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最后一位“贵人” 平民李玉琴,如何成最有福气的皇妃?

提到中国最后一位皇帝溥仪身边的女人,人们往往会想到皇后婉容。1987年,在意大利著名导演贝托鲁奇掌镜的《末代皇帝》中,中国旅美知名演员陈冲饰演的婉容,以及几乎在同期上映的内地电影《末代皇后》中由潘虹饰演的婉容,都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

然而,在这两部当时备受关注的清逊帝相关电影,乃至之后播出的电视剧集《末代皇妃》中,都有意或无意中遗漏了一个名字:李玉琴。她是何许人呢?平民出身的李玉琴原来是溥仪第四任妻子,也是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位皇室贵人。

溥仪不到3岁(1908年12月2日)就登基,一生共有5位妻妾,前4位是他在位时被选入宫的后妃。首位妻子就是小他9个月的皇后婉容,同为满洲贵族出身。婉容的父亲荣源时任内务府大臣,主张男女平等,她被送进一所美国教会学校就读,学英语,弹钢琴,习字绘画,特别喜欢爵士音乐,一派洋化作风,一度赢得溥仪欢心。

第二位是跟婉容同日入宫的淑妃文绣,她本来获选为皇后,但因样貌平平,溥仪不喜欢,跟婉容身份互调。文绣和溥仪九年婚姻,可以说是一段灰惨黯淡的岁月,最后以离婚收场。溥仪第三任妻子是祥贵人谭玉龄,她17岁入宫,甚得溥仪喜爱,可惜只当了5年妃子就病逝了。

李玉琴嫁给溥仪带有偶然性,因为她没有任何满清贵族血统,而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汉族平民女子。1928年7月15日出生在长春郊区的贫苦农民家庭。

1943年,当李玉琴还是新京南岭女子优级学校一名中学生时,有一天,被日本校长叫去照相,原来是溥仪当伪满皇帝后的第二次选妃活动。

溥仪口中“最亲爱的”祥贵人谭玉龄死后,皇后婉容又疯疯癫癫,时任满洲国帝室御用挂兼日本驻满洲国大使馆副武官吉冈安直遂向溥仪提议再婚,并找来不少日本女子照片给溥仪选择。为了不让日本人过度干涉自己的私事,溥仪坚持要一名中国女子做妻子,后来在60多张中小学女生的照片中,溥仪看中了李玉琴,她在照片中天真、单纯和拙稚的模样,正符合彼时溥仪的心意。

李玉琴入宫后,获溥仪亲自册封为贵人,时年15岁。其时,李玉琴只是溥仪用来对付日本人的工具,并给她定了21条规矩,要她时刻记在心里,不能违反任何一条;这还不止,溥仪之后又制定了六条约束李玉琴家属的禁令,彻底切断了李玉琴和宫外的联系;不过,溥仪偶尔也通情达理,曾安排李玉琴和父母见过几次面。

那正是青春四溢的年纪,活泼可爱的李玉琴给长年沉郁的宫中带来难得一见的生气,也为溥仪的生活,带来几缕温暖柔和的阳光。

虽然这是一场“政治婚姻”,但相处下来,两人还是有感情的。溥仪曾亲自挑选,送一个红色首饰盒给李玉琴作礼物,当中装有珠宝戒指之类的,但李玉琴更喜欢盒子本身,因为盒子上雕著一对戏水的鸳鸯,李玉琴曾调皮地称它为“鸳鸯盒”。天真的她希望自己和溥仪能像这对鸳鸯一样,一生相伴,永不分离。

但好景不常,他们的婚后生活仅两年光景,社会便出现巨大变化。

1945年8月,苏联红军闪电进攻东北,日本大败。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两天后,溥仪被迫在通化大栗子沟宣读“退位诏书”,伪满洲国从此灭亡。溥仪的人生也走向新的拐点。

退位仪式结束后,溥仪为了火速地到日本避难,竟抛下李玉琴和众多元老大臣们,只带几名随从,便仓皇逃到奉天机场。却万万想不到,机场早被苏联红军所占领。他们一行人在上飞机前,即被苏联红军拘捕了。

