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曹操真的好色吗,他为什么有这么多“绯闻女友”?

英雄难过美人关,帝王总有温柔乡。

八卦大抵是人类天性,故而宫闱秘闻,最是惹人侧目。元明以降,古典小说迎来黄金时代;美中不足的是,受世俗偏见所累,绝大多数小说、话本、演义都接受了“红颜祸水”的观点,为历代帝王、英雄“乱点鸳鸯谱”,以此满足不少人的猎奇心理。

比较典型的,便是曹操的风流韵事。貂蝉、二乔、甄夫人……这些传说中的美人,在“顶流”曹操的带动下,立即“身价倍增”,从历史中的配角(虚构人物)一跃成为话本小说中的主角。

那么,卸下“滤镜”的曹操,真的是好色之徒吗?他的众多“绯闻女友”到底存不存在呢?

上图_ 曹操(155年-220年),魏武帝

一、曹操好色,但不急色

仅《三国志》所见,曹操所拥妻妾多达15人。分别是:刘夫人、丁夫人、卞夫人、环夫人、杜夫人、秦夫人、尹夫人、王昭仪、孙姬、李姬、周姬、刘姬、宋姬、赵姬、陈妾。

除了地位较高的夫人外,这些姬妾皆诞下过儿子(操有25子),方才留名史书。若是无所出者,或是仅生过女儿,则不见记载。这便意味着,曹操所纳姬妾要远超15人。更别提,为了得到这些女人,曹操也动用过一些“小手段”。

其中最著名的,莫过于尹夫人、杜夫人与周姬。尹夫人乃大将军何进儿媳,魏晋名士何晏之母;杜夫人出身不高,但曹操得到她却很有成就感:这是关羽点名想娶的女人。

据《三国志・关羽传》注引《蜀记》记载:“曹公与刘备围吕布于下邳,关羽启公,布使秦宜禄行求救,乞娶其妻,公许之。临破,又屡启于公。公疑其有异色,先遣迎看,因自留之,羽心不自安。”

上图_ 《三国志》,二十四史之一,是由西晋史学家陈寿所著

此事亦见于《三国志・明帝纪》注引《献帝传》及《华阳国志・刘先主志》,可信度较高。换言之,曹操为了得到杜夫人,不惜毁诺,足见其好色之心。

周姬无名,但她极有可能是张济(张绣叔)之妻,即小说中的邹氏。据《三国志・张绣传》记载:“太祖纳济妻,绣恨之。太祖闻其不悦,密有杀绣之计。计漏,绣掩袭太祖。”

张绣复叛,虽说是因为曹操“密有杀绣之计”,但也与曹操“纳济妻”离不开关系。宛城一战,曹操长子曹昂、侄曹安民、爱将典韦皆殁于此役。为纳一妾,损兵折将,纵使曹操是无意而为,也难免叫后人浮想联翩。

只是,曹操好色不假,却未必就是急色。

纵观汉魏晋时代,外戚干政屡见不鲜。西汉王氏独断朝纲,以至于王莽篡权;东汉何进谋诛宦官,事败而引发乱世;至西晋年间,又有丑妇贾南风祸乱朝堂,致令八王之乱横生,中原百姓苦不堪言。

唯曹魏一朝,几乎不见外戚误国。曹氏三祖所立王(皇)后,多出身于平民小吏之家;而曹操常纳寡妇,也未必没有这种考虑。

上图_ 汉灵帝刘宏(157年,一作156年~189年5月13日)

二、外戚干政,曹魏鲜有

对于外戚之争,曹操亲身经历,感触颇深。仅灵帝一朝,便有宋氏、董氏与何氏互相倾轧。曹氏与宋氏本为姻亲,宋皇后之兄宋奇,娶曹仁亲妹(姊)为妻,又与曹操关系莫逆。

据《后汉书・宋皇后纪》记载:“初,中常侍王甫枉诛勃海王悝及妃宋氏,妃即后之姑也。甫恐后怨之,乃与太中大夫程阿共构言皇后挟左道祝诅,帝信之。”

宋氏倒台,宦官出了大力;何氏“替补”上位后,“中官(即宦官)挟(董)重以为党助”,可知董氏与宦官为同一阵营。由此可见,斗倒宋氏的极可能是汉灵帝的母族董氏;可惜董氏也不经打,虽说其有宦官相助,但何进却得公族子弟(如袁绍、曹操)相助,最终在汉灵帝去世后压倒董氏,成为独掌朝政的外戚家族。

上图_ 何进(?-189年)

值此期间,无论是(从)妹夫宋奇之死,还是何进谋诛宦官事败而引发的一系列动乱,都让参与其中的曹操引以为鉴。于此而言,曹操多纳寡妇,倒有两方面的解释:

一者,丧乱以来,儒家纲常伦理体系对世人的束缚大不如从前。哪怕是刘备,也曾娶寡妇为妻。而对曹操来说,传统的节操、德行,正是他乐于挑战的。操少年时,为扬名当世,请许邵点评;邵本不愿,但碍于曹操威胁,只好委曲求全。这时已能看出:曹操礼法观念淡薄,大有离经叛道之举。

