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南北战争时期,邦联军对林肯遇刺事件,都有何感想?

1865年4月14日,约翰・威尔克斯・布思暗杀了亚伯拉罕・林肯,随后联邦为这位领导他们参加南北战争的领袖深深哀悼。许多人把林肯的死看作是一场殉难,尤其是那些北方人。但是邦联军对林肯遇刺有什么反应呢?简单的回答是:这很复杂。

刺杀亚伯拉罕・林肯的事件,发生在罗伯特・e・李将军在阿波马托克斯法院,向联邦将军尤利西斯・s・格兰特投降一个星期后。尽管严格来说战争还没有结束――内战西部战区的冲突,仍在继续。但无论从什么角度来看,当李将军让步时,战争就已经结束了。而林肯被南方联盟的同情者暗杀,给这个即将迎来和平与统一的国家,造成了深深的创伤。在北方,许多人将林肯誉为联邦的陨落领袖。数以百万计的悼念者,在他的全国葬礼之旅时,表达了他们的敬意。

有些人可能会称赞林肯是美国历史上最好的总统之一,但并不是所有内战时期的美国人――尤其是那些生活在梅森・迪克森线以南的人,都会支持他。内战后,一些邦联的领导人尊敬林肯,而另一些人则嘲笑这位被杀害的政治家。从庆祝的祝酒词,到悲伤的表达,南方联盟对林肯之死的反应,大相径庭。

林肯的遇刺,让一些南方人激动不已

不可否认,有很多南方人的反应是高兴。亚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发表了《解放奴隶宣言》(Emancipation Proclamation),并领导联邦政府在战争中对抗南方的脱离,所以他看上去就像一个敌人。南卡罗莱纳的日记作者艾玛・勒康特(Emma LeConte),对这一消息的喜悦,反映了一些南方人的感受:“好哇!老林肯被暗杀了!在所有的沉重和阴郁之后……这一刺杀对我们来说,就像一束光。”

这既是针对个人的,也是针对政治的:刺杀行动不仅结束了林肯的生命,它还剥夺了联邦的领袖。

假冒的哀悼者假装悲伤

公众对林肯的哀悼达到了空前的规模,南方的许多人,渴望扮演他们作为统一国家的和平成员的角色,也参与其中。他们可能担心,如果不参加公开悼念活动,就会被贴上“战争反叛者”的标签,受到惩罚。

路易斯安那州的一名居民声称,“越是暴力的‘Secesh’囚犯,他们越是对林肯的死心存感激,房子就越是装饰着悲痛的氛围。”

许多邦联领导人担心,林肯的死只会伤害南方

林肯希望和平重建,并相信南北之间的敌对状态,会随着战争的结束而结束。安德鲁・约翰逊成为总统后,许多南方人担心他的死对南方的政治意义。从很多方面来说,林肯的死对南方来说都是坏消息――他们失去了一个重建时期的潜在盟友,林肯。

邦联的第一夫人瓦里娜・戴维斯认为,约翰逊是他们的一个“死敌”。她说,林肯是一个“和善的人”,刺杀他会给南方人带来“最不幸的”结果。她的丈夫杰佛逊・戴维斯也同意她的说法,他预测林肯的死,几乎可以肯定会对南方造成很大的打击。他说:“我担心这将给我们的人民带来灾难。”

许多人相信林肯之死是一个谣言

1865年的通讯比20年前要好得多,但林肯去世的消息依然传播缓慢。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南方人和北方人都认为刺杀他只是谣言。此外,南方接收通讯的手段有限。作为一种战争行为,联邦军摧毁了通往南方各州的电报线路,当联邦军进攻时,南方联盟军也放弃了报社。因此,消息只能慢慢地传到南部联盟的各个角落。

日记作者伊丽莎白・弗朗西斯・安德鲁斯断然否认了这些谣言:“我们听到了太多荒谬的谣言,一开始我们都倾向于认为这是一个笑话。有人笑着问乔治亚州的人,是否不知道愚人节已经过去了。”

许多南方邦联人认为,林肯罪有应得:暴君之死

约翰・威尔克斯・布思(John Wilkes Booth)射杀林肯后,冲到了福特剧院(Ford's Theater)的舞台上,大喊“暴君永远是这样的”(Sic forever tyrannis)。南方的许多人也有同样的感受:他们认为,林肯破坏了南方的独立,因为他们认为,将其他人作为财产拥有,是他们的权利。他们声称战争是他的错,并坚持认为,如果林肯和北方只允许南方各州和平地脱离联邦并维持奴隶制,内战就不会发生。

因此,南方的一些人认为林肯是罪有应得。南卡罗莱纳日记作者玛丽・博伊金・切斯纳特写道:“林肯之死,我把它称为对暴君的警告。他不会是最后一个在首都被处死的总统,尽管他是第一个。”当然,切斯纳特并不是唯一持这种观点的人。

