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政坛大清洗:薰衣草恐慌,是如何针对同性恋政府官员的?

LGBTQ+身份认同的人,和共产主义者到底有什么共同之处?根据20世纪50年代美国联邦政府的说法,这两个群体都是会对美国构成颠覆性威胁的群体。在20世纪40年代末到70年代的薰衣草恐慌期间,美国联邦政府以国家安全为借口,追捕LGBTQ+联邦雇员,禁止他们的工作。

同性恋在历史上一直有被承认,甚至被接受。然而,薰衣草恐慌却不是这样的。同性恋员工面临着参议院的审讯,一个参议院委员会甚至发布了一份报告,宣布LGBTQ+被认定为“性变态者”。与此同时,艾森豪威尔总统颁布了一项行政命令,禁止同性恋者在政府工作。“薰衣草恐慌”的时间线与“红色恐慌”的前半部分是一致的,在这段时间里,麦卡锡参议员起诉了所谓的共产主义者。

最终,薰衣草恐慌导致了多名被解雇的人自杀。2017年,纪录片《薰衣草恐慌》(The Lavender Scare)讲述了对LGBTQ+政府工作人员进行迫害的故事,其中包括弗兰克・卡米尼(Frank Kameny),他领导了几十年的同性恋权利斗争。可悲的是,卡米尼没能活着看到最高法院做出的重大决定,即全国范围内同性婚姻合法化。但这并不意味着薰衣草恐慌已经结束――在50个州中超过一半的州,LGBTQ+的员工仍然可以仅仅因为他们的性取向,而被合法解雇。

美国政府在二战后,开始针对LGBTQ+美国人

二战结束后,美国人进入了冷战,对共产主义产生了一种集体的恐惧。就像一战后的第一次红色恐怖一样,美国人担心苏联会渗透到美国政府内部,把美国变成一个共产主义或独裁国家。这段时间后来有了麦卡锡听证会,该听证会旨在铲除军队、国务院以及后来好莱坞的共产主义同情者。

然而,从20世纪40年代末到70年代,政府还瞄准了另一个群体:LGBTQ+。国会调查引发的“薰衣草恐慌”(Lavender Scare),将同性恋身份的美国人变成了国家安全威胁,并主张将LGBTQ+的雇员,从联邦政府职位上解雇。

1950年,同性恋在每个州都是违法的

在战后早期,LGBTQ+是一种犯罪行为。但是,就像在其他压抑的时代一样,地下同性恋文化蓬勃发展。这些社区没有将同性恋定义为精神疾病或变态,而是将其视为自然现象。

在20世纪50年代,人们对性的态度更为保守,但也有人质疑这一点。1948年,阿尔弗雷德・金赛(Alfred Kinsey)在其《人类男性的性行为》(Sexual Behavior In the Human Male)一书中写道:“也许大部分的男性人口……在青春期和老年之间至少有过一些同性恋经历。”这本畅销书震惊了保守的美国人,但也向同性恋群体证明了LGBTQ+并不是不正常的。

同性恋和共产主义,都被视为颠覆性的威胁

从1947年开始,美国公园警察在华盛顿特区开始了一项“性变态消除计划”。该项目以同性恋为目标,使用恐吓和逮捕手段迫使他们进一步转入地下。1948年,紧随这一决定的是一项“关于性精神变态者治疗”的国会法律,该法律下令逮捕并惩罚华盛顿的同性恋居民。该法律还声称同性恋是一种精神疾病。

对同性恋的压制,与一段对国家安全的极度焦虑的时期相吻合。同性恋,就像共产主义一样,被定义为对国家的颠覆性威胁,而这两种威胁的合并只是时间问题。

麦卡锡参议员,用不足和错误的证据,引发了薰衣草恐慌

1950年2月9日,参议员约瑟夫・麦卡锡宣布,他有一份205名已知共产主义者的名单,他们目前在国务院工作。几天后,他报告说,一些怀疑是共产主义者的人也是LGBTQ+。

麦卡锡在参议院发表讲话时声称,国务院解雇了一名公开承认自己是同性恋的雇员,然后又重新雇用了他。麦卡锡还声称,一名情报官员报告说,“实际上,每一个活跃的共产主义者在精神上或身体上,都有某种程度的扭曲。”麦卡锡利用有关员工性取向的谣言,声称他们很容易被苏联人招募,原因很简单,那些被认为是同性恋或变性人的人,有“特殊的心理扭曲”。

国务院审问了员工,并解雇了可疑的LGBTQ+人群

在参议员麦卡锡声称国务院正被共产主义者渗透的一个月内,国务院副国务卿报告称,91名LGBTQ+的员工因“安全风险”而被解雇。

因为政府雇员的性取向而解雇他们,在当时是完全合法的,甚至还得到了参议院的鼓励。1946年,为了国家安全,参议院命令国务院解雇几乎所有LGBTQ+雇员。随后,国务院立即开始清除LGBTQ+身份识别的员工,用具有侵略性的问题来审问他们,比如,“你认为自己是同性恋吗?或者你曾经有过同性性关系吗?”

