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盘点法国的上层阶级,在农民挨饿时,吃的15种完全无聊的食物

法国大革命之前,贵族们生活最颓废的表现,莫过于他们的饕餮大餐,而且这些法国贵族们吃的东西,甚至让现代美国人看起来都自愧不如。法国大革命前的食物,是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美味和甜食。旧政权的贵族,即大革命前的法国贵族世界――倾向于享用精致的饭菜,因为他们负担得起。他们可以购买昂贵的食材,聘请名厨制作令人垂涎欲滴的菜肴。

事实上,如果烹饪是社会地位的标志,那么食物本身在法国大革命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在革命前的几年里,粮食价格和饥荒,引起了人们对颓废贵族统治的普遍不满。1789年10月,当妇女们在凡尔赛宫游行时,是因为她们对买不起面包养活家人而感到愤怒。

虽然无辜而不幸的法国王后玛丽・安托瓦内特(1793年被送上断头台)可能从来就没有说过“让他们吃蛋糕吧”这句话,但她的饮食确实与普通法国人吃的完全不同。所以还是想说做国王或王后真好,因为可以吃到普通人享受不到的美食。

玛丽・安托瓦内特,用橙花搭配热巧克力

当来自维也纳的年轻公主玛丽・安托瓦内特(Marie Antoinette)抵达法国宫廷时,她并不是独自一人。在她的随从中,有她的私人巧克力厨师。在他为王后准备的众多调配品中,有一种是橙花巧克力,并有着浓郁的柑橘味。玛丽・安托瓦内特对巧克力的喜爱,在古代社会并不罕见,因为18世纪的男人、女人和孩子都对巧克力着迷,而且巧克力在当时也显然是富人的专属美食。

路易十四的宫廷享用水煮松露

路易十四的凡尔赛宫,基本上是一个充满仪式和堕落的贵族世界,而路易则坚定地站在中心。就像路易一样,凡尔赛宫的朝臣们也吃得很好,并在自己的房间里以一种高度仪式化的方式,独自用餐。而且食物就像他们的服装和发型一样夸张,尤其是在贵族们攀比心强烈的时候,试图用他们的菜单来胜过别人的。例如,1690年卢沃斯侯爵(Marquis de Louvois)宴会的菜单上有水煮松露。松露,即使在今天看来也很奢侈,价格很贵。所以这对于侯爵的特权客人来说,是一种最美味的款待。但有趣的是,在之前的几个世纪里,贵族们是不会吃松露的。因为它们来自土地,所以被认为是农民的食物。

为了吃牡蛎,甚至可以付出生命的代价

牡蛎现在继续出现在现代的餐桌上,不过革命前的法国贵族们,对牡蛎则是非常着迷。不过在当时,把牡蛎和其他海鲜送到贵族的餐桌上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巴黎的渔民和卖家随着时间的推移,发展出一种体系,会在清晨把海鲜送到巴黎市场,这样就可以在当天晚些时候,送到贵族手中。

牡蛎在法国上流社会深受喜爱,以至于为了确保雇主有充足的牡蛎供应,有时是一项压力很大的任务。比如一位名叫Fran?ois Vatel的厨师,由于为宴会送餐的食物未能按时到达,竟然用自己的剑自杀了。

用羊膀胱煮鸡肉,是一种有趣的贵族美食

18世纪出现了大量有关烹饪的书,不过无法和现代烹饪书相比,毕竟方向模糊,食物配料用量都没有使用标准的计量。尽管如此,这些烹饪书仍是一扇窗,让我们得以一窥18世纪异想天开的烹饪世界,尤其是当厨师们为了迎合了贵族食客们对新奇食物的胃口,而开发出的新品。其中一道菜是“风笛鸡”,从本质上说,这道菜其实就是用羊膀胱煮鸡,而且厨师还会把羊膀胱里吹鼓起来。

一位皇室女主人,曾用河边鸟类的胃,配上沙韭酱

蓬帕杜夫人是18世纪最有影响力的女性之一。她是路易十五的情妇,并且她的权力远远超出了王室寝宫的范围。作为艺术赞助人,她经常招待客人,并雇佣自己的厨师为他们服务。在为蓬帕杜和她的客人准备的食物中,就有一种叫“河边鸟类的胃,配上沙韭酱”的食物。这名字听起来就很让人不感兴趣,而且它也是一个重要的教训:到18世纪中叶,法国的贵族们通常是为了效果和震撼的价值,而精心设计菜单,而不是为了食物本身。

