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两百年前,有一群晚清医生全力诋毁「牛痘接种术」

撰文 | 言九林

编辑 | 吴酉仁

忽然想起晚清的天花与牛痘

众所周知,天花是一种曾让人类极为头疼的传染病。最早的预防办法是“人痘接种术”,简单说来就是从天花病患者身上的脓包里抽取“痘浆”,然后用小刀之类的工具移拭到接种者的皮肤上,也有做法是先抽取浆苗,待其干燥后再吹入接种者的鼻子。目的都是为了让接种者产生免疫力。大约在宋朝时,中国已有关于“人痘接种术”的记载。至明清两代,种人痘术已流传颇广,给人种痘的医生有个专门的称呼“痘师”。据说在康熙年间,俄罗斯还曾派人来华专门学习“痘医”。

将干燥的人痘浆苗吹入儿童的鼻孔,俗称“鼻痘术”

“人痘接种术”的主要问题是安全性不够,若选苗不当接种失败,接种者有感染天花丧命的风险,且会传染给周围的人。1796年,英国医生爱德华・詹纳(Edward Jenner)发明了“牛痘接种术”。原理是牛痘病毒与天花病毒是近亲,有着相似的抗原,人类感染牛痘后,其免疫系统产生的抗体不但对牛痘病毒有效,也可以对抗天花病毒。除非免疫系统存在缺陷,牛痘病毒基本不会给接种者造成生命威胁。

于是,在欧洲各国及其殖民地,牛痘苗渐渐取代了人痘苗。

牛痘的发明者爱德华・詹纳(Edward Jenner)

牛痘法传入中国,始于1805年。该年,英国外科医生皮尔逊(Alexander Pearson)受雇于英国东印度公司来到广州。在为东印度公司员工提供医疗服务的同时,皮尔逊也向中国人介绍了牛痘术。同年九月,西班牙宫廷御医巴尔密斯(Francisco Javier de Balmis )率船队自美洲执行牛痘接种任务归来,途径澳门时,也给一些澳门百姓实施了牛痘接种。

然而,牛痘法虽好,当时的中国人却不愿接受。他们更愿意相信传统的“鼻痘”(即人痘),觉得“洋痘”(即牛痘)是洋人搞出来的,必定不怀好意。暂时虽然有效,“迟至十年或二十年,必然复出”,过个十年二十年就要失效,人还是会感染天花。

这种怀疑心态的背后,既有对陌生事物的疑虑,也有中国传统痘师在煽风点火。他们声称:鼻痘自鼻孔吹入人体,走的是气,这是正道;洋痘点在手臂破肤之处,走的是血,这是邪道。走邪道定有恶果。一个接种了洋痘的人如果患上其他疾病,这种先后关系在当时很容易被传统痘师们解读成因果关系。普通民众没有辨别力,听多了这类说辞,自然而然就对牛痘法畏而远之。故此,皮尔逊曾无奈感慨道:

“中国医学界,尤其是医生们则对其(牛痘)持完全不接受态度,这成为牛痘传播的一个重要障碍。他们甚至将痘症、麻疹、天疮、皮疹症等说成是因先前接种牛痘造成的。”

当时的牛痘接种,有一个非常现实的难题,就是技术上还做不到长期保存牛痘苗,只能通过人与人来不断接力,也就是利用最新接种的那个人来做牛痘苗的中转站,以确保牛痘苗不会失传。欧洲人跨越大洋去美洲殖民地推广牛痘术,用的正是这种办法。

但在中国,这种办法却经常失效。首先,受传统痘师们的煽动,愿意接受牛痘术的人本就不多。其次,即便有部分民众试着让孩子接受了牛痘术,他们也会受限于“血气说”之类的错误认知,拒绝让医生从孩子的手臂上取走痘浆。正如当时的名医黄宽所言的那样,“中国的母亲们反对从自己孩子的手臂取出痘浆,她们认为这样会有伤元气。”黄宽于1850年代在英国获得医学博士学位,后回到广州开设医馆,业务里包括了给人种牛痘。

