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拯救丈夫,她疯了60年:墨西哥帝国末代皇后,卡洛塔悲惨命运

墨西哥皇后卡洛塔(Carlota of Mexico),又被称为比利时的夏洛特(Charlotte of Belgium),是比利时开国国王利奥波德一世(Leopold I of Belgium)的独生女,也是英国维多利亚女王与王夫阿尔伯特亲王的表妹。

夏洛特和她的嫂嫂──“茜茜公主”伊丽莎白皇后(Elisabeth of Austria)皆为当时欧洲闻名的美人。她的出现,让伊丽莎白皇后本来就濒临破碎边缘的婆媳关系更加雪上加霜,但两人的命运不约而同地走向悲剧的结局。

备受呵护的童年时光

比利时夏洛特公主,后为墨西哥卡洛塔皇后,于 1840 年 6 月 7 日诞生于比利时的拉肯王家城堡,她是比利时开国国王利奥波德一世最小且唯一的女儿。夏洛特得名于父亲的第一位妻子──英国的威尔士夏洛特公主。

夏洛特的母亲为法国奥尔良王朝的公主──路易丝?玛丽(Louise of Orléans),在夏洛特 10 岁时因肺结核逝世。从此以后,夏洛特大多数时间与祖母法兰西王后及两西西里公主──玛丽亚.艾玛莉亚(Maria Amalia of Naples and Sicily)一起生活在英国萨里郡的城堡。

夏洛特遗传了母亲的美貌,并且聪明伶俐,利奥波德一世并未因为夏洛特是公主,就忽略她的教育。相反地,夏洛特公主学习了许多当时的女性并不会学习到的科目,像是政治、地理等。

与马克西米利安大公的相遇

当夏洛特公主即将满 16 岁时,王室已经开始为她寻找适合的结婚对象。王室青睐萨克森王国的乔治王子,即未来的撒克森国王,还有维多利亚女王推荐的人选,葡萄牙国王佩特罗五世。

就在王室为夏洛特公主的联姻事宜争论不休时,她遇见了来比利时参访的马克西米利安大公,即奥地利皇帝弗朗茨.约瑟夫一世的弟弟。她对马克西米利安一见钟情,并表示虽然他不是所有人中最英俊、最出众的那一个,但她却对马克西米利安的谈吐与特质深深着迷,除此之外,他们亦有相似的宗教背景。

马克西米利安大公写给弟弟的信中说道:

她非常的娇小,而我在恰好适合的高度;她的褐色的头发,搭配我的金发刚好。她的聪敏伶俐多少使我感到负担,但我有信心我可以做得更好。

几个月后,一封正式的联姻提议从意大利的里雅斯特城送达夏洛特的手中,马克西米利安大公也在不久后,正式向利奥波德一世的提出与夏洛特公主联姻的请求。尽管利奥波德一世更青睐其他两位联姻候选人,但仍尊重夏洛特的意愿。

婚姻及婚后生活

夏洛特公主与马克西米利安大公在 1857 年 7 月 27 日后结婚,婚后他们定居于意大利米兰,直到弗朗茨・约瑟夫一世因不满马克西米利安大公在意大利实施的自由主义政策,而解除了他的总督职务。但就在马克西米利安大公被解除总督职务不久,意大利爆发第一次独立战争,哈布斯堡王朝彻底失去了意大利的领地权。

马克西米利安大公被解除意大利总督的职务后,和夏洛特居住在意大利的里亚斯特的米拉马雷城堡里,他们享受了一段悠闲自在的日子。不久后,一封来自墨西哥的信寄到了马克西米利安的手中,这是一封来自墨西哥外交官荷西.玛莉亚.古铁雷斯.德.埃斯特拉达(José María Gutiérrez de Estrada)的信件。

此时墨西哥的改革战争已经持续了三年,自由派的共和政府军在战争形势中取得上风,而保守派正处于弱势,因此属于保守派的荷西便希望在欧洲王室中寻找一位适合的王位继承者。荷西视马克西米利安大公为最佳的王位候选人之一,因为兄长弗朗茨・约瑟夫一世的关系,马克西米利安几乎没有登上王位的机会。

