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14份纳粹领导人,曾做过的普通工作,证明邪恶可以来自任何地方

纳粹在战前所做的工作,经常可以影响到他们后来的职业和行为。虽然希特勒的很多追随者都有来自复杂和富裕家庭的背景,但大多数人与希特勒相似,在社会上飘荡,对社会来说没有产生任何的生产力。

因此,在纳粹党成立之前,很多即将成为纳粹官员的人的工作,通常是琐碎或无益的,包括希特勒在内的许多顶级纳粹分子,将他们的挫折感、仇恨和敌意引导到一个政治运动中,其结局也许是历史上最著名的。第三帝国开始之前的那些纳粹官员,并在他们声名狼藉之前,都是相当普通的人,但内心里都有一堆火热的、燃烧的仇恨在沸腾。

阿道夫・希特勒:失败的艺术学生和流浪者

阿道夫・希特勒有一个混乱的童年。他的父亲是个虐待狂、酒鬼,还欺负母亲。希特勒――尽管他的父亲希望他成为一名海关官员,但他自己却对追求艺术很感兴趣。为此,希特勒故意在学校表现很差。16岁时,他住在维也纳,做兼职工人,靠孤儿的养老金和母亲的抚养生活。他还多次向维也纳的艺术学院申请入学,但都被拒绝了,而且他提交的画作也被认为“不令人满意”。由于没有经济来源,他几乎无家可归,于是希特勒最终只能住在男性收容所和廉价旅馆里。后来他父亲的遗产,把他从这种生活中拯救了出来。1913年,他移居慕尼黑,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时参军。

离开军队后,他成为了一名职业政治家,加入了纳粹党。1934年,他成为了政府的官方领导人。希特勒的反犹太主义的来源,在历史上存在有议,但他对艺术学校拒绝入学的愤怒,以及他认为犹太人和共产党人,要为德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灭亡负责的信念,无疑增加了这种敌意。

赫尔曼・戈林:战争英雄,飞行员和吸毒者

赫尔曼・戈林,1893年出生于德国的马里恩巴德。戈林从小就渴望在军队里谋得一份职业,1912年,他成为德国军队的一名军校学员。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作为一名战斗机飞行员,他获得了大量的认可,同时也获得了许多军事勋章,其中包括令人垂涎的荣誉勋章。战争结束后――尽管他是真正的战争英雄,后来在一家瑞典航空公司做了一段时间的商业飞行员,并在那里他遇到了他未来的妻子,Carin,一个富有的瑞典家庭的男爵夫人。

20世纪20年代,戈林与年轻的阿道夫・希特勒成为朋友,两人一起加入了新生的纳粹党。戈林在希特勒企图接管德国政府的失败行动(被称为“啤酒馆暴动”)中受伤,为此他不得不和妻子逃离德国。后来由于戈林在手术后接受了吗啡来修复伤口,因此很快成为一个严重的瘾君子,甚至在几个不同的场合尝试过戒毒,当然也最终成功戒掉了吗啡。不过在帝国覆灭之后,他获得了氰化物,并在被安排以战犯的身份在纽伦堡处以绞刑的几个小时前自杀。

约瑟夫戈培尔:银行职员和有抱负的剧作家

约瑟夫・戈培尔――第三帝国宣传部长,1897年出生在德国杜塞尔多夫附近。戈培尔因患畸形足而没有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来他在海德堡大学度过了成年早期,并最终于1922年获得德国哲学博士学位。由于他的博士学位,戈培尔比大多数纳粹阶层更像一个“知识分子”。毕业后,他在1923年创作了一部表现主义小说,并创作了两部未出版的戏剧,但没有成功。

显然,他那不那么辉煌的写作生涯无法维持他的生计,因此,为了生存,他在股票交易所工作,并在科隆做银行职员。1923年8月被解职后,他在纳粹党找到了工作。戈培尔作为演讲者和集会组织者的能力,很快得到认可,1926年,他获得了一个重要的任命,这将改变他的生活:成为了纳粹党领袖。在赢得希特勒的尊重后,他于1933年被任命为纳粹宣传部长。在战争的最后几天,戈培尔和他的妻子在元首地堡毒害了他们的六个年幼的孩子,然后自杀了。