凯特・斯通同样认为,林肯的最终命运是完全公平的:“林肯造成了很多的流血事件,以及苏厄德如何在他血腥工作中帮助了他。我不能为他们的命运而感到遗憾,因为这是他们应得的,得到了他们应得的回报。”

一些尊重林肯的邦联人,真的很难过

尽管南方的一些人为刺杀林肯而欢呼,但也有人悼念这位已故的总统,认为他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已经倒下的敌人。根据南方人贝尔・博伊德的说法,邦联将军罗伯特・e・李就是这样一个似乎在哀悼被暗杀的总统的对手:“当我们高贵的老酋长李将军,听到暗杀的消息时,他捂着脸,拒绝听谋杀的细节。”

李并不是唯一一个感到悲伤的人。一位南方奴隶主称赞林肯为“善良的人”,并认为谋杀他是一种犯罪。

南方邦联官员担心,他们会被牵连到暗杀行动中

随着梅森-迪克西线两边的美国人,对林肯之死的反应,南部邦联的一部分人对一位重要领导人的死亡,其实不那么关心,而是更多地关注这对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确切地说,许多南方邦联官员担心,他们是否会为暗杀承担责任。的确,他们既没有把约翰・威尔克斯・布思领进福特剧院的那个包厢,也没有扣动杀死林肯的那把枪的扳机。尽管如此,他们还是准备好迎接即将到来的猛烈批评。

甚至联邦政府的战争部长埃德温・斯坦顿,也指责南方官员。正是在他的命令下,当局以阴谋罪逮捕了一些官员。因此,许多南方领导人争先恐后地谴责这起谋杀,以便与布思和同谋者保持距离。当局怀疑南方邦联国务卿犹大・本杰明,可能与林肯的死有关,特别是因为他与刺杀阴谋者之一的约翰・苏拉特有联系。

许多南方人担心,林肯的死会让北方人责怪他们

许多南方人对林肯遇刺的后果表示担忧,而不是对实际的谋杀行为表示担忧。这对他们与北方的关系,以及正在萌芽的和平,意味着什么?因为李将军在1865年4月9日的投降,实际上结束了战争,一些人担心,刺杀总统可能会使北方对南方更加强硬。

他们相信,北方会发现所有南方人都有罪,而不是把暗杀同谋,看作是一群疯狂地激进分子,只是按照自己的意志行事的,并最终把整个南方牵扯进去。

约翰・威尔克斯・布思成了英雄

一些南方的人对这次暗杀感到非常高兴,他们把约翰・威尔克斯・布思誉为南方联盟的英雄。“所有的荣誉都归于j・威尔克斯・布斯,”南部联盟的日记作者凯特・斯通欢呼道。一位佛罗里达人宣称,布斯是谋杀总统的“伟大的公众恩人”。

在他们看来,扣动扳机的人是为了南方的荣誉,作为对美国的最后谴责。在查尔斯顿,对刺杀林肯的凶手的迷恋,或许是热情,尤其高涨,因为居民们可以买到约翰・威尔克斯・布斯的照片。

一厢情愿的思想家们,希望林肯的死为他们的胜利开辟一条新的道路

其他的南方人有一种重新燃起希望的感觉。由于林肯遇刺发生在李将军在阿波马托克斯投降后不久,一些南方人认为,美国总统之死,可能会为南方联盟的胜利开辟一条新道路。

有人预言,林肯的遇刺会导致“洋基族的无政府状态”,从而有助于南部联盟的复兴。不过这只是他们的一厢情愿,因为战争基本上已经结束了。

林肯之死的庆祝活动,并不局限于南方

虽然南方的一些派系,对林肯遇刺的消息表示高兴,但这种庆祝的活动,实际上也超出了前南部联盟的范围。正如历史学家Martha Hodes所说,并不是所有的北方人都团结在一起悼念林肯。就像有些南方人私下里为失去林肯而悲痛一样,一些北方人也会为此而欢呼。“我很高兴他死了,”马萨诸塞州的一个人说。

也有一些为联邦而战的士兵,对林肯的死表示高兴。根据历史学家哈罗德・霍尔泽(Harold Holzer)的说法,一名联邦士兵对暗杀感到非常兴奋,以至于他被判处了死刑,但在上诉法院后减轻了惩罚。

林肯遇刺,使一些邦联军更加大胆

很多人担心林肯的死,给了南方人庆祝的理由。刺杀事件发生后的几天里,伯纳姆・沃德韦尔在弗吉尼亚州里士满惊恐地看着许多邦联分子重新崛起,似乎有恃无恐了。

“卑鄙的杀人犯随意在我们的街道上游荡。”他这样形容邦联军,尽管几周前里士满被烧毁,他们仍然在公共场合大摇大摆地走着。更糟糕的是,他指出,“女性对林肯总统的去世,感到欢欣鼓舞。”他声称,只有联邦军队在里士满的强大军事存在,才能扭转局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