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战前双方都没想到,上甘岭战役越打越大,最终美、韩顶不住了

1952年10月,朝鲜战场上持续一年多相对沉寂的局面被打破,志愿军与美、韩部队在一个叫做上甘岭的地方大打出手,最终投入兵力超过10万。与一般战役不同的是,打成这样的规模,双方在战前都没有想到。

上图_ 上甘岭 志愿军

误判军情

美军发起上甘岭战役,主要出于政治和军事双重考虑。

政治上,想在即将召开的第七届联合国大会上取得有利形势;军事上,美、韩军队饱受志愿军“零敲牛皮糖”战术困扰。美第8集团军司令范佛里特决定,发动一场名为“摊牌”的有限目的进攻。

上图_ 上甘岭全貌

攻击目标选定为朝鲜金化以北的五圣山597.9高地和537.7高地北山两个山头。这两处高地控制着山下金化至金城的唯一公路,过往的“联合国军”车辆人员常遭到志愿军的狙击。范佛里特和他的手下估计,行动将进行5天,最多付出200人的伤亡代价。

对面阵地是志愿军第3兵团15军45师135团的两个连。15军军长秦基伟虽已从美军的动作判断出其可能发动攻击,但他认为敌人主攻方向应是西方山,此处紧靠平康平原,有利于敌坦克和机械化部队机动,所以他把15军的拳头部队──向守志的第44师摆在了这里,同时配备了两个炮兵营。相对而言,他认为,五圣山地势险峻,易守难攻,敌人重点进攻的可能性较小,所以这两处兵力和火力配备比较弱。

没想到的是,这一次对方没按套路出牌。

上图_ 上甘岭 志愿军

美韩受挫

1952年10月14日晨,美、韩各动用2个营的兵力,向上述两处高地发起进攻。在攻击方向上双方做了分工,美军负责夺取597.9高地(美军称之为“三角”高地),韩军负责攻击537.7高地北山(又称“狙击”棱线)。

志愿军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秦基伟后来回忆:“一九五二年十月十四日这一天,是我一生中又一个焦虑如焚的日子。敌人突然发动攻击,规模之大,火力之猛,手法之狠,都是空前的。尤其是它避我实而就我虚,花招多少有点让我们意外。”

猛烈炮火下,两处高地上所有的野战工事全被摧毁,石头被炸成粉末。到当日下午5时,表面阵地大部被敌占领,志愿军战士退守坑道。由于通讯不畅,直到黄昏时分,45师师长崔建功才得知两高地战况。焦灼的他立即下令,要求利用暗夜条件尽快夺回阵地。子夜时分,志愿军将阵地夺回。

上图_ 美军进攻上甘岭阵地

一天下来,美军投入6个连,伤亡近500人。这意味着,战斗才开始第一天,美军的伤亡人数就超过之前预计,但目标却并没有实现。

15日晨,美军第31团2营在团长摩西的指挥下,再次向597.9高地主峰发起进攻。但美军刚攻上主峰就又被志愿军反击赶下阵地。摩西在日记中写道:我从来没见过这么狂热的敌人,冒着我们的炮火顽强发起反击,丝毫不惧死亡。美军一些战场观察家甚至认为,志愿军士兵之所以将个人安危置之度外,可能是服用药物的结果。

此后数日,战场上基本就呈现胶着态势:白天“联合国军”进攻;夜间,志愿军反击。到10月下旬,美军仍然没有完全攻占两个高地,而伤亡已经超过2000人。韩国军队同样不顺,他们在战史中描述:由于天翻地覆般的炮击和白刃格斗,每当高地易手时,不过一平方公里的棱线被鲜血染红。

上图_ 上甘岭战役中, 志愿军战士依托坑道射击

继续增兵

此时的美军已经骑虎难下,联合国大会已经召开,就此收兵,不光前线的美军士气将更受打击,大会上美国代表也会脸上无光。联合国军总司令克拉克决定硬着头皮继续打下去。他后来在回忆录中说:“这个开始为有限目标的攻击,发展成为一场残忍的挽救面子的恶性赌博。当一方获致暂时之优势时,其他一方即增加其赌注。”

