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史上首则征婚广告,号称“最文明”,为何被批侮辱女性?

在20世纪之前,中国民众一直都遵守着传统的婚姻观念。20世纪初,甲午战争的失败激发出留日潮,大量青年奔赴日本,学习西方文化,所谓婚姻自由的新观念,就是由他们带回中国,也终于迈出了在报刊上公开征婚的第一步。

1902年6月26日,天津《大公报》上就刊登一则征婚启事,亦是中国历史上首则:“今有南清志士某君,北来游学。此君尚未娶妇,意欲访求天下有志女子,聘定为室。其主义如下:一要天足。二要通晓中西学术门径。三聘娶仪节悉照文明通例,尽除中国旧有之陋俗。如有能合以上诸格及自愿出嫁又有完全自主权者,勿论满汉新旧、贫富贵贱、长幼妍媸,均可。请即邮寄亲笔复函,若在外埠能附寄大著或玉照,更妙。信面写AAA,托天津《大公报》馆或青年会二处代收。”

这则征婚启事大致要求,只要是符合不缠足、有文化、遵西礼这三个要求的女子,不论是否其他民族、出身、家庭与长相等都没有关系。在那个年代,发表出一篇这样的启事,被视为爆炸性的新闻,并引领了一股新潮流。一个月后(7月27日),上海《中外日报》又再次刊登了这则征婚启事,还为它重新起了个更醒目的标题:《世界最文明之求婚广告》。

适逢当时女权主义逐渐形成,一位著名平权先驱、同样也到过日本留学的林宗素,看到这则广告后,就马上给《中外日报》写了信,抨击了征婚者隐姓埋名,认为侮辱了妇女。

林宗素在信中提到:“当今之世,不特君择臣,臣亦择君。南清之士,既悬高格而求文明者为之妻,吾二万万女人若果无一足副南清之求,则亦已矣。设有其人,则亦必慎重其身,不轻许人。”林宗素以女性特有的敏感,看出这名征婚者单向择偶、不自报家门等,是中国新学之士引入西方男女平等、婚姻自由新观念的同时,依然保留传统士大夫男子中心的旧思想。

据了解,这位隐姓埋名的“南清志士”之所以没有在报纸上写出自己的名字,除了因为大男子主义,还有一大点原因就是怕登报后,会有很多来自社会和家庭的指责,于是便“戴了头盔”。不过,经过女权主义者“训斥”后,之后再刊登的征婚广告就有了改善。

1905年,一名留日学生王建善,在上海《时报》刊登征婚广告《通信结婚法・敬告女同志》。与“南清之士”相比,征婚者公开了自己的姓名、住址、职业等自身情况。标题亦强调“同志”以示平等,又发明了以通信交流感情的新方式:“西人言中国人婚配如牛马,任人牵弄,此言殊酷,近人所以有自由结婚之说也......余以为宜由男女互通信,先各抒衷曲,质疑问难,徐议订婚,既可免嫌疑,又不致妍媸误配,诚一夫一妻偕老同穴之善法也。”

很显然,这个新的男女沟通方式,绕开“男女大防”的固有观念。在刊报不到一个月后,王建善亦成功收到了回信。从此,王建善开始在报纸详细解释并倡导这种自由恋爱的方式,后来再索性将自己的了解编写成了一本书《通信订婚法说明》,北京的《顺天时报》以白话文作了介绍,令此书传播更广。

203人参与, 0条评论 登录后显示评论回复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