黄宽像

在整个19世纪,因接种者不愿配合取浆造成的痘苗荒,是那些致力于在中国推广牛痘接种的医生最常遇见的困扰。

当然也有解决的办法。那就是拿钱雇佣穷人家的孩子,先给他们接种牛痘苗,等出了痘之后,再带着这个孩子去客户家中,从孩子身上取浆接种给客户。作为报酬,提供痘浆的穷孩子会得到一笔费用。这样做成本很高(即便没有客户也得不间断地维持牛痘苗的存续),所以晚清致力于牛痘接种的医生,或出自富裕人家,或会收取较高的接种费用。

比如最早自广东的英国人那里学到牛痘接种术的梁辉,便是一位番禺富商。他花费重金购入牛痘苗后,给家乡之人接种,“不吝分文谢”,也就是不向众人收钱。另一位与梁辉同时代的痘医邱纾鲎云胀ㄈ思遥驹诎拿鸥⒐倘舜蚬ぁKУ脚6唤又质鹾螅背赡鄙氖乱担枇思易宕啻囊焦荨V峙6坏氖杖氚镏迪纸撞阍旧晌艘幻猩氖可稹

邱绲某晒Γ牍阒萆栌懈涸鸲酝饷骋椎氖小⑹堑笔弊羁诺某鞘杏兄苯庸叵怠

1806年,广东爆发严重的天花传染,许多人走投无路,怀着死马当着活马医的心态涌入皮尔逊的诊所,接种了牛痘。十三行商人郑崇谦见牛痘有效,遂协助皮尔逊将如何种牛痘的英文手册翻译成中文公开出版,定名为《英咭o国新出种痘奇书》。郑崇谦还招募了一批中国人来向皮尔逊学习,其中就有邱纭H绻挥姓獯我咔椋6环峙潞苣言诠阒菰赂础H绻皇枪阒荩缈峙乱膊换岬玫交岣男谐晌灰健

《英咭o国新出种痘奇书》

但广州的开放程度终究有限。东印度公司将《英咭o国新出种痘奇书》当做联络外交感情的礼物,多次赠送给两广总督与广州海关的官员,却从未引起他们的兴趣。1806年的疫情虽然让很多广州人接种了牛痘,但疫情一旦缓和,那些接种者的父母便“未依约带领子女前来检验是否种出真痘,也不愿让医生从种出之痘中取疫苗”,结果直接导致广州的牛痘疫苗断掉了来源。

为了应对这种保守,以扩张医馆的生意,邱缭1817年出版了《引痘略》一书。这是一本用阴阳五行学说和穴位经络理论,来包装牛痘法的奇特著作。书中说,牛痘之所以有效,是因为牛在五行中为土畜,人的脾脏在五行中也属土,所以用属土的牛痘,最容易将脾脏中的毒“引”出来。书中还说,那个手臂上用来种痘的小切口,其实不是随便切的,而是一个穴位,这个穴位出痘其实是在排出胎毒。

邱缒谛奈幢卣嫘抛约菏槔锏恼庑┗啊5恼庵纸馐湍J饺肥涤行В蟮鼗航饬斯僭薄⒍潦槿擞氲撞忝裰诙耘6坏囊陕乔樾鳌U蛭褂昧苏庵只笆酰兑宦浴芬皇椴拍芟群笤侔嫖迨啻危绫救艘脖辉腿钤榷礁е爻挤钗媳觥

《引痘略》封面及内文

1832年,皮尔逊离开中国。有统计称,由广东洋行商人出资、皮尔逊和邱缦群蟾涸鹬鞒值摹把笮泄痪帧保谠既甑氖奔淅镂100万广东人接种了牛痘,使他们终身免受天花感染之苦。

但皮尔逊与邱缭诠阒莸某晒Γ苣迅粗频酵砬宓钠渌胤健1热纾餍虏诵芤胰加1835年在湖南亲眼目睹了牛痘接种术后,觉得这是一件大好事,遂引进牛痘苗,在家乡设立了痘局。结果却发现许多有意接种者被流言所阻,最后死于天花。于是,他愤怒批评中国的那些传统痘师,说他们为了一己私利竟不惜胡说八道害人性命:

“近因种神痘辈极力毁谤,人心疑畏,往往愿种人家,闻风辄阻,而卒罹于流痘之灾者,不计其数。”

所谓“种神痘辈”,即是指那些从事种人痘术的传统痘师。他们发现自己的饭碗受了影响后,不是想着与时俱进去学习种牛痘术,而是在社会上散布谣言,对牛痘实施各种诋毁,让无力判断是非对错的普通民众不敢去给孩子接种牛痘,使许多本可得到挽救的生命无辜消亡。

活跃年代略晚于熊乙燃、致力于在杭州推广牛痘法的医生赵兰亭,也遭遇了相似的阻力。赵说,据他所闻,诋毁牛痘法的舆论主要出自“习神痘之医”,也就是以种人痘为业的那群人。原因是牛痘法的出现,让他们“无所施其巧,于是百端簧鼓,谓种牛痘者,后必重出”――牛痘法损害了他们的利益,于是他们不断散播牛痘法不能治本、以后肯定还会得天花的谣言。

1885年,牛痘医师沈善丰出版了《牛痘新编》一书。内中感慨说,牛痘法进入中国已经超过五六十年了,可以说已经给了众人很充足的时间去审视;各省设置种痘局,有不少人接种,可以说效果如何也是有目共睹。种牛痘的办法也很容易学,不是什么艰深之术。然而直到今天,情况仍然是“是者少而非者多,信之一而疑者百”――肯定牛痘者少,否定牛痘者多;有一个人相信牛痘,就有一百个人怀疑牛痘。

为什么会这样?为该书作序的许樾身说得很直白:

“牛痘尽善尽美,最有碍于塞鼻痘医;牛痘不必延医,又不利于幼科;牛痘无余毒遗患,又不利于外科;牛痘无药有喜,于药铺亦不无小损。是故每有射利之徒,视善举为妒业之端,暗中煽惑。以刀刺为惊人之语,以再出为阻人之词。”

意思是:牛痘苗的效果和安全性都比鼻痘苗(人痘)好。种牛痘不会像种人痘那样发病,也没有后遗症。牛痘法的出现,不但砸了传统痘师的饭碗,连带着儿科医生、外科医生与药铺,也都有损失。所以这个行当里,愿意对牛痘持公正态度者不多。许多人是在故意捏造谣言说牛痘法的坏话,以恐吓民众让他们不敢接种牛痘。

只有将牛痘法妖魔化,那些不愿转型的传统痘师们才能继续维系他们的好生活。

参考文献

[1] 张嘉凤:《十九世纪牛痘的在地化──以「咭o国新出种痘奇书」、「西洋种痘论」与「引痘略」为讨论中心》,(台北)“中研院”史语所集刊,2007年12月。

[2] The Chinese Repository,Vol.2,p.38.转引自:谭树林《英国东印度公司与澳门》,广东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第216页。

[3] 廖育群:《牛痘法在近代中国的传播》,《中国科技史料》1988年第9卷。

[4] 徐谦:《邱纭敢宦浴梗和乒闩6皇醯闹匾惹罚赌戏蕉际斜ā2019年7月28日。

[5] 何小莲:《西医东渐与文化调适》,上海古籍出版社2006年版,第112-113页。

[6] 沈福伟:《中西文化交流史》,上海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第532页。

[7] 梁其姿著,董建中译,任可译校:《19世纪广东的牛痘接种业》,收入《罗威廉专辑》,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编译组编著,浙江古籍出版社2010年版。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短史记-腾讯新闻”。

特 别 提 示

1. 进入『返朴』微信公众号底部菜单“精品专栏“,可查阅不同主题系列科普文章。

2. 『返朴』提供按月检索文章功能。关注公众号,回复四位数组成的年份+月份,如“1903”,可获取2019年3月的文章索引,以此类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