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盘点世界历史上,有组织犯罪集团?

组织犯罪,可以解释为为从事非法活动的明确目的,而成立的复杂且集中的犯罪企业。在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上,数以百计的有组织犯罪集团非法活动,并经常从事非法活动。

这些活动包括欺诈、贩卖人口、抢劫、毒品和武器走私、绑架勒索赎金和偷窃货物。而有组织犯罪集团的主要收入形式是卖淫、毒品、放高利贷和赌博。

在非洲、美洲、欧洲、亚洲和中东的许多地区,许多有组织的犯罪集团继续蓬勃发展,因为他们善于避免承担法律后果。尽管执法部门继续努力将这些犯罪组织绳之以法,但它们仍在继续活动。以下是我刚刚了解到的,关于有组织犯罪集团的一些令人不安的事实。

泽塔斯贩毒集团奴役工程师,为他们建立自己的网络

流畅的沟通是有组织犯罪集团成功的关键,但公共信息网络可以被政府监控。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泽塔斯贩毒集团,开始抓墨西哥工程师来建立和维护他们自己网络的原因。

到2012年,据信大约有36名熟练的技术人员、工程师和专业人士,被泽塔斯贩毒集团和其他类似团伙绑架,2015年这个数字上升为40人。当局发现的证据,证明这些人的任务是为泽塔斯贩毒集团建立私人通讯网络。

例如,2011年,人们发现泽塔斯贩毒集团,拥有一个由167个天线和155个中继站组成的无线通信网络。这些设备连接了大约1300部手机、1450台收音机和1350台由70台计算机控制的Nextel设备。尽管当局一直在破坏这些电信设施,但仍然会有更多的新设备突然出现,来取代先前的设备。

墨西哥贩毒集团每年从美国的毒品销售中,赚取190亿到290亿美元

美利坚合众国有数千万毒品使用者,构成世界上最大的毒品市场。2013年公布的数据显示,12岁以上的美国人口中,大约有10%的人可以被归类为近期吸毒者。

有了这样的数字,墨西哥贩毒集团每年从美国的毒品销售中,获得巨额利润也就不足为奇了。根据美国国土安全部的数据,在该国运营的墨西哥卡特尔,每年仅从美国的销售中就赚取190亿到290亿美元。

尽管墨西哥锡那罗亚贩毒集团的前头目埃尔查波已被监禁,但该组织仍是墨西哥最强大的组织之一,并继续从事非法毒品交易。这主要是由于Ismael Zambada García,也被称为“El Mayo”,在埃尔查波入狱后接管了卡特尔。

奥米德・塔赫维利,塔赫维利犯罪集团的头目,通过贿赂逃出监狱

奥米德・塔维利,被认为是一个在加拿大活动的有组织犯罪集团的伊朗裔头目,该集团与多个国际犯罪组织有联系。2008年4月,他在2007年越狱后被列为世界十大通缉犯之一。

据新闻报道,塔维利通过贿赂狱警埃德温・提涅(Edwin Ticne),让他穿着看门人的制服逃离北弗雷泽审前中心(North Fraser pre - trial Center),成功越狱。因为看门人的制服,让他可以轻松地走出这所戒备森严的监狱的前门。

由于协助塔维利越狱,T提涅被判处三年零三个月的监禁。目前,塔维利仍是一名通缉犯。

一些山口组黑社会组织以办公大楼为基地,使用公司标识,甚至提供养老金

山口组成立于17世纪,目前在世界各地有3万多名成员。在21世纪,日本黑帮以主要从事房地产、敲诈勒索、保护费、赌博、性交易和建筑等交易而闻名。

与其他几个犯罪集团不同,日本黑帮既有合法的生意,也有非法的生意。然而,许多人仍然不知道,在这个庞大的犯罪网络中,一些黑帮集团以办公大楼为基地,使用自己的公司标识,并为其成员提供养老金。

