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执政十八年,自此此国进入老人治国、病夫治国的国家

在担任苏共总书记的十余年里,勃列日涅夫留给世人印象最深的,莫过于“勃列日涅夫之吻”。他认为,只有使出独门法宝,才能展现个人外交魅力。

不过,被其接吻的各国政要,很少是情愿者。上有所好下有所效,苏共政治局委员们,不得不致力于将“勃列日涅夫之吻”继承下去。此后的两任苏共总书记--安德罗波夫与契尔年科,都十分厌恶此“接吻”。

勃氏之吻

作为一个才能平庸的人,勃氏却是除了斯大林之外,执政最长的苏共领导人。在他执政的十八年里,废除了赫鲁晓夫的限制干部任期的制度,导致许多高级干部一直连任下去。造成高层机构长期无法输入新鲜血液,陷入“严重的停滞”,犹如一潭死水,出现了“老人政治”局面。

如勃氏本人,晚年长期患病,早已无力视事,他本人于1979年4月召开政治局委员会议,宣布准备退休。可是,全体政治局委员都“委婉”地表示反对,以“亲爱的列昂尼德・伊里奇能够继续富有成果地为苏联人民和全体进步人类工作”为由,坚持让他主政。

这些政治局委员们,不是他们的觉悟有多高,而是勃氏代表着他们的既得利益;此外,他们很拍这是勃氏的“试探”,因为斯大林也曾多次宣布辞去全部党政职务,然后看看谁敢表示赞同。

实际上,当时想当总书记的大有人在。如时任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兼中央书记的苏斯洛夫,即使是一贯仇视勃氏时期老一辈干部的戈尔巴乔夫,也难掩对苏斯洛夫的崇敬之情,曾感叹说:“这人真了不起,很聪明,现在还承担着政治局和书记处那么多的工作。我不明白,他怎么能应付得了这一切……要论做书记处的工作,谁也比不上他,他总是那么有条不紊,充满信心。”

只是他比勃氏先走一步了。

苏斯洛夫去世后,葛罗米柯就想接替苏斯洛夫登上第二把手的宝座,一旦成功,接班就有望了。不过戈尔巴乔夫、乌斯季诺夫都支持安德罗波夫继任苏斯洛夫的工作。

1982年11月,勃列日涅夫去世,党内元老乌斯季诺夫、葛罗米柯、吉洪诺夫碰过头后,都支持安德罗波夫担任中央总书记,最后中央全会正式表决通过。

从勃氏后期起,苏联已成为一个老人治国病夫治国的耄耋帝国。

勃列日涅夫(左一)与苏斯洛夫(右一)

如此时的安德罗波夫,已年近古稀。自七十年代末起,他先后患有高血压、糖尿病、心律不齐、沙门氏菌病、动脉粥样硬化、结肠炎、关节炎、苔癣、痛风以及心肌梗塞等疾病,饱受病痛折磨。

终于,在当上苏共总书记五个月后,他多年的肾病开始加重,于次年2月去世。

安德罗波夫去世后,由于没有注重培养并指定接班人,党内元老们不得不再次碰面,主要集中在契尔年科、乌斯季诺夫、戈尔巴乔夫三人之中。

尽管安德罗波夫的属意是戈尔巴乔夫,乌斯季诺夫也支持,只是,当元老们秘密碰头后,最后,还是将契尔年科扶上总书记的位子。领导苏联这个大党大国的,又是一个呼吸困难、气喘吁吁的病夫。

仅仅一年后,1985年3月10日契尔年科又去世了。

此次,终于轮到五十四岁的、年轻气盛的戈尔巴乔夫出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