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14个残酷现实,揭开纳粹占领下的国家,人们生存环境的真相

1939年9月1日,希特勒成为德国总理近七年之后,德国入侵波兰。在接下来的六年里,纳粹入侵、占领了欧洲和北非的大部分地区,并对它们进行了残酷的蹂躏。德国法西斯主义,对所有在其统治下的人的日常生活,施加了根本性的改变,尽管这些改变对具体环境而有所不同的。例如,被占领的法国的生活,与德国占领下的波兰的生活截然不同,并且波兰的生活与挪威或巴尔干半岛的生活也截然不同。然而,也有一些一致性:食物短缺,德国士兵强奸的暴行,还有对犹太人的迫害,把没有在途中被杀害的犹太人送到集中营,以及很多其他毫无意义的暴力行为。

然而,并不是每一个有大量纳粹分子存在的城市或国家,都会面临如此严峻的形势。德国最高指挥部尊重巴黎作为文化和社会中心的地位,并试图将其作为拥有各种各样的大型豪华地产的城市,甚至鼓励艺术(在有限的范围内)作为一种宣传工具,以表明在纳粹主义的统治下,社会是如何繁荣的。马塞尔・卡尔尼(Marcel Carne)和罗伯特・布列松(Robert Bresson),在纳粹占领期间拍摄了一些经典的法国电影,不过其中至少有一部电影――卡尔尼最经典的《天堂的孩子》(Children of Paradise)――是对德国当局的反抗。然而,当法国人获得了相对的自由时,许多波兰人却被当作奴隶对待。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国占领的国家都表现出了巨大的力量和韧劲,即使他们面临着无数的困难。

纳粹热爱巴黎,并承诺它将成为他们新世界秩序中的一个文化中心

1941年,《观察家报》的一名记者写道:

“这意味着,以其历史、文化和娱乐价值,巴黎将成为未来德国统治者的主要娱乐和休闲中心。”

德国的策略是奉承巴黎人,促使他们合作。纳粹赞扬了巴黎的艺术,包括电影工业、歌手、作家和演员,以及预期的文化基石(咖啡馆、面包等)和历史纪念碑。

这样做是为了让法国人喜欢纳粹,并创造了一场宣传运动,展示艺术和社会在纳粹占领下是如何繁荣的。

《观察家报》的文章总结道:

“德国这场运动令人惊讶的特点是,它持续强调德法两国未来作为纳粹海伦沃尔克(Herrenvolk)度假胜地的角色,并试图通过奉承而不是镇压来赢得巴黎。”

北非犹太人被羞辱,并被拘留在强迫劳动集中营,突尼斯成为党卫军的训练场

德国入侵了北非的几个国家,包括摩洛哥、突尼斯、埃及、利比亚和阿尔及利亚,尽管只有突尼斯被纳粹直接占领。

在非洲,犹太人被杀害的人数相对较少,但有超过1万人被关进劳改营,并被剥夺了基本权利和自由。

正如犹太虚拟图书馆所说:

突尼斯受到的打击尤其严重,它是唯一一个被德国直接占领的阿拉伯国家。从1942年11月到1943年5月,仅仅6个月的时间里,德国人和他们的地方合作者,实施了强制劳动制度,没收财产、劫持人质、大规模勒索、驱逐出境和处决。他们要求数千名居住在农村的犹太人佩戴大卫星,并成立了由犹太人领袖组成的特别委员会,在监禁或死亡的威胁下执行纳粹政策。突尼斯也是一些最臭名昭著的纳粹杀手的训练基地,比如党卫军上校沃尔特・劳夫,他早前发明了移动死亡毒气车。

北非的犹太人人口可以追溯到2000多年前,历史学家担心,如果战争没有结束,他们将会遭遇和欧洲犹太人一样的悲惨命运。

纳粹的宣传机器严格控制了所有媒体,和公共信息的流动

在法国被占领的地区,媒体受到了极大的压制。一份名为《巴黎报》(Pariser Zeitung)的新报纸是用德语出版的,只有一小部分插页用法语提供信息,这使得普通法国公民基本上无法知道世界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因此,纳粹占领的法国,变成了一个完全被法西斯控制的媒体国家。