参议院听证会,公开审讯涉嫌同性恋的雇员

参议员麦卡锡在参议院的支持者,包括参议员肯尼斯・惠利和j・利斯特・希尔,把目标对准了LGTBQ+联邦雇员。特区警察副队长罗伊・布里克中尉宣誓作证,有5000名同性恋者居住在特区,其中3700人是联邦雇员。媒体一片哗然,麦卡锡名单上的两个人很快就被拖到委员会面前审问,最后这两人都失业了。

公务员委员会主席哈里・米切尔提交了一份指导方针,内容是“清除政府部门道德败坏者并防止他们被接纳的例行程序”。

恐吓战术,迫使人们主动辞职

参议员惠利吹嘘道:“政府部门和机构的活动有所增加……把他们所谓的道德败坏者从工资单上剔除。”华盛顿特区警察部队Lt. Blick也声称,“根据我的了解和我个人的观察……最近有90到100名道德败坏者辞职了。”

他们的活动 "成功 "引发了一个更大的调查,即所谓的霍伊(Hoey)委员会调查。包括商务部在内的多个政府机构,向参议院提交了报告,内容涉及他们试图揭露工作人员中的“变态”行为。许多被指控有LGBTQ+行为的员工选择辞职,而不是选择面临审查。

霍伊委员会的报告,确认了5000名联邦雇员是同性恋

参议院调查的目的,是找出在联邦政府军事和文职部门工作的LGBTQ+雇员。当霍伊委员会发布了一份题为“政府雇用同性恋者和其他性变态者”的报告时,它声称在三年的时间里,联邦政府中大约有5000名同性恋雇员,被确认身份。

在几乎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该报告将LGBTQ+人群列为“普遍不合适”和联邦政府的“安全风险”,因为他们被认为很容易被收买,缺乏情绪稳定性。该报告甚至警告说,“一个同性恋者可以污染整个政府办公室。”

艾森豪威尔总统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鼓励对同性恋雇员的歧视

参议院的调查导致总统采取行动。1953年,艾森豪威尔总统打着安全问题的幌子,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命令联邦雇主将雇员的性取向作为雇佣条件之一。该行政命令有效地禁止LGBTQ+个人从事所有政府工作,和许多私营部门的承包工作。

随着这一歧视性法令的出台,越来越多的LGBTQ+雇员失去了工作。一些人因为担心自己的名声,甚至自杀了。

弗兰克・卡米尼在被解雇后进行了反击,但法院拒绝受理他的案件

1957年,一位名叫弗兰克・卡米尼(Frank Kameny)的天文学家,因涉嫌同性恋而被美国陆军地图局(Army Map Service)解雇。他在加州因与另一名男子发生自愿的性接触而被捕,因为这在当时是违法的。卡米尼进行了反击,上诉到最高法院,但最高法院拒绝受理他的案件。

虽然司法系统没有保护他的权利,不过卡米尼继续反对反同性恋歧视,并与其他人共同成立了马太辛协会(Mattachine Society),该协会主要针对政府的同性恋歧视。

1965年,弗兰克・卡米尼在白宫外,领导了第一次同性恋权利抗议活动

1965年4月17日,弗兰克・卡米尼领导了白宫外的第一次同性恋权利示威活动。不过很多参与者使用假名,甚至躲在标牌后面,担心遭到报复。一名抗议者保罗・昆茨勒(Paul Kuntzler)说,“我被所有的摄影师吓到了。我当时只有23岁。当他们穿过街道时,他们开始给我们拍照。每次我走近镜头,我都会躲在牌子后面,因为我对整件事都感到很紧张。”

在其他抗议活动中,卡米尼举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同性恋公民也想为国家服务”。

在某些方面,薰衣草恐慌至今仍在继续

薰衣草恐慌一直持续到20世纪70年代。最后,在1975年,公务员委员会改变了它的规则,宣布LGBTQ+人群不能因为他们的性取向,而被禁止或解雇。

但反对性别歧视的斗争仍在继续。艾森豪威尔总统的行政命令一直有效,直到1995年克林顿总统推翻了该命令。不过截至2018年,在20多个州,解雇LGBTQ+员工仍然是合法的。薰衣草恐慌的历史提醒我们,美国在短短几十年里虽然已经走了很远,但前方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卡米尼于2011年去世。2015年,美国劳工部(Department of Labor)表彰了弗兰克・卡米尼为LGBTQ+群体的斗争奉献了一生,这是一个充满希望的进步迹象。

186人参与, 0条评论 登录后显示评论回复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