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你可能读错的历史:拿破仑不是“矮子”;金字塔也非奴隶建造

人类的历史自从被符号、图形、文字记载而来,因为时代、立场、观点、表达方式等不同,无可避免地形成一些“伪历史”。比如说,以身材矮小而广为人知的法国皇帝拿破仑,其实他的身高放在当时的社会时空来说,虽不是高个子,但也绝对不矮。

但是,要“看清史实的面貌”,打破以讹传讹的谬误,就要从庞大巨量的史料、资讯、期刊论文、书籍中抽丝剥茧,逐步呈现历史的全貌。

拿破仑真的很矮?

关于 18 世纪末,法国皇帝拿破仑身材矮小的传言,有许多不同的看法。很多的传记写道,拿破仑的身高只有 5 英尺 2 英寸(约 157.48 公分)。1910 年,法国传记作家克娄德・米奈佛在《拿破仑传记》中声称:“拿破仑是中等身材,体格健壮。”

戴斯蒙・果格里在《将军不凡》一书则引用亨利・宾柏礼的说法,他认为步入晚年的拿破仑“身高 5 英尺 6 英寸”。1802 年,英国观察家约瑟夫・法灵顿(Joseph Farington)在《法灵顿日记:1923 至 1928 》中记载,拿破仑“不足中等身材,我认为他绝不超过 5 英尺 6 英寸”,但法灵顿的同事却认为拿破仑有 5 英尺 7 英寸。此外,《五十天:拿破仑在英格兰》作者尚・杜亚梅(Jean Duhamel)则主张,拿破仑“大约 5 英尺 6 英寸??体格矮壮”。

为什么法国人和英国人对拿破仑身高的看法如此不一致?拿破仑的私人秘书路易・德布礼恩编过一本书,答案的线索就藏在那本书的注释里──里面详细描述一份1784 年的学校报告,上有拿破仑 15 岁时的纪录:“拿破仑,1769 年 8 月 15 日出生,身高 4英尺 10 英寸 10 分”。那则注释指出,这份数据采用的是法尺,而早在 19 世纪初,法尺比英尺略长。

1847 年,坎贝尔・莫菲特=在《应用化学:肥皂与蜡烛制造》中说道,1 法尺等于 1.066 英尺;1 法寸等于 1.066 英寸;1 法分(法尺的分割单位)等于 0.088 英分。根据这套度量标准,成年的拿破仑身高在英制标准下是 5 英尺 3 英寸(约 160 公分),比一些人的说法高了 1 英寸(约 2.54 公分)。

1821 年拿破仑逝世后,根据官方记录,他的身高在法制单位下是 5 尺 2 寸,换算成英制单位后就是 5 英尺 6 寸(约 167 公分)。在当时,法国男性平均身高为 5 尺 5 寸(约 165 公分),英国人则稍微高一些,相形之下,这位法国皇帝就比常人高一点。

拿破仑长得不算特别高,也不算特别矮,一如米奈佛所言,他是“中等身材”;除非已故的拿破仑是在英国统治下身亡,并以英制单位测量遗体长度??。

奴隶建造了埃及金字塔

世界七大奇迹之一埃及金字塔,吸引了世世代代的人悠然神往。公元前 5 世纪,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Herodotus)认为,埃及奴隶建造了金字塔,并在《历史》(辑二)中描述一段关于基奥普斯(Cheops)的故事。

基奥普斯又名胡夫(Khufu),是公元前二十六世纪权倾一时的埃及法老王。基奥普斯为了满足私欲,强迫每个人像奴隶那样为他效劳,无一例外。不过,希罗多德机灵地补充道,“只要你觉得这些埃及故事值得采信,想怎么解读都可以”。

这位历史学家继续介绍暴君基奥普斯──他要求每 10 万埃及人为一组,一连 3 个月不停工作,还说他丧尽天良,为了满足建造金字塔的野心,不惜逼迫亲生女儿卖淫来筹措短缺的资金。

然而,芭芭拉・华特森(Barbara Watterson)在《埃及人》一书中,直指希罗多德陈述的内容“根本无凭无据”。琼.曼奇.怀特(Jon Manchip White)在《古埃及日常生活》一书中则写道,在这个时期,埃及奴隶制度漫无章法,还不成规模,奴隶人数也不多,且奴隶几乎全是来自异邦的俘虏,无一例外。埃及自由民很少被贩卖为奴,而既然一定是自由民建造了金字塔,那他们当中大概没几个人会是奴隶。

过了大约 5 世纪,到了公元 1 世纪时,犹太教祭司兼历史学家弗拉维・约瑟夫(Flavius Josephus)在《犹太古史》中主张,建造金字塔的不是埃及奴隶,而是希伯来奴隶。约瑟夫在书中解释,“埃及人对希伯来人不怀好意,觊觎他们的财产,因此指派他们去修筑金字塔。他们就这样度过饱受折磨的 400 年”──但是这段叙述对应的日期不太精确,因为埃及吉萨金字塔落成的时间点,是大约在公元前 2649 年至1640 年之间,而摩西带领希伯来奴隶出埃及,却是在公元前 1300 年左右的事。

《建筑史》作者史毕罗・考斯托(Spiro Kostof)指出,盖金字塔的人是石匠和工匠等正规工作者,所以我们不该再把金字塔视为压榨奴隶的成果。除此之外,华特森也同意,农民在不需技术的工作上帮了大忙──当洪水泛滥无法耕种时,他们会一起去建造金字塔。考斯托补充,7 月底至 10 月底间,尼罗河泛滥成灾,大多数人闲着没事,所以很可能征收了额外人力来搬运石块;华特森更进一步解释,农民服劳役后可以获得口粮,一般家庭也都很乐见这类额外粮食。依此看,兴建金字塔是特别设计的就业方案,其中还藏有为人民谋福利的用心。

米洛斯拉夫.维纳尔(Miroslav Verner)在《金字塔》一书中主张,这些工匠堪比欧洲中世纪工匠的同业公会;考斯托认为,古代社会确实能从修建纪念碑的过程中获得“满足”,就像英格兰巨石阵,吉萨金字塔是象征希望的纪念碑。

至于将“奴隶建筑工”活活封进金字塔墓穴中,以防技术外流的传言,华特森则追溯至刻在伊内尼(Ineni)陵墓上的铭文。根据铭文记载,拉美西斯九世负责监督图特摩斯一世法老的陵墓工程,以及确保整个施工过程都没有被人看见或听见。另外,她还补充:那些建筑工不是用过即丢的无名小卒,“修筑皇家陵墓的工人个个手艺精湛,都是受人敬重,生活过得比一般人更优渥的工匠。”

这里还有一则小趣闻,兴建拉美西斯三世的陵庙哈布城时,工人因不满建材迟迟没送到,上面还置之不理,发起了“罢工运动”。这想必是有史以来第一场静坐抗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