在某种程度上,《巴黎报》的存在是为了从心理上,把德国占领下的法国与维希政权下的法国分开(法国南部,根据与德国的协议实行“自治”)。一份当代报告指出:

“这份文件是法国人民和占领法国北部的德国军队的唯一信息来源,它在维希有自己的‘记者’(它不会在未被占领的法国传播),他对维希的新闻进行总结,好像它是一个外国的新闻。”

媒体宣传机构用法国和德国之间 "友谊 "的故事,轰炸了德国士兵和法国公民,提供了两国如何互相帮助的例子。而《巴黎报》则是刊载了大量对法国人的恭维话,以及每天刊登的反英漫画。

纳粹发起的大屠杀,比如利沃夫的大屠杀,可以看到市民在街上互相残杀

在纳粹控制的东欧地区,大屠杀司空见惯。比如在波罗的海诸国、波兰和苏联领土上,德国官员在城市的街道中间杀害了数千名犹太人(有组织的种族屠杀)。

以利沃夫大屠杀为例,它发生在当时的波兰伦贝格(Lwów)和现在的乌克兰利沃夫。1941年6月和7月,在三到四天的时间里,至少有4000名犹太人被纳粹分子和乌克兰民族主义者勾结杀害。人们被逮捕并从家里拖出来,或者被其他公民袭击,就像照片中的女子一样。

这些大屠杀的实施,要归功于纳粹四处宣扬的虚假借口――涉及犹太人的暗杀阴谋,犹太人参与共产主义组织,等等。

对奥地利的吞并,鼓励了公民进行无耻的反犹暴力行为

德国对奥地利的吞并,发生在1938年3月12日。在吞并奥地利之前的日子里,希特勒威逼奥地利总理库尔特・冯・舒希尼格,任命纳粹分子进入他的内阁,然后把奥地利交给德国控制。

当纳粹军队占领奥地利时,许多奥地利公民聚集在街上鼓掌,正如老电影中所记录的奥地利人微笑着向希特勒的车队致敬。此后不久,维也纳开始了反犹暴力活动,市民攻击犹太人,破坏他们的生意。这场事件很快就席卷了整个奥地利和德国(当时被称为德意志帝国),随着“水晶之夜”(crystallnacht,讽刺的是,这个名字来源于街上散落的碎玻璃)的到来,这场事件变得更加激烈。

1938年11月9日,在一些地区持续到10日还有之后的几天,纳粹和公民联合起来攻击犹太人和他们的企业,表面上是为了报复11月7日一名波兰犹太人刺杀了一名外交官。警察被派去逮捕受害者,消防部门也在待命,以防犹太人商店发生的火灾,威胁到附近的“雅利安”商店。最终至少有7500家犹太企业被暴徒摧毁,还有很多学校、犹太教堂、墓地和家庭遭到袭击,大约100名犹太人被谋杀,大约3万名犹太男子被捕。

饥荒非常普遍,希腊仅一个冬天就有3万人饿死

从纳粹统治全球的计划开始的那一刻起,纳粹最高指挥部就开始关注食物。士兵需要食物,公民也一样,除非你想要一场起义。正如英国广播公司(BBC)指出的那样,德国的食物配给始于1939年8月27日,也就是入侵波兰的前几天。纳粹实施了一个叫做食品津贴的制度,这个制度由普通消费者、重体力劳动者、非常规重体力劳动者、儿童和孕妇等阶层组成。每个阶级根据政府决定的需要获得食品供应,而犹太人得到的食物比雅利安人少。

占领区遭受了严重饥荒,部分原因是纳粹从这些国家掠夺了食物。德国还禁止食品进口,以惩罚那些帮助同盟国或抵抗纳粹控制的国家。1941~1942年的冬天,在被占领的希腊,有3万多人饿死。在1841年12月,雅典每天有300人死亡。在荷兰,铁路工人举行罢工,以帮助同盟国。最后德国切断了该国的粮食供应。到1945年5月,国家解放时,有2万人饿死。