这些团体受到日本法律的监管,但令人惊讶的是,他们并没有被禁止,这证明了他们巨大的非法影响力。

据报道,美国联邦监狱系统发生的所有杀人案中,有18%至25%是雅利安兄弟会所为

雅利安兄弟会被认为是美国最暴力的白人至上主义组织,它最初是联邦监狱里的一个帮派。但它很快成为有组织犯罪中有影响力的参与者。事实上,雅利安兄弟会现在在外部有一个强大的网络,足以被视为一个有组织的犯罪集团。

然而,最令人不安的是,据报道,在美国联邦监狱系统中发生的所有杀人案中,有18%到25%是由他们造成的。除此之外,雅利安兄弟会还对一系列犯罪活动和在监狱外杀害有影响力的人负有责任。

三合会的起源,可追溯至十七世纪的复明运动

三合会的起源可以追溯到17世纪的一场爱国运动,目的是推翻清朝,恢复明朝在中国的统治。此外,一些历史学家认为,三合会在1911年终结中国末代皇帝统治的过程中,发挥了作用。

尽管他们是爱国运动的一部分,但他们也与外国商人勾结,帮助他们把鸦片带到中国。1949年共产党执政后,许多三合会家庭逃到了世界各地,包括北美、欧洲、澳大利亚、香港和台湾。尽管在本国失去了权力,他们仍能在这些地区建立犯罪势力。

如今,三合会参与高利贷、贩毒、信用卡诈骗、应召女郎团伙、CD盗版、卖淫、军火走私和小巴租售。然而,随着执法部门继续打击他们的非法活动,他们在世界某些地区的影响力正在减弱。

车臣杀手令人恐惧,他们的名字已经成为非车臣帮派的“特许经营权”

几十年来,普通民众和有权势的犯罪集团,一直害怕车臣杀手。他们的暴力倾向和著名的技能,使他们成为俄罗斯黑社会中,最具神话色彩和实力的角色之一。他们是如此的令人畏惧,以至于其他帮派宁可付钱给他们,也不愿意与他们发生冲突。

尽管车臣杀手本身并不是一个有组织的犯罪集团,但他们确实代表了一种与俄罗斯黑社会不同的独特的犯罪亚文化。他们在俄罗斯臭名昭著,因为他们特有的品牌和强盗传统的结合,在俄罗斯犯罪想象中,开辟了一个强大的位置。

这就是为什么许多非车臣的帮派,竞相利用臭名昭著的车臣人的名字,来打造他们自己的犯罪成功之路。据《外交政策》杂志报道:

自20世纪90年代末以来,这种形象(车臣人的高效和冷酷)越来越多地“附属于”其他帮派,不过其中许多帮派没有车臣人,甚至可能完全由斯拉夫人组成。通过声称他们“与车臣人合作”(这是通常的说法),并因此可以在必要时寻求他们的支持,他们获得了相当大的额外权力。

俄罗斯黑手党弗拉基米尔・巴尔苏科夫非常强大,以至于被称为圣彼得堡的“夜间总督”

弗拉基米尔・巴尔苏科夫(Vladimir Barsukov)曾经是彼得斯堡燃料公司的副总裁,在他改名之前,他的名字是Vladimir Kumarin。在20世纪90年代,巴尔苏科夫领导着圣彼得堡最可怕、最无情、最具政治性的犯罪集团,被称为坦博夫帮(Tambov Gang),而他自己则经常被称为“圣彼得堡的夜间总督”。

巴尔苏科夫为什么会叫这个名字?除了经营一个令人恐惧的犯罪组织,巴尔苏科夫还是包括弗拉基米尔・普京在内的许多政客的核心人物,他们必须与他打交道或以某种方式对他负责。

