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史上最怪异的历法之一:苏联为何取消周末,实行5天一周制?

1929年9月29日,苏联迎来了11年来的最后一个星期天。为了提高生产力和消除宗教影响,约瑟夫・斯大林制定了新的苏联历法,称为苏维埃革命历法。在苏联的连续工作周日历下,苏联取消了周末。相反的,工人们开始实行每周5天工作制。

每天,80%的员工上班,而20%的人待在家里,工人们会收到与休息日对应的颜色代码。丈夫和妻子的工作时间通常是相反的,这意味着家庭失去了他们共享的休息日。自然,这一举动非常不受欢迎,《真理报》(Pravda)刊登了一封抱怨的信,“如果我们的妻子在工厂,孩子在学校,就没人能来看我们,而我们在家里也没有什么可做的。”

五天工作周并不是俄罗斯历法的第一次改变,但它的影响最大。新的苏联历法拆散了家庭,摧毁了宗教社区。然而,还有一群人无视斯大林,继续遵循有周末的苏联日历。

1929年,斯大林为了提高生产力而取消了周末

最大化生产力是苏联的首要议程,1929年,尤里・拉林提出了一个革命性的计划。与其在星期天关闭工厂,为什么不改为连续工作周呢?由于机器每天都在运转,苏联人肯定能够实现斯大林五年计划中的生产目标。

约瑟夫・斯大林(Josef Stalin)很喜欢这样的想法。于是在1929年8月,人民委员委员会下令实行每周五天工作制,完全取消了周六和周日。而后新日历在几周后就生效了。

新的“连续工作周”,彻底改变了苏联人的生活

新的日历被称为nepreryvka,即“连续工作周”,取代正常的7天一周。从根本上改变了苏联人的生活。在新的苏联日历下,苏联将一年分成多个5天一个工作周,每个月6周。政府全年增加了5个法定假期,等于365天。

每个苏联工人每周工作四天,然后轮流休息一天。但该计划从未考虑错开休息日,会如何改变并影响苏联工人的生活。

工人们使用颜色编码系统,来轮换休息日

为了帮助工人适应新的制度,苏联引入了一种颜色编码的制度。每天都有一种颜色:黄色、桃色、红色、紫色或绿色。比如绿色这天,绿色工人这天就都放假,而到了红色这天,就是红色工人这天都放假。

苏维埃革命历法也有新的符号,来表示一周中的日子,因为苏联人不再承认像星期一或星期二这样的旧名字。相反,一颗红星和一顶军帽,开始象征着一周中的不同日子。

丈夫和妻子的工作时间经常是相反的,这使得家人不可能一起休息

当苏维埃革命历法生效时,丈夫和妻子通常被给予相反的时间表。其中一方可能是第一天休息,另一方可能是第5天休息。在这种制度下,配偶们一年中几乎没有共同的休息时间。

在使用了几个月的苏维埃革命历法后,政府终于考虑允许配偶同时休假。虽然之后家庭可以申请同一天放假,但不能保证能得到批准。

《真理报》抱怨:“如果你必须独自生活,那就不是假期”

苏联人从一开始就抱怨一周只有五天的日历。苏联共产党的官方报纸《真理报》(Pravda)甚至刊登了一封匿名工人的来信,批评了这一制度。

在信中,这位工人抱怨道:

如果妻子在工厂,孩子在学校,又没人来看我们,我们在家里该怎么办呢?除了去公共茶室还能做什么?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当假期是轮流来的,而不是所有的工人都在一起的时候?如果你要自己独自生活,那就不叫假期。

新的历法拆散了苏联的家庭

由于丈夫、妻子和孩子生活在相反的时间表上,苏联家庭很快就被拆散了。一个工人抱怨说:“如果母亲在某一天有空,父亲在另一天,兄弟在第三天,而我自己在第四天,那么我们现在怎么工作呢?”