海因里希・希姆莱:失业的学生和农学家

海因里希・希姆莱(Heinrich Himmler),这位作为盖世太保(Gestapo)头目,成为第三帝国第二大权力人物的人,于1905年出生在慕尼黑。虽然他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作为军校学员接受训练,但他没有接触过任何的战场行动。战争结束后,他上了大学,学习农学。关于希姆莱的养鸡经历有很多报道,但事实上,他的学业和就业都因德国大萧条而减少,德国大萧条使他的父母无法资助他的教育。1919年至1923年间,希姆莱和父母住在一起,在一家粪肥加工厂工作,直到20世纪20年代中期,他在纳粹党中的政治生涯,变成了他的全职事业。1945年,希姆莱在被俘期间自杀,而这与他的许多纳粹兄弟一致。

阿尔伯特・施佩尔:建筑奇才和回忆录

与他的大多数工作伙伴和中产阶级纳粹分子不同,纳粹纪念碑建筑师阿尔伯特・施佩尔(Albert Speer),来自一个受过教育的上层阶级家庭。在获得建筑学学位后,施佩尔参加了1931年的一次集会,并加入了纳粹党。在获得突破之前,他为纳粹设计了各种各样的建筑项目:为1933年的纽伦堡集会设计。这次集会使施佩尔与阿道夫・希特勒有了私人接触,并且希特勒喜欢与他的年轻助手讨论艺术理论。1934年,29岁的施佩尔被任命为第三帝国的总建筑师。在接下来的五年里,他收到了很多的佣金。1942年,希特勒任命施佩尔为军备部长,直到战争的最后几个月,他都在这个职位上维持着德国大部分的军备生产。

施佩尔在纽伦堡审判中,通过认罪并承认纳粹政府犯有战争罪,避免了在纽伦堡审判中受到谴责。最终只被判了20年徒刑。出狱后,施佩尔作为一名前纳粹回忆录作家获得了成功,在他最畅销的回忆录《第三帝国内部》(Inside the Third Reich)中,让读者了解了第三帝国的内部运作。

汉斯・弗兰克:律师

汉斯・弗兰克1900年出生于德国卡尔斯鲁厄,父亲是一名成功的律师。弗兰克是一名狂热的纳粹分子,也是创建纳粹党的右翼分裂组织的长期成员。弗兰克学习法律,1926年通过律师资格考试,成为希特勒的私人法律顾问。弗兰克在战争爆发前担任过各种政府职位,包括巴伐利亚州的司法部长。然而,在1939年成功征服波兰后,弗兰克被任命为波兰总督。

在被逮捕并在纽伦堡受审后,弗兰克试图将大屠杀和灭绝营地的责任,完全推到海因里希・希姆莱身上,但这后来被证明是错误的。尽管他对自己的行为表示了一些悔悟,并在被捕后皈依了天主教,但他还是在1946年10月16日被判有罪并处以绞刑。

阿道夫・艾希曼:石油销售员

阿道夫・艾希曼生于1906年,他最终因战争罪被以色列处以绞刑。在开始他的反人类犯罪生涯之前,艾希曼是一个多面手,在德国大萧条期间失去工作之前,他一直是一个石油推销员。从那以后,艾希曼于1932年加入纳粹党。他曾经是一名完全的纳粹分子,被分配到驻扎在新开的达豪集中营附近的一个单位。后来因为厌倦了各种军事任务,他请求调任到德国国家安全局(SD),并最终加入了负责移民和监督德国犹太人的部门。起初,只要个人愿意并能够付出代价,就可以移民。战争一结束,纳粹的政策就从自愿驱逐转变为强迫驱逐,而艾希曼在“重新安置”计划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艾希曼的大部分日常任务,都是在匈牙利布达佩斯完成的,他亲自策划了匈牙利犹太人社区大多数人的死亡事件。他于1944年底逃离布达佩斯,并于1948年与家人逃往阿根廷,在1960年5月被以色列情报机构,在布宜诺斯艾利斯逮捕之前,他一直是纳粹头号通缉犯。后来他被秘密运送到以色列,于1961年受审,并于1962年6月1日被处以绞刑。

里宾特洛甫:酒商

里宾特洛甫出生于1893年4月30日。年轻时喜欢周游世界,在瑞士、英国和加拿大的寄宿学校度过了他的大部分青春时光。最终,他在蒙特利尔定居了一段时间,在不同的公司工作。他甚至在加拿大做生意,进口德国葡萄酒和香槟,但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时回到德国,并应征入伍。战争结束后,他娶了一位葡萄酒生产商富有的女儿,重新开始了他的营销生涯。