当时,普通战犯统一交还国民政府处理,但溥仪毕竟是皇帝,又是东京审判时的重要证人,于是被押到苏联。而李玉琴并不知道溥仪被捕,对丈夫失踪多时,担心万分。在这段时期,李玉琴每天都念佛祈祷丈夫平安归来,夫妻早日团圆。

其实,溥仪并非有意抛下李玉琴,他们只是打算先行到日本避避风头,再寻找机会返来。没料到在机场被苏联红军抓去苏联,一去五年。

对李玉琴来说,丈夫杳无音讯,且一别十年!这十年间,李玉琴的生活颠沛流离,北京、天津、长春,偌大一个城市,居然没有自己的安身之地,政治、工作和生活上的压力对一个瘦弱之身几乎承受不起来,她甚玉萌生出家当尼姑的念头。

1955年初夏,李玉琴终于等来了溥仪的消息──李玉琴大姐夫拿着一封信,边跑边叫:“来信啦,他来信啦,快来看!”

溥仪在信中写道:“亲爱的玉琴,我现在在抚顺战犯管理所……我很想念你,你们都好吗?”虽然只有短短几句话,但看过熟悉的笔迹,十年的委屈、期盼、担忧,悲喜交织,李玉琴顿然失声痛哭。很快,她来到辽宁抚顺战犯管理所,终于见到了只共同生活两年的丈夫──昔日的皇帝居然成为战犯。

根据溥仪后来回忆,当时的李玉琴已是成熟、美丽而温柔的少妇,一直等候自己,这是溥仪最想知道的事,但他却没想过李玉琴这些年的生活和内心的变化。

两人见面后,溥仪一边挥泪,一边滔滔不绝地诉说,指自己有罪,如何接受改造,却忽略了一位历尽坎坷、受尽屈辱的女子的感受,作为妻子,她多么希望丈夫可以倾听自己的心声,了解自己这些年来如何生活──

日本投降以后,溥仪被抓去苏联,李玉琴几经辗转,回到长春娘家,跟母亲和兄嫂跻在一起,经济状况拮据;1946年,长春解放后,迫于娘家人压力,李玉琴回到了天津溥仪的族兄溥修家里居住。溥修是个顽固的晚清遗老,他将李玉琴视如囚犯般对待。

李玉琴在这个封建家庭里生活了5年,做饭洗衣,如同奴仆,还常常挨骂捱饿,更不时遭到溥修夫人的白眼,说风凉话:“什么贵人哟,失体统,失尊严,怎么做起下人的事情来。”即使天津解放后,玉琴要求出去工作,溥修也说:“饿死事小,失节事大。”

从1953年到1956年,李玉琴一次又一次地往市劳动局跑,却一直无法解决工作问题。安排过几天至数月的临时工,但常常失业。而最令李玉琴难受的是,亲友中开始出现“避嫌”,他们担心受到“皇后娘娘”牵连,背上汉奸老婆的朋友或反革命家属等骂名,开始疏远乃至排挤她。甚至说,你不离婚,就是汉奸家属,永远也找不到工作。

亲友们这种冷漠的态度大大伤害了李玉琴,但这并不足以影响到她对跟丈夫团圆的渴望。然而,好不容易见到久别的丈夫时,却没有想像中的温馨场面,也感觉不到爱。她认为,当时的溥仪只需要一个人陪伴,但这个人可以是任何人,不一定非自己不可。

1957年,李玉琴终于鼓起勇气,提出离婚,成为继淑妃文绣之后,第二个向溥仪提出离婚的女人。其时的溥仪只是一个普通公民,经历这么多事情之后,开始学懂体谅人,也自知无权干涉李玉琴的婚姻自主和追求幸福的权利,欣然同意离婚。

离婚一年后,李玉琴结识了在长春广播电台工作的黄毓庚,很快登记结婚,并生下一对儿子,共同经营幸福的新家庭。

1983年起,先后出任长春市和吉林省政协委员,还曾在吉林省交通学校担任名誉教授,教授历史课。2001年4月24日,李玉琴在长春病逝,享年73岁。

由此看来,平民出身的李玉琴成为末代皇帝溥仪的后妃中结局最好的,也许正如溥仪给她的封号“福贵人”一样,相对于她的“姐姐们”,李玉琴确实是个有福气的“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