出乎意料地,马克西米利安大公并未接受提议,他反而跟着探险队到巴西的热带雨林探险去了。马克西米利安大公在巴西的热带雨林待了约一年之久,传言他回到欧洲时,感染了不少热带疾病,并且传染给了夏洛特公主,造成公主此后无法生育。

1862 年,墨西哥共和政府拒绝继续支付借款利息,此举引起主要外债国家:西班牙、法国及英国的不满,因而出兵墨西哥。虽然共和政府寻求了美国的支持以抵挡西班牙、法国及英国的入侵,可此时美国正值南北战争,无暇顾及墨西哥的情势。外国军队的侵入给了墨西哥国内的保守派一大机会,在法国军队的支持下,他们成立了墨西哥第二帝国,同时许多墨西哥贵族表态支持君主制。

荷西再次向马克西米利安大公抛出了橄榄枝,拿破仑三世也加入了说服马克西米利安接受王位的行列,夏洛特公主急切地希望马克西米利安可以接受王位。她的父亲曾被请求继承王位但却拒绝了,因此她觉得这是上帝的暗示,王位是属于马克西米利安的,而且如今墨西哥的情势已有不同,有了法国军队的支持,安定墨西哥国内情势是迟早的事情。马克西米利安改变了他的心意,决定接受了王位继承的请求。

成为墨西哥皇后

同时,马克西米利安的兄长,奥地利皇帝弗朗茨・约瑟夫一世要求放弃他对于奥地利王室的任何继承权。夏洛特说服马克西米利安反抗他的兄长,坚持他在奥地利王室的权力;对于马克西米利安而言,墨西哥的王位就像是一个向兄长证明自己的机会,于是 1864 年 4 月 10 日,马克西米利安正式签订了“米拉马尔条约”接受王位。

四天后,他们从奥地利出发前往墨西哥继承王位,弗朗茨・约瑟夫一世来到火车站为马克西米利安送行,他们互相拥抱,此时他们都不知道,这将是他们的最后一面。马克米利安的父母──弗兰茨・卡尔大公和苏菲公主则是发了电报给他们最喜爱的儿子。

电报里写道:

最后一声问候,带着我们的祝福,父亲的和我的,我们的祈祷和眼泪会伴随着你。望上帝指引你、保护你,来自你出生的地方、不会再次相见的我们的最后一次问候。再一次,来自我们悲伤的心的最深切地祈祷。

一个月后,马克西米利安和夏洛特于韦拉克鲁斯港登入墨西哥。夫妇两人以为墨西哥的人民是欢迎他们的,而他们即将在此建立起一个属于自己的和平帝国,但当两人从港口踏上墨西哥的土地时,他们开始发觉似乎事情没有他们所想像的乐观。只有少数的人民对夫妇表示欢迎,大多数的百姓皆冷漠地瞧着他们。

拿破仑三世加冕马克西米利安为马西米连诺一世,夏洛特公主亦加冕成为墨西哥皇后卡洛塔。此时,夫妇两人还是乐观地相信他们可以治理好这个国家,但其实墨西哥国内的民族主义情绪逐渐高涨,加上许多其他的政治因素,危机正悄悄地靠近他们。

对于支持君主制的保守派及贵族们而言,马西米连诺一世的思想过于新颖:他提倡自由主义,希望实施君主立宪制,和民选的议会分享权力;除此之外,他还试图废除农奴制度和立法禁止童工。马西米连诺一世的诸多想法皆与保守派的立场背道而驰,逐渐地,保守派不再支持这位他们所盼望的新皇帝。另一方面,虽然马西米连诺一世的许多政策,对自由派来说是投其所好,但他们无法接受君主制下的墨西哥帝国。

马西米连诺一世就像是独自伫立于沙漠中,孤立无援。他的政策无法取悦保守派,自由派亦无法接受他这个君主,他就像空有抱负而无法施展的君王。除此之外,马西米连诺一世与卡洛塔皇后亦为了继承人的问题而烦恼,两人一直无法顺利生育下一代,只好领养前墨西哥皇帝奥古斯丁一世(Agustín I)的孙子──奥古斯丁及他的表哥萨尔瓦多,作为继承人。

