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陪伴心爱的人,她宁愿选择长达半个世纪的幽禁

赵四风流朱五狂,翩翩蝴蝶正当行。

温柔乡是英雄冢,哪管东师入沈阳。

这首名为《哀沈阳》的诗,作者是广西大学校长马君武,讽刺张学良国难当头之际,置民族危亡不顾,沉醉于温柔乡中。

其中,“赵四”指赵一荻;“朱五”指朱湄筠(北洋政府内务总长朱启钤的第五个女儿),她是张学良的秘书长朱光沐的妻子;“蝴蝶”指电影明星胡蝶。此诗一出,举国一片骂声。

胡蝶立即辟谣,称她与张学良只见过一面,更别说一起跳过舞,要不是现在国难当头,一定会告马君武。而赵四小姐却一笑了之,向张学良表明心迹:“我不计较,更不悔恨,只因为我有了两个‘他’。”心灰意冷的张学良读到赵四小姐的这句情话,不禁心头一热。

赵一荻,人称赵四小姐,是张学良将军的第三任妻子,陪伴张学良七十二个春秋。两人相识于一次舞会。

张学良上任东北边防司令长官后,给赵四小姐打电话,邀请她到奉天(沈阳)来旅游,赵一荻征得父母同意,应邀前往。出发前,赵家全家人都曾赶到火车站送行。

然而,其父赵庆华随后就在报上发表声明,称:“四女绮霞,近日为自由平等所惑,竟自私奔,不知去向。查照家祠规条第十九条及第二十二条,应行削除其名,本堂为祠任之一,自应依遵家法,呈报祠长执行。嗣后,因此发生任何情事,概不负责,此启。”还辞官隐退。

赵庆华此举,另有深意,一举两得。要知道,当时的张学良已是有妇之夫,赵私下送女,绝情公布于众,等于断了张学良“抛弃”的退路,又不失身份。

但张的原配于凤至,只给她秘书的地位,没有正式名义。不过,这些都无法阻挡赵四小姐对少帅的痴情,心甘情愿地陪在他身边,还为他生下两人惟一的儿子。

“九一八”事变后,少帅得了“不抵抗将军”的“污蔑”,赵一荻也被国人讽为“红颜祸水”。

长城抗战失利后,她帮助张学良痛下决心,于1936年发动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逼迫蒋介石抗日。张送蒋介石回南京后,就被蒋长期幽禁起来。

之后,国府允许于凤至和赵一荻和他同住。两人商量后,决定每月轮流陪伴张学良。

1946年11月1日,张学良、赵一荻被“押往”台湾,住在井上温泉的一栋平房里。该平房是日据时期由日本人设计建造的木板房,远离尘嚣,隐于青山绿水之间。三年后,为“安全”故,张学良与赵一荻曾被紧急转移高雄,与外界隔绝。

1964年7月4日,张学良与赵一荻正式结婚。有人说,女子的青春苦短。而赵一荻将青春一年一年延续下去,不论张学良在何处,她总是陪伴左右。1993年,他们终于获得自由,离台赴美,定居夏威夷。

181人参与, 0条评论 登录后显示评论回复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