表现在婚恋上,即是曹操的好色一面,为了心仪女子,他可以不择手段。而令人称奇的是,曹操非但自己不遵守“德操”,还鼓励她人再嫁,对蔡文姬如此(曹操的“绯闻女友”又增一位),对妻子丁夫人如此(欲其家嫁之,其家不敢),对自己的姬妾亦是如此(顾我万年之后,汝曹皆当出嫁)。

上图_ “衮雪”石刻,曹操留存人间的手迹

二者,寡妇多孤苦无依,其背后无宗族臂助,自然也难以养出外戚家族。除寡妇之外,曹操及其子所纳之妻妾,也大多出身于门第不高的家庭。如曹丕生母卞夫人,本“倡家女”,乃一歌姬也。操“佻易无威重,好音乐,倡优在侧,常以日达夕”,逐对卞氏心生宠爱之心。

曹操之后,曹丕所纳妻妾,亦如此类。而这,恐怕也是甄夫人之死、郭氏上位的根源所在。

上图_ 魏文帝曹丕(187年冬―226年)

三、甄氏之死,去母留子

关于甄夫人之死,众说纷纭。陈寿《三国志》称其善妒,口出怨言触怒曹丕,而被赐死;鱼豢《魏略》与习凿齿《汉晋春秋》则称甄夫人之死为郭氏构陷。此二说法,皆不可信。

《三国志》记载前后矛盾:甄夫人既有贤名,且“所愿广求淑媛,以丰继嗣”,又怎会因妒忌而口出怨言?

而《汉晋春秋》称魏明帝亲政后,从她人口中获悉郭氏所谋,故“心常怀忿,数泣问甄后死状”,以逼杀郭太后。然卢弼在《三国志集解》云:“甄后死于黄初二年,明帝年已十七矣,岂不知其死状,尚待李夫人之陈说乎?”甄夫人死时,曹币咽咚辏缫鸭鞘拢热艄衔蹦赋鹑耍绾位岬日饷炊嗄辏

上图_ 文昭甄皇后(183年1月26日―221年8月4日),名不明,相传为甄宓

又据《三国志・明帝纪》注引《魏末传》记载:“帝常从文帝猎,见子母鹿。文帝射杀鹿母,使帝射鹿子,帝不从,曰:‘陛下已杀其母,臣不忍复杀其子。’因涕泣。文帝即放弓箭,以此深奇之,而树立之意定。”

鹿,古有王权隐喻,如“逐鹿中原”。文帝射鹿,去母留子,明帝恸哭不已,可见曹丕此举,实为暗示曹保赫绶蛉瞬蝗占此溃甑蔽旱邸9什敝俏嘎梗滴敢病D敲矗茇我粽绶蛉四兀

盖因甄夫人所在的中山无极甄氏,是“世吏二千石”的地方豪族,这才能与汝南袁氏通婚。若甄夫人为后,甄氏一族很有可能发展为强大的外戚家族。值得注意的是,陈群的九品中正制能够顺利实施,已说明曹丕代汉阻力颇大,不得不向北方豪族妥协,开放一部分选官权给他们。在此情形之下,他自然不会再放任无极甄氏做大。

上图_ 九品中正制,又称九品官人法,是魏晋南北朝时期重要的选官制度

又据《三国志・后妃传》记载:“明元郭皇后,西平人也,世河右大族。黄初中,本郡反叛,遂没入宫。”郭后(字女王)虽出身于西平大族郭氏,但其家族早已衰落。故而以郭氏出身,就算当上皇(太)后,也很难造就出新的外戚家族。如此,曹丕方才安心。

言至于此,不难看出曹氏父子对外戚的谨慎态度。是以曹操爱寡妇的行为,倒也不难理解。可既然如此,曹操为何会有这么多“绯闻女友”呢?

上图_ 《世说新语》是南朝宋时所作的文言志人小说集

四、桃色绯闻,想入非非

与其他桃色故事不同,曹操身边的诸多“绯闻”,始终伴随着“贬曹风气”,历经千年而未绝。刘义庆便在《世说新语》中提到了几个小故事:如曹操年轻时,曾与袁绍合谋“抢新娘”;又如,曹操打下邺城后,闻甄夫人已被曹丕所纳,懊悔不已地说道:“今年破贼,正为奴。”

至于其他“绯闻”,虽说是后人附会,却也并非是空穴来风。遥想当年,曹公兴修铜雀台,引无数歌姬入其中,流连忘返,怡然自得。故唐代诗人杜牧有感而发,留下一句“春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

至《三国演义》面世,人们又回想起曹操与关羽的桃色之争(貂蝉的原型之一,正是杜夫人)。于是,民间话本中还出现了曹操、关羽与貂蝉之间的“三角恋”。

上图_ 《三国演义》

加之“拥刘反曹”的思想倾向,人们在谈及曹操时,更愿意称其为一代奸雄。正因如此,跟曹操有过交集的女子,皆被世人想入非非,成了曹操的“绯闻对象”。

归根到底一句话:这种现象的出现,固然是因为“贬曹”的需要,但也与明代(前中期)小说中的“红颜祸水论”离不开关系。

作者:瀛洲海客校正/编辑:莉莉丝

参考资料:

[1] 严可均辑 《全三国文》

[2] 范晔撰,李贤注 《后汉书》

[3] 陈寿撰,裴松之注,卢弼集解 《三国志集解》

[4] 刘义庆撰,刘孝标注,余嘉锡笺梳 《世说新语笺梳》

文字由历史大学堂团队创作,配图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