独自回到欧洲寻求支援

1865 年美国的南北战争告一个段落,美军开始驻扎于美墨边界,大大增加了法国军队的压力,美国政府更公开支持墨西哥共和派领导人胡亚雷斯,并提供武器给胡亚雷斯的军队。

与此同时,法国国内的民族主义及反战情绪高涨,拿破仑三世迫于情势,开始计划撤离墨西哥的军队,这同时也代表马西米连诺一世和卡洛塔皇后将失去他们最大的支持者。没有了法国军队的支持,马西米连诺一世和卡洛塔皇后根本抵挡不了胡亚雷斯的共和派军队。他急切地向欧洲那边发出求救讯号,却一直毫无回应。

卡洛塔说服马西米连诺一世拒绝退位的要求,她将一人只身回去欧洲寻求援助。1866 年 7 月 8 日,卡洛塔离开了墨西哥城,马西米连诺一世到港口为她送行。此时,两人还未意识到这将是个永别。

经过一个月的航程,卡洛塔皇后从法国的圣纳泽尔港登陆,接着搭上前往巴黎的火车。路途上,她收到了拿破仑三世的电报,表示自己重病,不便会面,但卡洛塔并不相信拿破仑三世。当她抵达巴黎的酒店时,拿破仑三世的皇后──蒙提荷的欧珍妮(Eugénie de Montijo)已经等待多时,欧珍妮同样告知卡洛塔,拿破仑三世重病不便相会,但卡洛塔仍然无法被说服,执意要和拿破仑三世及法国大臣们会面谈话。

欧珍妮只好回去劝说拿破仑三世,这才促成了三次会面。第一次会面上,卡洛塔向拿破仑三世及法国的王公贵族们展现了一段非常长的演说,并且一再提醒拿破仑三世之前给予的承诺,和米拉马尔条约上的协议,但不管是拿破仑三世还是法国的大臣们皆不愿改变撤兵的决定,并且视墨西哥为不可挽回的国度。在所有的努力都没有回报的情况下,卡洛塔皇后开始出现情绪不稳定的状态;第二次会面,在卡洛塔无法停止的哭泣中进行,她依旧没有达成所愿;第三次会面,拿破仑三世来到了卡洛塔下榻的酒店,他郑重地告诉卡洛塔,最终决定不会改变,法国将撤出对墨西哥的一切控制,没有其他商量的馀地,并劝说卡洛塔让马西米连诺一世宣布退位。

精神失常

受到拿破仑三世的彻底拒绝后,卡洛塔皇后的精神来到了崩溃边缘,她陷入严重的抑郁、偏执及妄想,并开始疑神疑鬼,时常觉得有人在她的饮食里下毒害她。许多服侍卡洛塔皇后的仆人都形容她有时狂笑不止,有时却又大声哭嚎。

在巴黎受到重挫后,卡洛塔回到她和马西米连诺一世在的里亚斯特的米拉马雷城堡。回到城堡后,一封来自马西米连诺一世的信息早已等待她许久,信中告诉她,去罗马梵蒂冈寻求教宗庇护九世的帮助。就在卡洛塔皇后抵达罗马不久,有人捎来了口信,表示教宗对于墨西哥的境况无能为力。即便如此,卡洛塔皇后仍然坚持要求与教宗见面。最终她与教宗的谈话没有达成所愿,她回到酒店将自己关在房间里闭门不出,众人以为她放弃了。

隔日,卡洛塔皇后意外地又突然出现在梵蒂冈,她跪在教宗面前,祈求他的帮助并拒绝离开教堂,教宗察觉了她的精神异常且又无计可施之下,允许她在教堂过夜。卡洛塔皇后成为第一位于梵蒂冈过夜的女子。当晚,她留了最后一封信息给马西米连诺一世。