他们开创了除夕夜用香槟祝酒的先河

尽管所有昂贵的葡萄酒,都在凡尔赛宫受到欢迎,但有一种酒却比其他葡萄酒更受欢迎:香槟。17世纪,在一位名叫Dom Pérignon的僧侣介绍的技术之后,香槟成为了一种受富人欢迎的饮料,而且路易十四也很喜欢香槟。有传言说,路易十六和玛丽・安托瓦内特用香槟酒迎接新年,从而开始了延续至今的新年传统。

玛丽・安托瓦内特只喝特殊的泉水

在大规模饮用水净化技术出现之前的时代,喝水可能是一件危险的事情。所以玛丽・安托瓦内特王后对水的吹毛求疵,也就不足为奇了。唯一没有使她生病的水,来自凡尔赛附近的阿夫雷维尔的泉水。玛丽・安托内特饮用泉水中的纯净水,这一事实充分说明了那个时代的阶级和特权――在那个时代,这种享受只属于富人。在法国大革命期间,她被监禁时,甚至还被允许饮用这种泉水。

18世纪的法国贵族,喜欢吃奶油糕点

奶油糕点(Brioche)的历史很悠久:实际上,这个词最早是在15世纪被使用的。但奶油糕点一开始是作为一种丰富的黄油面包,在18世纪开始发展。法国贵族尤其喜欢这大块面包。由于贵族能买得起更多的黄油和面粉,所以他们的奶油糕点比下层阶级的更美味。

他们吃塞有松露和奶油奶酪的炸肉饼

炸肉饼/炸丸子――一种美味的、包着肉的面包卷,其实也不是法国独有的。事实上,世界各地都存在这样或那样不同的版本。但是,Fran?ois Massialot,一位在凡尔赛工作的天才厨师,开发了他自己的版本,并出现在他的烹饪书中,而这本书于1691年首次出版。他的做法是用炖肉做馅,但他有时也用松露和奶油奶酪做馅。

面包屑鹅肝,在皇家餐桌上占有一席之地

玛丽・安托瓦内特对在凡尔赛宫已成为仪式性的精心准备的公共宴会,一直感到不舒服。事实上,她很少在公共场合吃饭,而是更喜欢私下独自享受美食。与此同时,她也会时不时地吃一些奢侈的食物。其中包括裹着面包屑的鹅肝酱,这可能是人们所能想象的最奢侈的。

他们喜欢吃用葡萄酒浸泡的蛋糕

与法国糕点有关的,最重要的名字之一是尼古拉斯・斯特罗勒。斯特罗勒一开始是在波兰为皇室工作,而当玛丽・莱琴斯卡公主去法国嫁给年轻的国王路易十五时,斯特罗勒也跟着来了。因此,他将“baba蛋糕”引入了凡尔赛宫廷――他们也为之疯狂。Baba是一种浸泡在烈性葡萄酒中的蛋糕,在法语中的意思是一种波兰的蛋糕。

他们吃着用果酱和奶油装点的精致糕点

多层的千层糕(Mille-feuille),今天也被称为napoleons,是18世纪糕点师的拿手作品。毕竟,在18世纪,贵族们会被精致的食物所吸引。也许没有什么比由几层组成的糕点更有精致感的了。不过18世纪的千层糕与现代的千层糕有一个关键的不同之处:每一层蛋糕用的不是奶油,而是果酱。

他们用南瓜作为装汤碗具

晚餐不仅仅是一种社交或功能性的体验。对于18世纪的贵族食客来说,这也可以是一种美学体验。因此,如何摆放食物成为了用餐乐趣的一部分。一本18世纪的烹饪书里,有一份南瓜汤的食谱,也就是将汤是放在一个掏空的、涂上蛋白霜的南瓜里。

玛丽・安托瓦内特对蛋白霜很着迷

就像其他许多食物一样,历史学家无法确定蛋白霜的起源。有些人甚至声称,是国王路易十五的波兰妻子玛丽・莱琴斯卡王后,把蛋白霜带到了法国宫廷。但不管它最初来自哪里,它很可能已经出现在了凡尔赛宫。事实上,还有传言说玛丽・安托瓦内特,特别喜欢吃蛋白霜。

一道特别的鸡肉蘑菇菜,以女王的名字命名

玛丽・莱琴斯卡(Bouchée à la Reine)王后在她的一生中,并没有得到多少爱,因为她的丈夫路易十五因包养情妇而臭名昭著。但她对法国烹饪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凡尔赛宫的一道受欢迎的菜肴,甚至以她的名字命名。不过这道美食基本上就是一种美味的糕点,但里面有鸡肉和蘑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