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密密麻麻全是鱼!长江禁渔效果显著,居民:60年没见过这么多鱼

远看以为是水被污染了,近看则是万鱼奔涌的场面。密密麻麻、乌泱泱一大片,一两百米全是鱼,手劲大地扔一块石头都能砸晕几条!这一幕出现在安徽省池州市黄湓大桥的水闸前。

站在岸边,一群群鱼就在你的脚下。鲤鱼、鲫鱼、草鱼,被后面的翘嘴鱼、鳜鱼、h鱼追得四处翻涌,引得河水哗哗作响。大部分都有数斤重,偶尔窜出几条超过一米的大鱼。

陷入“无鱼之困”的长江,如今支流鱼群如云,简直像在做梦一样。

河岸边很多人看得双手直搓。一位老伯表示,从小就住在长江边,60年了,这么多鱼还是第一次见,国家禁渔政策好,生态环境真的变好了。

岸边时不时会发出“呼朋引伴”的声音:“黄湓大桥闸口下全是鱼,赶紧把鱼竿拿来。”旁人:“拿什么鱼竿,直接用抄网。”不过,没有人真的敢下去捞。

因为这里属于《长江禁渔十年计划》中的河段。即使鱼一群群往你脚上蹦,甚至往兜里钻,你也只能眼睁睁看着,掏出来扔回水里,否则旁边马上会有人找你谈心。

2021年12月,潘阳湖进入了枯水期,密密麻麻的鱼群搁浅在滩上。在护鱼员严防死守之下,渔民们都老老实实地看着鱼儿在泥水中翻滚、逝去。

最后前来越冬的水鸟把搁浅的鱼儿吃得一干二净。可见自然会用自然的方式来解决自然问题,人类要遵守自然法则,才能取自然之不尽,用自然之不竭。

黄湓河这么多鱼哪来的?

(1)现在正是产卵期,很多鱼类洄游产卵。水闸挡住了去往上游的路,所以鱼群都在水闸前集合。

说到这里,有必要多说两句:

除了中华鲟等少数鱼类之外,长江水系中的大多数鱼儿并不一定非要去上游产卵,所以水闸或大坝并不耽误它们繁殖。

中华鲟原本的传统产卵地在金沙江。为了防止中下游出现洪涝灾害,长江被葛洲坝、三峡大坝所截流,所以如今中华鲟只能在葛洲坝下游产卵。

新的产卵地与传统产卵地的水温相差1度,面积也远远不及金沙江,船只还密集,所以中华鲟的繁衍情况不容乐观。

为了解决这种困境,专家不断努力,成功研究出中华鲟人工繁殖的方法。每年都会放生大量幼苗,从而弥补种群个体数量的不足,只是目前幼苗的成活率并不是很高。

虽然中华鲟灭绝危机尚未解除,但专家们仍在努力寻找办法,希望能给中华鲟提供安稳的环境。

笔者要重点强调的是,即便再难,大家也从未主动放弃过任何一个长江物种。

(2)鱼多还说明长江禁渔效果非常显著。前不久,长江桃花汛,芜湖的十里江湾也出现了大量鱼群。当地居民表示:“这里已经50多年没有出现过这么多鱼了。”这次黄湓河边的老伯也表示,六十年来从未见过这种盛况。

在禁渔第三年,长江水系多处出现万鱼奔涌现象,说明禁渔起到的作用更大。

这么多鱼,别说渔民眼馋,普通人看了都手痒。不久前就有人趁月黑风高,干了偷鸡摸狗的事情。万万没想到,护鱼员早就埋伏在一旁,光是锚鱼工具就没收了好几套,还要面临处罚。

最近鱼群数量猛增,护鱼员更是日夜巡逻,发现异常立即上报,相关部门马上会采取行动,严厉打击非法捕捞。大家千万不要抱着侥幸心理,跑到浑水里“摸鱼”。

有很多人疑惑,禁渔两年效果就这么好了,还有必要禁渔十年吗?鱼群泛滥了怎么办?

鱼泛滥了怎么办?

禁渔十年是从2020年1月1日开始实施的。在这几年的禁渔过程中,确实出现过鱼群泛滥。

例如:湖北有52个禁捕湖(库),禁渔实施后,有些湖鱼群数量不仅恢复了,甚至超出了湖区的承载量。

当鱼群过载,水草就会被鱼群啃食殆尽,然后大量的鱼会饿死。死鱼会引发水质恶化,从而引起更多的鱼死亡,形成正反馈,最终将整个湖泊生态逼上绝路。

因此,经过科学考察与评估,在湖北首批5个湖区推行了“生态捕捞”。原本的“生产捕捞”为了利益最大化,大鱼小鱼一锅端。生态捕捞则是为了保护水质,严格控制捕捞的品种、数量、鱼儿的大小。还有很多要求,炸鱼、电鱼、毒鱼、绝户网想都不要想。

都泛滥了,为何还要禁满十年?