据信,巴苏科夫甚至在圣彼得堡的政治精英中战略性地安排了许多忠于他的人,而且他拥有大部分的警察。不过他的恐怖统治在21世纪初结束,因为2009年被判处14年监禁。

俄罗斯黑帮“舒拉亚企业”,被控从货船上偷取1万磅巧克力

虽然舒拉亚企业(Shulaya Enterprise)不像三合会和黑社会那样,是一个规模庞大的有组织犯罪集团,但他们也参与了许多非法活动。然而,仍然很难准确地确定,他们为什么要从货船上偷走1万磅的巧克力。

舒拉亚企业在2017年被指控的不仅仅是巧克力盗窃。他们的领导人、40岁的俄罗斯人拉日登・舒拉亚也因被控欺诈、勒索和抢劫而被捕。

据当局说,舒拉亚企业也因策划各种非法活动而接受调查,其领导人和各成员被逮捕。这些活动包括计划贿赂执法部门,经营非法扑克生意,以及销售和运输免税香烟。

据他的女儿说,弗兰克・辛纳屈是芝加哥黑手党和肯尼迪家族的中间人

标志性歌手弗兰克・辛纳屈和肯尼迪家族有什么共同之处?尽管这可能很令人惊讶,但答案是黑帮。据弗兰克・辛纳屈的女儿蒂娜・辛纳屈说,1960年肯尼迪家族需要工会支持总统选举时,而她的父亲是肯尼迪家族和芝加哥黑手党之间的联络人。

辛纳屈的女儿表示,约瑟夫・p・肯尼迪希望黑手党帮助他获得工会的选票,所以他请求辛纳屈请求黑帮的帮助――因为他知道辛纳屈能接触到山姆・吉安卡纳。在与吉安卡纳交谈后,辛纳屈说服他协助肯尼迪家族。

然而,就在肯尼迪家族赢得大选后不久,肯尼迪政府开始打击黑手党,而这激怒了弗兰克・辛纳屈,他觉得这家人亏欠了他的帮助。辛纳屈的女儿说,真正欠吉安卡纳人情的是她父亲,而不是肯尼迪家族,因为是他请求的。

但弗兰克・辛纳屈最后逃脱了惩罚。为了偿还债务,辛纳屈只得在吉安卡纳的俱乐部“威尼斯别墅”连续八晚演出两场。

由于在二战期间对美国的帮助,被监禁的卢西亚诺在1946年获得了赦免

在战争期间,各国会采取必要的行动来取得成功,即使这意味着与被定罪的犯罪团伙合作,美国政府也不例外。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为了防止敌人的破坏,美国政府向黑帮寻求帮助。黑帮同意,只有查尔斯・卢西亚诺(现代有组织犯罪之父)参与其中时,才会提供帮助。

即使在被囚禁了六年之后,卢西亚诺仍然对纽约码头拥有绝对的权力,而政府需要通过码头获取战争所需的情报。据信,卢西亚诺之所以愿意帮忙,只是因为他的自由受到了威胁。据报道,卢西亚诺命令他的线人和政府一起工作,充当哨兵,报告他们看到的所有可疑活动。

二战结束时,1945年5月8日,卢西亚诺申请行政赦免,由于他对战争的帮助,行政赦免被批准。1946年,卢西亚诺被赦免并流放到意大利。

阿尔・卡彭在吹嘘自己没有对非法所得缴税后,被判逃税

多年来,阿尔・卡彭(Al Capone)一直是芝加哥黑帮的关键人物,但把他送进监狱的并不是他犯下的许多暴力和不光彩的罪行,比如经营赌博、卖淫和贩卖私酒。而是因为逃税被判入狱11年。

尽管卡彭在公众面前过着奢侈的生活,但他从未提交过联邦所得税申报单。他声称自己没有应税收入,因为他的钱是非法获得的。

不幸的是,对卡彭来说,非法资金仍然是应税资金,因此国税局对他进行了调查。这导致政府指控卡彭逃税数百万美元的收入,病最终导致他被指控22项联邦所得税逃税。

1931年10月24日,卡彭被判刑并被罚款5万美元,相当于今天的79万8055美元。此外,他被要求偿还21.5万美元的税款,现在估计是341,640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