在挪威,食物是严格配给的。奥斯陆等主要城市的市民受到的影响最为严重。许多挪威人开垦了观赏性园地,种植胡萝卜、萝卜和土豆等蔬菜。

官方口粮供应匮乏,导致波兰形成了一个食品黑市

历史学家卡兹米耶兹・维卡(Kazimierz Wyka)写道,二战期间,波兰人民面临着“一个简单的两难境地:要么接受现在允许的食物,然后饿死,要么找到生存的方法。”

官方发放给波兰公民的口粮稀少,人们被迫想出有创意的替代方案。他们从工厂偷窃,并从事非法食品生产和贸易。最终,波兰形成了一个复杂的黑市,用于非法销售食品。如果销售或购买产品的人被德国人抓住,他们可能会被杀害或逮捕,并被送到集中营。

德国士兵在欧洲各地强奸妇女,而不受惩罚

对于许多德国士兵来说,上战场是他们第一次离开家,而二战期间拥有护照的德国人不到4%。

士兵们加速前进,被肾上腺素和战争的恐惧所淹没,远离家庭和家庭的道德情操,被鼓励成为怪物。因此,他们的行为非常不符合他们的性格(至少大多数人是这么说的)。在欧洲各地,有很多关于德国士兵对女性实施性暴力的故事。

以下是士兵们的第一手资料。

在俄罗斯的一个小镇上:

“她们正在修路,是一群漂亮的女孩。所以我们开车经过,然后把她们拖进卡车,和她们上床,然后又把她们扔了出去。天啊,她们肯定在骂我们。”

还有在俄罗斯:

“我们抓住了一个在附近跑来跑去的女间谍。我们先用棍子打她胸部,然后用光秃秃的刺刀打她的屁股。最后我们强奸了她,在把她扔了出去后,朝她开枪。当她仰面躺倒在那里时,我们向她投掷手榴弹。每当其中一颗落在她身体附近时,她就会尖叫。”

许多波兰公民曾是德国廉价、可牺牲的劳动力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超过280万波兰公民被迫为纳粹战争工作。许多人在波兰工作,但也有数十万人被派往德国工作。那些被迫在德国城市工作的人,面临着恶劣的条件和严格的规定,包括必须一直在衣服上穿“P”字。

工人们住在他们工作的工厂附近,持续的为德国制造武器。而后当盟军空袭武器制造设施,导致许多工厂遭到轰炸,并直接致使很多波兰劳工死亡。一些在农场工作的劳工的情况稍好一些,但待遇因情况而异。

许多像立陶宛这样的小国,在从苏联到纳粹的控制下再回到苏联的过程中,经历了数十年的创伤和恐怖

波罗的海国家立陶宛,是二战前苏联统治的受害者。一旦希特勒向苏联宣战,立陶宛公民就看到了站起来要求独立的机会。不幸的是,他们无法置身事外。德国很快接管了这个小国,尽管他们允许立陶宛保留自己的民选官员,但纳粹实际上剥夺了这个新政府的权力。

因此,立陶宛直接从一个牢笼跳到了另一个牢笼。当苏联集中屠杀立陶宛人的时候,希特勒却把目标对准了这个国家庞大的犹太人口。据了解,80%的立陶宛犹太人在纳粹占领的前六个月被杀害。到战争结束时,90%的立陶宛犹太人死亡,其中大多数死于纳粹鼓励公民背叛并谋杀犹太同胞的大屠杀中。

《纽约时报》一篇关于立陶宛维尔纽斯一家种族灭绝博物馆的文章写道:“在小镇郊区的Ponary社区,有一个纪念碑,其中最终包括了在那里的森林中,被脱光衣服开枪打死的7万名犹太人。”

二战后,这个国家回到了苏联的统治之下,对立陶宛人的暴行仍在继续。后来这个国家直到1990年3月11日才恢复独立。

犹太人被迫被隔离在狭小的贫民窟,作为被送往集中营的前兆

为了隔离和控制被占领国家的犹太人,并作为送往集中营的集结地,纳粹建造了犹太人区。这些都是小而拥挤的社区,不卫生,危险,压抑。这里的居民被允许带很少的个人物品到他们的新家,从而使他们与家庭、历史和文化的手工艺品隔绝。

