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集中营女看守如此堕落,甚至连纳粹都逮捕了她

纳粹大屠杀时期的纳粹女性,今天要说的是伊尔斯・科赫。科赫在布痕瓦尔德集中营担任警卫,在那里,她折磨、杀害、并不断的辱骂囚犯。因此,科赫犯下的暴行,足以让我们现在都感到不安。

她嫁给了一个像她一样邪恶的男人

伊尔斯・科赫在 20 世纪 30 年代加入纳粹党之前,是一名簿记员。在她为纳粹工作期间,她遇到了一个叫卡尔・奥托・科赫的人。卡尔・奥托・科赫是个虐待狂,他很快就升任指挥官,在几个集中营服役。伊尔斯并没有被她丈夫所犯下的暴行吓倒,相反,她参与了他的工作,支持他的行为。

1936 年,两人结婚,不到一年后,卡尔・奥托被任命为司令官,负责布痕瓦尔德集中营,在这里他不仅专注于监禁,而且还消灭犹太人、同性恋者和其他受害者。

伊尔斯还利用在丈夫在布痕瓦尔德的机会,成为了一名后卫。而她很快就因为比她丈夫更是虐待狂而名声大噪。

她收集纹身的皮肤

伊尔斯・科赫沉迷于一种特殊的施虐行为,那就是寻找纹身的囚犯。有一些报道说,她是应营地里的一名医生的要求才这么做的,目的是研究纹身和犯罪之间的关系,后来他写了一篇关于纹身的论文。有人说这是为了她自己的乐趣。

伊尔斯・科赫看到一个独特的纹身时,就会将对方俘虏。而那个囚犯,会在被杀死和焚化之前,剥去皮肤,而伊尔斯・科赫也并没有将所有的皮肤交给研究人员。

她喜欢嘲笑即将被拷打或杀害的囚犯

伊尔斯・科赫很喜欢看到囚犯们在身体上和情感上都遭受痛苦。嘲笑囚犯的时候,当有人敢抬头看她,她就会残忍地鞭打。同时她还会嘲笑那些被送到毒气室的人。

幸存的囚犯后来回忆说,她似乎一直都是这样,最兴奋的,就是当孩子们要被送进毒气室的时候。

强迫囚犯们做对彼此有伤害的事情

如果她找不到她特别喜欢的纹身,她有时会让其中一个囚犯以她喜欢的方式给另一个人纹身。然后纹身的囚犯会被杀害。

然而她的另一个兴趣涉及到对囚犯的性嘲弄和折磨。她会特意穿上非常短的裙子,紧身的衣服,在饥饿和受折磨的男性囚犯面前公开性行为。

她甚至为了自娱自乐,强迫他们对彼此实施性行为,这也是囚犯们开始称她为布痕瓦尔德的女巫(有时是婊子)的原因之一。

她在集中营里和许多人睡觉

伊尔斯・科赫还有个恶名,那就是恋花癖。据说伊尔斯・科赫曾有过某种公开的婚姻。她为情人提供医生和看护人,没有丈夫的抱怨,并且还有几个孩子,可能是由不同的父亲生的。看来,她的丈夫不仅对此感到满意,而且性观念也相当开放。据说他们住在可以俯瞰集中营的房子里,给党卫队的军官和警卫举行狂欢。

有人认为伊尔斯・科赫的丈夫是同性恋,或者他至少和男女都有过性接触。这是因为他在担任指挥官期间感染了梅毒,而伊尔斯・科赫从来没有感染过梅毒。

甚至纳粹也逮捕了伊尔斯・科赫和她的丈夫

1941 年,伊尔斯・科赫和她的丈夫因残忍的活动和黑市活动,包括欺诈,滥用职权而受到调查。鉴于科赫家族一直在做这些事,他们在1943 年又因贪污和残忍而被起诉。 Hoven 博士,伊尔斯・科赫的情人和收集纹身皮肤的助手,也因虐待和谋杀被逮捕。

在审判过程中,卡尔・奥托・科赫被判偷钱和谋杀罪名成立,并被判处死刑,最终被处死。

她杀害了可能的证人,并隐藏了她犯罪证据

令人惊讶的是,伊尔斯・科赫在党卫军的审判中,并没有被判有罪。因为没有足够的证人为她定罪,所有的物证似乎都消失了,这很可能是在营地的医生的帮助下完成的。根据布痕瓦尔德的报告,伊尔斯・科赫处决了医院的一名勤务兵和他的助手。他们的被杀是为了不泄露秘密。伊尔斯・科赫还杀害并焚烧了目击了她所做罪行的囚犯。

因而她被释放了。

她因战争罪而受审

战争结束后,盟军逮捕了伊尔斯。1947 年,她因战争罪而受审。这一次,大量的人来到位于达豪的美国军事法庭。他们见证了纹身的收集,器官的采集,鞭笞,甚至狂欢。这足以使她在第一次审判中被判有罪,并被判处终身监禁。不过,伊尔斯还有最后一个绝招,她告诉法庭她怀孕了。

这让人有点震惊,不仅是因为伊尔莎已经 41 岁了,还因为她已经被隔离监禁了很长时间。没有人能够确定她的父亲是谁,可能是她的医生朋友、美国卫兵或狱友。即使如此,这还不足以影响法庭的判决,之后,她在狱中生下了孩子。

她获得了减刑,不过在第二次审判时,有人提供了更多的证词和物证,最终被判终身监禁。

她自杀了,可能是被受害者缠住了

伊尔斯・科赫的结局给人一种奇怪的感觉。在 1950 年的第二次审判中,她经常晕倒,似乎很激动。一旦进了监狱,她的儿子就来探望她,他说她经常很痛苦。她上诉好几次要出狱,但她的请求都被置若罔闻。她说她曾经关押和折磨过的囚犯,会经常去她所在的牢房里,在夜里殴打和虐待她。这些幻觉越来越强烈,直到一天晚上,伊尔斯・科赫再也受不了了。

1967 年,60岁的她被发现时,她还挂着自己的床单。她的死被裁定为自杀,被安葬在监狱墓地一个无人看守的无名坟墓里。直到今天,我们还不知道她埋在哪里,但我们可以放心的是,她再也不能伤害别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