一刀,曾惨叫狂呼,石达开斥责:“为什么不能忍受此须臾时间?”曾这才咬紧牙关,不再叫喊。石达开受刑时,被割一百多刀,始终不出声。

四川布政使刘蓉,赞叹不已“枭桀坚强之气溢于颜面,而词句不亢不卑,不作摇尾乞怜语。……临刑之际,神色怡然,实丑类之最悍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