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十九世纪末,日本如何开始向亚洲大陆扩张?

我们先来看一段1895年3月,李鸿章前往日本谈判时,和时任日本首相伊藤博文的对话:

伊藤博文:“十年前,我在天津时曾同大人(李鸿章)谈过改革问题,为什么直到现在还没有一件事情得到改变或改进呢?为此我深感遗憾。”

李鸿章:“先生,当时听你谈论此事,不胜钦佩,而且,我对先生您在日本有力地改变你们的习俗,以致达到现在的水平,也十分羡慕。可是,我国的事情受传统束缚太深,我简直不能按照自己的愿望行事。”

伊藤博文:“除对善良的人外,天意没有任何影响。如果贵国愿意努力行动,上天无疑会帮助资国实现自己的愿望,因为上天对地上的人们一视同仁。根本的问题在于每个国家都应该尽自己最大的努力。”

当年甲午一役,李鸿章苦心经营二十余年的北洋水师全军覆没,这是他一生的耻辱,签订《马关条约》更是他一生最大的耻辱。

实际上,在1894年6月中旬,李鸿章曾请俄国和英国驻华公使出面调停中日之争。但英国人此时正想拉日本对抗沙俄,哪里愿意搅进来?英国领事曾告诉李鸿章,英国政府请日本与中国共同退兵,但再也没有下文。俄国公使喀西尼也告诉李鸿章,沙俄政府会不惜一切代价压制日本。李鸿章也真的信了,最后还是一句空话,致使无法完成军事部署。

自明治维新完成后,日本开始亚洲大陆扩张,远东成为当时是国际竞争和争夺地盘的地区。日本首先向朝鲜扩张,使它摆脱与中国的藩属关系,进而达到吞并朝鲜的目的。

一位日本文官曾说:“这就象乘坐三等火车一样;最初这里有足够的座位,但是,当更多的旅客拥进来后,这里就没有位子给他们坐了。假如你在肩肩相擦、用双臂支撑自己时失去了自己的地方,那么,你就不可能再恢复原来的位置。……必然的逻辑要求人们既要站稳脚跟,又要将双肘伸向任何可能出现的空间;如果你不这样做,别人就会占据这块空间。” 当时的日本,就想一头饥饿的野兽,恨不得将整个朝鲜半岛一下子吞下去。

朝鲜战争,让日本看到了大清帝国的弱点,于1894年挑起中日战争。中国军队虽英勇奋战,但现代化军事机器面前,不堪一击。

据《马关条约》规定:日本获得了台湾岛、澎湖列岛和辽东半岛;其中,辽东半岛由于法俄德三国的干涉,而不得不归还给中国。

此战役,日本向世界展示了在以过去二十多年的时间里,取得巨大的进步。

战胜中国后,沙俄成为日本最强劲的对手。

俄国不仅同法、德“干涉”日本归还中国的辽东半岛,还侵占朝鲜和满洲。

中国战败后,朝鲜名义上获得了独立,其实已被日本牢牢控制。当时朝鲜发生了宫廷政变,“执政”的明成皇后倾向沙俄,想找俄国作为靠山,将原来的日本顾问全部换成俄国人,还将伐木权授与俄国的一家公司。

与此同时,沙俄通过各种手段“讹诈”满清政府,获得在满洲的种种特许权。如1896年“中俄密约”允许俄国铺设一条穿越满洲、直达海参崴的铁路;1898年,俄国“租借”辽东半岛二十五年;两年后,以义和团为借口,又占领整个满洲……

看到沙俄获得的这些“肥肉”,日本坐也坐不住了。1902年1月30日,英、日结盟,规定:中国和朝鲜独立,承认英国在华中、日本在朝鲜的特殊利益;日、英任何一方若对第三国作战,另一方应守中立;但如果有别国介入,那么,另一方则应援助它的同盟国。

很显然,这是为了对付已结盟八年的俄法联盟。

这时的日本,认为自己终于可以通过“喊话”就可以迫使沙俄承认自己在远东的利益了。便于1903年提出,如果沙俄承认日本“战有”朝鲜,则日本就承认满洲是沙俄的。

但是,俄国人显然还是瞧不起日本这个矮巨人,一直没有安排谈判的迹象。最终,日本于1904年2月6日同沙俄断绝外交关系,两天后,不宣而战袭击了沙俄在旅顺的基地。

战争持续一年半,规模及伤亡,实属罕见,最终胜利属于日本。仅日本战费就高达15亿日元,动员的兵力近110万;而俄国的也不在日本之下。

双方签订朴茨茅斯条约,沙俄在满洲获得的全部利益,几乎平均分给日本一半!

崛起的日本,连续打败两个欧亚大国,确立它的强国地位,改变了远东地区的力量对比。此后的日本扩张,更加肆无忌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