美国政府也认为,要想使共产党的代表真正谈判停火,不使其声望和力量蒙受足够的损失是不行的,因此不管争夺前哨高地的地面战斗多么无效,也必须取得胜利。

上图_ 上甘岭战役中,志愿军某部前线指挥所

志愿军方面同样伤亡惨重,45师全师有半数以上连队人数在25人以下。45师作战科长宋新安在向军长秦基伟汇报战况时,痛哭失声。能让见惯了生死的军人如此崩溃,上甘岭战况之惨烈可见一斑。对此,秦基伟表示,我们困难,敌人可能更困难,这时候就要较量胆魄和意志,上甘岭战斗要坚决打下去。

双方都继续增兵上甘岭。美军方面,撤下伤亡较重的第7师,由韩2师顶上,又调来韩9师、美空降兵第187团以及埃塞俄比亚营等兵力,轮番发起攻击。志愿军方面,给45师补充1200名新战士,调第29师参战,让第12军担任预备队,逐次投入战斗。3兵团司令王近山告诉12军副军长李德生,战斗将空前激烈,要准备像苏联卫国战争时的斯大林格勒大血战那样,一个战士,从开始打到结束时指挥一个连队作战。

上图_ 上甘岭战役中,坚守坑道的志愿军以顽强的毅力克服各种困难

“摊牌”失败

11月1日,志愿军45师第134团、第135团撤出战斗整补,第12军的91团接防597.9高地。此时的上甘岭,已经成为朝鲜战场的焦点。志愿军在其他方向的战术性攻击基本停止,集中力量支援上甘岭方向。

最终,美、韩先顶不住了。11月6日,他们率先宣布放弃对地势更加险峻597.9高地的进攻。《韩国战争史》写道:“自从‘摊牌行动’开始以来,美第7师打了12天,韩第2师打了11天,只是增加了伤亡……继续进攻也无所作为,因此决定从即日起结束‘三角’高地战斗。”

之后双方围绕537.7高地又打了半个多月。接防的志愿军部队采用轮换战术,以1个班为单位,轮番出击阵地,既减少了人员伤亡,又把主阵地牢牢控制在自己手里,到11月20日,韩军已无力进行营以上兵力的攻击,改为一个排至一个连的连续小型进攻。11月25日,连这类小型进攻也完全停止了。

上图_ 志愿军上甘岭阵地一角

上甘岭战役,后来被美联社记者称为“朝鲜战争中的凡尔登”。双方在不足4平方公里的阵地上,各自付出了超过万人的伤亡。韩国军队是边打边补充,导致战斗力越打越差。一名韩国军官回忆,有一次战斗最后只有5人在坚持战斗,新兵全都不见影了。美联社一名记者则写出了美军的惨状:“那些出发时兵力都是足额的全连的部属,在今晨回来时只剩下少得可怜的几个残余,那些军官看到这种情形简直哭了起来。”

对于战役的失败,范佛里特不大愿意接受,他认为“这完全是一件由战斗本身所产生的难以预料的残酷事实。”不过,克拉克倒是很爽快,他在回忆录中勇敢地承认“我认为这次作战是失败的。”

作者:番茄汁校正/编辑:莉莉丝

参考资料:

[1] 空降兵第15军司令部编辑 《上甘岭战役资料选编》

[2]军事科学院编 《抗美援朝战争史》(3)

[3]洪学智 《抗美援朝战争回忆录》

[4]林有声等 《鏖兵上甘岭-中国人民志愿军第12军参战纪实》

[5]固城、齐丰等译 《朝鲜战争》第四卷

[6]沃尔特?G?赫姆斯 《朝鲜战争中的美国陆军》第1卷

[7]秦基伟 《秦基伟回忆录》

[8]李德生 《李德生回忆录》

[9]谌颖虹 《百战将星王近山》

文字由历史大学堂团队创作,配图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