1928年被介绍给希特勒后,他向元首示好,但却不受其他纳粹的欢迎。1936年,他被任命为驻英国大使,当时他在例行的握手仪式上,用纳粹军礼的时候,几乎撞倒了乔治六世国王,并因此在外交上引起了轩然大波。由于他的失态,他未能与英国结盟。然而,他对这个国家的恐英仇恨与希特勒完全一致,他随后与斯大林作为德国外交部长谈判的互不侵犯条约,震惊了世界。这是里宾特洛甫事业的鼎盛时期,因为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他几乎不需要外交手段。1946年10月,他在纽伦堡被处以绞刑。

马丁鲍曼:农业工人,房地产经理,罪犯

马丁・鲍曼,一个工人的儿子,出生于1900年。为了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参军,他在毕业前暂停了他在农业方面的学习。然而,在一家庄园工作后,他在1919年找到了一份庄园经理的工作。由于当时德国经济正经历着恶性通货膨胀,农作物和食物都变得非常珍贵,因而博尔曼的工作得到了保证,因此这与当时许多潜在的纳粹不同。鲍曼是一名公开的反犹分子,他加入了右翼准军事组织自由军团。他甚至因涉嫌谋杀告密者而入狱一年,并于1925年获释。服刑结束后,他重新担任管理职务,但很快就失业了。最终,通过各种阴谋诡计,博尔曼开始负责希特勒在巴伐利亚阿尔卑斯山脉的住所伯格霍夫,并通过这个职位逐渐变得更加强大,成为了希特勒的私人秘书。

他是希特勒生前的狂热信徒,是这位德国领导人生前遗嘱的执行人。人们认为他是在一次试图从希特勒地堡突入的行动中被杀的,但他的遗体直到1998年才得到最终确认。不管他的遗体如何,他在纽伦堡审判中被缺席审判和谴责。

弗朗茨・范・帕彭:贵族,间谍,“不受欢迎的人”

弗朗茨・冯・帕彭于1879年10月29日,出生在德国威里的一个贵族家庭。鉴于他的贵族身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时,他已经被派往德国总参谋部。1914年,他被派往华盛顿特区担任武官,并且迅速卷入了间谍活动,导致他被驱逐出美国。

美国政府宣布他为“不受欢迎的人”,并将他驱逐到德国。1916年,他被美国大陪审团指控参与密谋炸毁加拿大运河的活动。冯・帕彭受到外交豁免权的隔离,而且已经在德国,因此他永远不会正式回答这些指控。当他成为德国总理时,这些指控被正式撤销。

冯・帕彭是一位中间派和保守派政治家,在整个20世纪20年代,他一直相对默默无闻,直到1931年保罗・冯・兴登堡出人意料地任命他为德国总理。他试图与希特勒谈判,希望获得他的政治支持,但恰恰相反,他被击败并被赶了出去。1934年,范・帕彭公开反对纳粹的一些暴行,因此被软禁在家。不久之后,他辞去了政府职务,纳粹得以在德国行使全部政治权力。由于他的声望,希特勒不希望消灭范帕彭,但他也不希望他能够领导任何秘密的政治反对派。所以他给了冯・帕彭一个外交职位,首先是驻奥地利大使,然后是在土耳其,而后冯・帕彭在那里服役结束了战争。虽然弗朗兹・冯・帕彭在纽伦堡被指控犯有战争罪,但他是三名被判无罪的被告之一。

朱利叶斯・斯特雷切:教师和记者

朱利叶斯・斯特雷切1885年出生于巴伐利亚州,父亲是一名小学教师。为了保住家族生意,施特赖歇成为了一名小学教师。然而,他也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一战结束后,他变得激进起来。斯特雷切认为共产主义者,特别是犹太人是德国社会一切罪恶的根源,他以充满敌意和反犹太主义的粗俗演讲为基础,组织了边缘政治团体,并有了很多追随者。1922年,他听了希特勒的演讲,随即加入了纳粹党。

1923年,斯特雷切创办了《攻击者》(Der Sturmer),这份报纸被其出版商描述为官方反犹太主义的公然传播者。斯特雷切在啤酒厅政变中与希特勒并肩作战,赢得了他个人的尊重。20世纪30年代中期,他在纽伦堡的行为,使他获得了“弗兰科尼亚的野兽”的绰号。他在水晶之夜要求摧毁纽伦堡的犹太教堂,还散布关于纳粹领导层其他成员的谣言,最终导致他被剥夺了官方权力。然而,他被允许继续出版《攻击者》,并与希特勒个人保持友好关系。尽管他在大屠杀中没有扮演任何角色,但他的著作和演讲具有挑衅性,以致于他在纽伦堡被作为主要战犯审判,并于1945年10月16日被绞死。