但还有一些人,家庭的代价是日历的好处。就在新日历生效之前,伊凡・伊万诺维奇・希茨在日记中写道,连续工作周将使人们无法以家庭为单位聚会,或加入宗教或政治团体。他认为,消除这些联系,将使人们与国家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苏联考虑用“工会”、“铁锤”、“镰刀”等名字,来重新命名那些日子

苏联试图给新的日历日起一个革命性的名字,一个叫“工会”,另一个叫“铁锤”,第三个叫“镰刀”。他们甚至考虑起“列宁”和“苏联人”这样的名字。

但这些革命性的名字从未流行起来。相反,苏联人开始用数字或颜色来指代某个日子。

苏联人在他们的地址簿上,标记了朋友和家人的颜色

与五日历相关的颜色,成为一周内各天的标记。有些人甚至在他们的地址簿上标注颜色,作为朋友一周哪一天休假的标记。

毫不奇怪,苏联人很快就通过颜色来社交。不过一个只有“绿色假期”的员工,很难与有“紫色假期”的人保持友谊。毕竟在一整年里,两个工作时间不同的工人,只会共享5天的假期。

由于新历法非常不受欢迎,苏联在1931年为每周增加了第六天

五天一周的制度在苏联并没有持续多久。在工人抗议后,政府最终决定推出另一款新日历。

1931年的日历又增加了周六,改为每周六天。根据新制度,所有工人可以在周六(6日、12日、18日、24日、30日)一起休息。

随后在苏联,每周6天的制度又持续了近10年。

大多数农民完全忽视苏维埃革命历法

斯大林相信新的五天工作制,会提高生产力。不过在考虑苏维埃革命历法时,苏联主要强调在周末沉寂的工厂。但苏联经济的一个主要部门,实际上忽视了另一个群体:农民。

在农村地区,农民已经每天都在工作。在农场里,既没有紫色的休息日,也没有错开的班次。历史学家马尔特・罗尔夫(Malte Rolf)报告称,在1931年,“几乎所有的官员都在抱怨,农村人与‘传统习惯’的联系仍然存在。”

然而,农民确实采用了苏维埃革命历法的一部分。除了取消传统的宗教节日外,他们还取消了新的国家假日。

工厂还试图通过改变日历,来提高生产率

苏联对日历和工作日的操纵,并不是在1929年才开始的。1928年,苏联宣布缩短工作时间。工人们每天只需工作7个小时,而不是8个小时。

更短的工作日是斯大林五年计划的一部分,1929年,苏联宣布所有行业必须在全年实行更短的工作时间和额外的休息时间。作为交换,工业部门不得不使用三班制来增加产量。随着工厂夜以继日地运转,生产增加了――尽管工人们开始被迫上夜班。

苏联人用新日历,来攻击宗教

连续工作周不仅仅是为了提高生产力,这也与打破宗教的影响有关。

社会学家Eviatar Zerubavel认为,“苏联废除七天工作制的主要目的,是摧毁那里的宗教。”没有星期六或星期天,犹太人和基督徒必须完全重新安排他们的敬拜时间。由于一周中只有20%的劳动力在一周的某一天里不工作,因此维持宗教集会是很困难的。

列宁也在苏联诞生时,改变过一次历法

斯大林更改苏联历法,并不是苏联第一次修改历法,列宁也在1917年同意改变苏联的历法。

然而,列宁的改变使苏联与世界其他国家接轨。因为在1917年之前,俄罗斯使用的是儒略历,比更常见的公历晚12天。

列宁命令苏联人在1918年2月跳过12天,从2月14日开始,以赶上公历。这一转变虽然没有取消周末那么重要,但确实改变了历史。在新的历法下,苏联十月革命实际上发生在十一月。

斯大林在1940年恢复了七天一周制

斯大林终于在1940年承认失败。1940年6月26日,他恢复了一周七天的制度,星期天又一次成了假日。

然而,为了达到其严格的生产力目标,苏联开始对迟到或缺勤工人进行严厉的惩罚。那些旷工一天或迟到20分钟以上的人,将被判渎职罪,并面临强制监禁。所以对于一些苏联工人来说,周末的回归可能要付出过高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