我最亲爱的,我要跟你说再见了。上帝在召唤我了,我感谢你带给我的幸福快乐,并诚心地希望上帝保佑你,并给你永生的救赎。

卡洛塔离开梵蒂冈后,又将自己锁在罗马的酒店里闭门不出,拒绝食物和水,她不停地写着她的诉求和遗书,且在深夜离开酒店,到罗马的喷泉池里饮用泉水。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二世,即卡洛塔皇后的兄长,得知了卡洛塔在梵蒂冈的一连串失常行为后,立即动身前往梵蒂冈,他将卡洛塔带回的里亚斯特的米拉马雷城堡。

年仅 26 岁成为寡妇

马西米连诺一世听闻了卡洛塔精神异常的消息后,依旧没有选择退位,并试图反抗胡亚雷斯的军队,但却以失败告终,在坚守 71 天后被胡亚雷斯的军队所擒获。数日后,军事法庭上,马西米连诺一世与他的两位将军被判以颠覆墨西哥共和国的罪名枪决。

判决的消息传遍各国,欧洲各国君主、美国总统安德鲁・詹森,和许多民主人士皆向胡亚雷斯表达对于判处枪决马西米连诺一世的反对,但胡亚雷斯拒绝各国的请求,决心执行枪决。

亲爱的、挚爱的母亲,我坚定不移的决心及对于我的荣耀的忠诚,我将怀着清明的良知走向不当的死亡。我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思绪留给我最亏欠的你们,亲爱的、可怜的夏洛特和您,我挚爱的母亲。

马西米连诺一世于 6 月 19 日凌晨在克雷塔罗的刑场遭受枪决。10 日后,枪决的消息终于传到了欧洲,欧洲的王室陷入一片哀伤中,特别是马西米连诺一世的母亲──苏菲公主悲恸不已,并在往后的岁月里郁郁寡欢。而马西米连诺一世的遗体在枪决结束的七个月后才运送回奥地利,葬于维也纳的皇家墓穴。

此时,在米拉马雷城堡的卡洛塔皇后的精神状况持续恶化,她开始产生妄想,觉得身边所有的人都想加害于她。利奥波德二世聘用一名比利时的心理医生到米拉马雷城堡治疗卡洛塔,医疗的团队建议不可以将马西米连诺一世已遭枪决的消息让卡洛塔知道,以避免她的精神状况更加恶化。与此同时,卡洛塔的嫂嫂,利奥波德二世的皇后──玛丽・亨丽埃塔皇后(Marie Henriette of Austria)来到米拉马雷城堡探望卡洛塔,发现她的状况竟然如此糟糕,希望立刻带她回比利时疗养,但无奈此时的卡洛塔根本无法沟通。于是玛丽・亨丽埃塔皇后和医疗团队,伪造了马西米连诺一世的假电报,让她回到比利时。

卡洛塔被送回了比利时的布豪城堡(Bouchout Castle),开始接受医生的正式治疗。利奥波德二世下令24小时看护卡洛塔的行动,以确保她的安全及健康。同时,因为卡洛塔也是奥地利皇帝弗朗茨.约瑟夫一世的弟媳,所以奥地利的护卫驻扎于城堡附近看守周围的安全。更传闻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国皇帝保护了卡洛塔居住的城堡免于战乱的攻击。由此可知,欧洲王室对于这位前墨西哥皇后的遭遇深感同情。

卡洛塔皇后自从住进布豪城堡后,便不曾在公众场合露面,完全隐居于城堡内。她的精神状况一直没有好转,她开始搜集马西米连诺一世的生前物品,并常常怀念起他们在一起的短暂时光。这样漫长且孤独的生活持续了 60 年,直到 1927 年卡洛塔皇后因肺炎逝世于布豪城堡。

后记:权力斗争下的悲剧人生

卡洛塔皇后与马西米连诺一世的幸福时光非常短暂,只有短短的十年,不管是马西米连诺一世还是卡洛塔皇后,都是权力斗争之下的牺牲品。前者有能力且志向远大,但受阻于兄长的势力,于是不知不觉中踏入了拿破仑三世的政治陷阱里;后者一心一意希望自己的丈夫可以更好,无意中却也加速了丈夫走上末路的命运,在精神失常的漫长岁月里,也许她是不知道自己丈夫已经离去的事实。

256人参与, 0条评论 登录后显示评论回复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