莱因哈德・海德里希:小提琴家和“不称职的官员”

莱因哈德・海德里希于1904年出生,父亲是一名歌剧演唱家。有一段时间,他的家庭富裕而显赫,并且童年是被音乐包围的。海德里希甚至还是个小提琴手。然而,当家庭的繁荣随着德国的萧条而终结,这一切都崩溃了。为了逃避家庭的经济危机,1922年,海德里希以学员的身份加入了海军,很快他的职业生涯就被频繁提升。然而,他也以傲慢和不稳定而闻名,并且这似乎是纳粹领导人的一个主题。1930年,海德里希,一个臭名昭著的好色之徒,在与另一个女人约会后,终止了六个月的婚约。海军司令埃里希雷德尔上将(Erich Raeder)以“不符合军官身份的行为”为由,将海德里希免职。不过凭借个人关系,他与海因里希・希姆莱进行了面谈。希姆莱对海德里希印象深刻,于是在1931年8月聘请他担任羽翼未丰的国家安全局(SD)的负责人。

从这一刻起,海德里希将开始成为第三帝国最强大、最邪恶的成员之一。作为大屠杀的文字设计师,他实施了“夜与雾”法令,使被认为有安全风险的公民消失得无影无踪,他作为波希米亚和摩拉维亚(被征服的捷克斯洛伐克)的帝国保护者的行为,标志着他是纳粹国家官僚主义的残酷的化身。捷克流亡政府认为海德里希非常恶毒,因此派出了一支受过特殊训练的突击队来追捕他。1942年6月4日,海德里希在布拉格遭到暗杀,因受伤而死。

罗伯特・雷:化学家,编辑,酒鬼

1890年2月15日,罗伯特・雷出生于莱茵省一个贫穷的农民家庭。他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参军,被指派为飞行观察员,不过1917年7月遭遇击落事故。据信,事故发生后,他的大脑受到了损伤,说话有障碍,行为不稳定,还酗酒。战后,他获得了化学博士学位,并被IG Farbenindustrie聘为化学家。后来在啤酒馆政变审判中读到希特勒的演讲后,成为了一名坚定的纳粹分子。此后不久,他于1931年被任命为政府工会组织德国劳工阵线(German Labour Front)的领导人。后来他开始私吞工会资金,积累了一系列别墅和庄园、车队、艺术品收藏和一群情妇资源。因此他的行为为德国劳工阵线,赢得了德国最腐败机构的名声。

不过其因为狂热的献身精神和反犹太的著作和演讲,而留在希特勒的核心圈子里。战争结束后不久,他就被捕了,并被纽伦堡法庭起诉,但在1945年10月审判开始前,他还是在牢房中上吊自杀了。

罗兰・弗莱斯勒:“政委”,战俘,辩护律师

罗兰・弗莱斯勒1893年出生于德国塞勒,父亲是一名工程师和一名教师。他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加入了德国军队,并于1915年10月负伤被俘。弗莱斯勒学会了说俄语,并在1917年被遣返德国时,被贴上了“政委”的标签,后来导致很多人称他在监禁期间,有了“布尔什维克”的倾向。他于1919年完成法律学业,1922年获得法律博士学位,并加入纳粹党。他经常在法庭上为被控暴力犯罪的党员辩护,并最终当选为国会议员。弗莱斯勒的名声越来越好,但一些党员发现他过于热情、喜怒无常。作为一名法学家,弗莱斯勒成为德意志司法部的杰出成员,并在颠覆1935年纽伦堡(种族)法的概念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1942年8月,弗莱斯勒达到了他最臭名昭著的地位――法院的首席法官。在这里,他判处了许多被告死刑,包括白玫瑰,索菲・肖尔,以及另一个仅仅因为散发传单,而被判处死刑的17岁少年。他性格如此极端,以至于为德国人民准备的公审录像从未播出过。人们认为,他的行为是为了弥补他之前的“布尔什维克”污名,这一污名甚至被希特勒本人怀疑。1945年2月3日,在柏林的一次空袭中,弗莱斯勒被一根法庭的大梁砸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