对犹太人的隔离,使他们无法与其他人群混在一起,这使得所有非犹太人在纳粹心中,都是“纯洁的”。这也是试图控制,然后消除犹太人对文化和社会影响的第一步。

通常情况下,犹太区的犹太人被要求佩戴标识,这样他们在犹太区以外遇到的公民,就知道他们是犹太人。犹太人聚居区遍布欧洲,波兰、白俄罗斯和匈牙利都有著名的犹太人聚居区,为大屠杀的犹太幸存者,创造了共同的经历。

占领地区的公民抵抗运动挽救了很多生命,打乱了纳粹的计划,并帮助了盟军

在许多纳粹占领的国家,包括比利时、希腊、波兰、丹麦、挪威、波兰和法国,都存在着强烈的抵抗运动。这些组织也通常被称为地下组织,它们为盟军提供了很多重要的信息,拯救了犹太人的生命,并在整个战争中采取了决定性的行动。一些组织甚至是非军事组织,通过在纳粹工厂或供应链中故意怠工等行动,来抵制德国。

法国抵抗运动在解放巴黎期间的巷战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为盟军在诺曼底登陆的计划阶段提供了关键信息。不过那些加入法国抵抗运动的人平均寿命只有三个月,因为他们的活动非常危险(他们袭击纳粹和他们的工厂等)。与此同时,犹太法国抵抗运动在战争期间帮助拯救了数千名犹太人的生命。

在丹麦政府抵抗者的帮助下,丹麦抵抗运动(为了声援犹太人,丹麦国王甚至佩戴了一颗黄色的大卫星),在纳粹在丹麦制定“最终解决方案”之前,帮助他们逃到了瑞典,成功拯救了几乎所有的犹太人。最终只有492名丹麦犹太人被关进了集中营。其中,150人死亡。

当大屠杀蔓延到白俄罗斯等偏远地区时,整座村庄被烧毁,被杀害的犹太人被扔进坑里

在白俄罗斯和其他被纳粹占领的前苏联国家,大屠杀的形式与集中营截然不同。历史学家安妮塔・沃克解释道:

1941年6月,德国军队入侵白俄罗斯,第二次世界大战由此开始。到1941年秋天,大多数犹太人被关在一个犹太人区,这是明斯克最大的一个犹太人区,大约有7万犹太人在那里被拘留。通常,这些犹太区只存在了很短的几周或几天,它们主要用于聚集犹太人,准备种族灭绝。从1941年8月开始,德国当局在包括乌克兰人、立陶宛人、白俄罗斯人在内的辅助部队和当地警察的支持下,开始了对苏联犹太人的系统性屠杀,将他们围捕起来,并在他们家乡附近的坑或战壕中开枪射击。到1942年早春,白俄罗斯的大部分犹太人都被杀害了。

纳粹还烧毁了整个城镇,屠杀了居民。在一名德国军官在卡廷城外的一次袭击中丧生后,一群为纳粹效力的部队,包括乌克兰民族主义者和红军逃兵,包围了这个村庄,迫使除三名外的所有居民进入一间棚屋,并将他们活活烧死。最终只有三名幸存者,且都是孩子,他们设法逃脱了士兵的追捕。在纳粹占领期间,共有大约223万白俄罗斯人死亡,约占该地区人口的25%。

海峡群岛上还残留着一丝文明,那里的居民被区分为德国人和纳粹

海峡群岛是一个英国群岛,位于英国南部海岸和法国诺曼底之间。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这些岛屿是纳粹最接近英国的地方。

根据历史学家雷切尔・丁宁的说法,希特勒用柔软的手接近海峡群岛,希望创造一个理想的占领模式,给英国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并在德国轰炸伦敦试图削弱英国决心时,让他们放心。

有五年的时间,居民们过着一种完全不自由的生活。他们不能自由说话,生活在宵禁之下,经常为食物而挣扎。在战争之前,该岛一直严重依赖与大陆的进出口贸易。他们设法与法国进行了一定数量的贸易――德国实际上允许了这一点――但在诺曼底登陆日(盟军在1944年6月登陆诺曼底)之后,他们被切断了联系,开始挨饿。战争快结束时,问题不再是盟军是否会赢,而是他们是否会在该岛被解放之前饿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