先讲个“豆腐西施”的故事:

西施有个豆腐作坊,原本每天有很多人排队买豆腐,日子过得还算可以。有一天,外地来出差的王大爷路过豆腐摊,看到西施,一激动便开口道:“豆腐我全要了!”后来,王大爷经常会把大单子甩西施脸上,平均一个月3单。

当然,王大爷也不单纯是心血来潮,他发现西施的豆腐确实不错。由于量大,王大爷将价压得很低,然后转手给了隔壁县也是卖豆腐的李奶奶。

由于每个订单都需要西施工作一星期,根本没时间卖豆腐,西施一咬牙便将店门关了,每天就安心在屋子里为王大爷生产豆腐。原来门口的排队人都不见了。

没过多久,王大爷为了获取更大的利益,他开始要求西施提高豆腐的品质,价格越压越低。西施积劳成疾,加上标准提高,豆腐也越做越少。最后入不敷出,身体垮掉了。

王大爷则顺风顺水,盆满钵满,同时又搞定了其他几个豆腐作坊。念及最后一点旧情,王大爷让西施好好休息一阵,然后给了她一个超大的单子,并付了少量定金,让她别着急,边养病边慢慢生产。

不久之后,上面发现很多豆腐作坊都苦不堪言,便下发了一个“禁止倒卖豆腐”的禁令。于是,王大爷卷钱跑了。

西施两耳不闻窗外事,依旧在家里为大单子准备着。直到有一天,她发现屋里的地方太小,豆腐已经“泛滥成灾”了,需要出门另找一个仓库。这才听说“禁令”的事,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西施终于打听到王大爷在另一个城市的住址。当天,连续骑死几匹马,终于在午夜十分赶到王大爷家门前,对着大门连拍带踹。想着王大爷要是不要她的豆腐,定要拼个鱼死网破。

王大爷媳妇起身开门,刚打开一条缝便听到外面有人大喊:“王大爷,我的豆腐你还要不要了!”

原来自从接了王大爷的最后一单,为了购买原材料,西施借遍了街坊邻里的豆子。现在债主天天上门把她压得喘不过气来。

当然,姜还是老的辣。王大爷很快便将西施安抚好,并苦口婆心地教她经营之道。王大爷说道:我现在只能暂时解你燃眉之急,但我可以告诉你一个可持续发展之道。

其实你就像一条江,卖豆腐就像养鱼;

豆腐就像江里的小鱼,例如青鱼、草鱼,鲢鱼、鳙鱼等滤食性或食草性鱼类;

排队买豆腐的人就像大鱼,例如江豚、白D豚、白鲟等顶级掠食性鱼类;

足够数量的小鱼才能养活大鱼,反之足够数量的大鱼才能让小鱼不泛滥。大鱼控制小鱼的数量可以防止江里的水草被啃光,从而防止江水水质恶化。

因为江中无大鱼,所以造成了小鱼泛滥的假象。

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虾米吃水藻,大鱼死后又可以成为植物的养料。如此循环往复,生生不息的食物链才能造就一个平衡的系统,这就是长久之计。

西施悔悟道:也就是说一个健全的生态系统,鱼群是不会泛滥的。想要达到生态平衡,不仅要有小鱼,还要保证有足够数量的江豚、白鳍豚、白鲟等食肉鱼类。你之前将小鱼一锅端(豆腐全要了),等于是饿死了江里的大鱼(排队的人),让江河的生态失衡。

王大爷:你可以这么理解,所以我现在要是将所有小鱼一锅端走,并不是在救你,而是在害你。如今江里小鱼成群,但大鱼却没有多少,所以你要做的是坚持下去,逐渐等待大鱼数量的回升。

如今这么多小鱼看似能养活很多大鱼,但大鱼除了食物限制,还受繁殖速度的限制,恢复需要很长时间。

滤食性和食草性鱼类繁殖速度较快,比如:草鱼每次产卵可达到30-138万粒,孵化率为5-10%,一年可产出1.5-13.8万条小鱼。

顶级掠食者繁殖速度很慢,例如:江豚一次只产一胎,一胎要怀10个月,3年产两胎算快的,而且后代要成长到4-7岁才可以繁衍下一代,这还要建立在一生顺顺利利,平平安安的基础上。

据2017年统计长江里的江豚仅剩1012只,即使十年禁渔期结束,顶级掠食者的数量也难以达到生态平衡的标准。

因此,禁渔十年不算长,2031年禁渔结束并非终点,而是起点。我们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样随意捕捞,到时候专家会根据长江的情况,定制可持续发展的捕捞策略,让我们的母亲河早日恢复健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