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盘点16个被低估的历史遗迹,堪称古代世界的奇迹

目前世界上只有7个正式的古代世界奇迹,但考虑到地球上所有令人惊叹的事物,这确实是一个真正的奇迹。当然,还有许许多多的其他古代奇观,它们错综复杂,规模惊人,也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虽然有很多现代建筑也配得上“奇迹”的称号,但下面这些古老地方,确实也是一道令人惊叹的美景。

在这些没有被列入古代世界七大奇迹名单的奇观中,你会发现古代波斯的首都波斯波利斯,秘鲁的马丘比丘,现代苏丹雄伟的梅罗埃金字塔,以及古罗马的斗兽场。当然,所有这些令人惊叹的遗迹,都应该是古代的奇迹,就像它们震撼了现代人的眼睛一样。近年来,有许多“新”世界七大奇迹的名单,尽管它们并不总是一致。

马丘比丘,古印加山城

这个令人惊叹的建筑群,位于秘鲁的山区,由200个宗教和仪式建筑组成。马丘比丘也许曾经是印加皇室的圣地,并以令人难以置信的砌筑技术而自豪――它的花岗岩块是在没有砂浆的情况下组合起来的,甚至还有一个神圣的日晷。在西班牙人残忍地屠杀了印加人之后,这座城市最终被遗弃,但在1911年,美国历史学家海勒姆・宾厄姆(Hiram Bingham)再次发现了它。1981年,秘鲁宣布该遗址为历史保护区,两年后,联合国教育、科学和文化组织将该遗址列为世界遗产。

佩特拉,约旦一座由活岩石建成的城市

在公元前1世纪晚期,这座令人惊叹的城市,曾是许多不同贸易路线的十字路口,但真正让人难忘的,是这座城市令人惊叹的建筑。它的许多建筑包括坟墓,都是用复杂的石制品建造的。虽然有些建筑是独立的,但许多都是在山和岩面的侧面雕刻而成的,还有一个复杂的水利工程系统遍布整个城市。早期居住在这里的人们以擅长纺织、金属和陶艺制品而闻名。

在现代,这座城市受到人们的关注,主要是因为广为人知的电影《夺宝奇兵》。这座城市仍然有华丽的庙宇,其中就有著名的阿尔卡兹尼神殿(Al-Khazneh)。而且,这座古城的建设者,还结合了居住在那里或经过那里的许多游客的不同文化影响。正因为如此,佩特拉的特色是建筑的多样性,从剧院到餐厅,都是从活岩石中切割出来的。

吴哥窟,一个华丽的寺庙建筑群

吴哥窟曾经是高棉王国的中心,也就是现在的柬埔寨。这座庞大的寺庙建筑群,是世界上最大的宗教纪念碑。寺庙群和周围的城市在9世纪开始建设(严格来说不是“古代世界”)。之后高棉国王苏利亚瓦曼二世在12世纪末,将印度教毗湿奴的纪念碑,改造成了这里的一座主要佛教寺庙。

整个建筑群是巨大的,占地约402英亩(162公顷),有一座213英尺(约65米)高的塔楼,周围环绕着一条巨大的护城河。附近的城市在其鼎盛时期也是相当大――近100万人居住在那里。

中国的长城,古代世界最大的防御工事之一

秦始皇,统一中国的第一位皇帝,为自己建造了永远的兵马俑,也建造了中国的长城。随后,历代的皇帝也继续建造了长城的其他主要部分。

其中一些原始建筑实际上可以追溯到秦始皇之前,是正规的军事要塞。之后秦始皇下令将北长城连成一堵墙,以保护帝国不受“野蛮人”和封建领主的侵扰。随着时间的推移,长城长至12500英里(约20116千米),其中大部分至今仍屹立不倒。

罗马竞技场,罗马最大的圆形剧场

现在被称为古罗马圆形大剧场的建筑,在公元70年代维斯帕申皇帝统治时期开始建造。几年后,他的儿子提图斯完成了这个项目,并以100天的游戏和战斗来庆祝。里面巨大的竞技场覆盖着沙子,或许也染成红色以掩盖血迹,并成为举办角斗、海战(他们会为这比赛淹没竞技场)和野生动物搏斗比赛。它也被称为弗拉维安圆形剧场,以维斯帕和提图斯的姓氏弗拉维安命名,可以容纳5万到8万名观众。

兵马俑,中国第一个皇帝的陪葬品

秦始皇,统一中国的第一个正式皇帝,是一个拥有非凡成就,但也是残酷的统治者。秦始皇名嬴政,于公元前246年登基,年仅13岁。他信奉军事力量,并迅速用武力扩大了中国的边界。他还因修建了现在被称为中国长城的第一部分,而受到后世的赞扬。

秦始皇终其一生都在追求永生,并对死后的世界痴迷,几乎在即位后,就下令在现在的西安建造自己的陵墓。他雇佣了70万名工匠,建造了一支由6000个兵马俑组成的私人军队,每个兵马俑都有自己的特点和军衔标志。最后这些兵马俑出土于20世纪70年代,不过“兵马俑”还是继续一如既往地陪伴着这位帝王。

贝斯顿铭文,帮助考古学家破译楔形文字

贝斯顿铭文是刻在伊朗一块300英尺(约91米)高的岩石上的一段文字,位于曾经的丝绸之路。这种看似随意的岩石浮雕,实际上在考古史上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写在岩石上的文字是由大流士大帝委托用古波斯语、阿卡德语和埃兰语写成的。在文字中,大流士描述了他的崛起。

与罗塞塔石碑类似,三种语言的贝斯顿铭文为考古学家亨利・罗林森,在1835年提供了破译古波斯和阿卡德楔形文字的机会。他多年来一直在抄写铭文,并将其与波斯语进行比较。他们和其他学者一起翻译了埃兰语和阿卡德语的段落。而正是因为有了这个铭文,后来的学者才能够读懂成千上万的重要历史文本。

乌尔的金字形神塔,苏美尔的一座金字塔

在古美索不达米亚,金字形神塔是由一系列泥砖平台构成的阶梯式金字塔。在公元前3000年的末期,当时美索不达米亚城邦乌尔的乌尔・纳姆国王,开始建造金字形神塔形式的纪念性寺庙塔。整个建筑群被双层墙包围,并包含一个神圣的空间,用来供奉月亮神娜娜,曾经占地124英亩(约50公顷)。基本上,职位越高,空间就越神圣和独特。

朱罗王朝现存的神庙,以令人难以置信的华丽的宗教雕像为特色

朱罗王朝现存的神庙是三座南印度寺庙,建于公元11世纪和12世纪。这些神殿通常是供奉湿婆神的,并受到最富有阶层的庇护,是一个伟大帝国宗教和政治统一的中心。建造寺庙为工匠们提供了大量的就业机会,并给国家带来了经济的发展。寺庙本身也就是艺术品,有着华丽的石雕和建筑。

高216英尺(约65米)的布里哈迪斯瓦拉神庙,吸引了无数游客。它是三座寺庙中最大的,也是最受欢迎的。

佩尔迪达城,哥伦比亚的“遗失之城”

佩尔迪达城(Ciudad Perdida)位于哥伦比亚,从西班牙语翻译过来就是“遗失的城市”。它比另一个古老的拉丁美洲遗址马丘比丘晚300年建成,占地75英亩(约30公顷)。它有200座建筑,通过1200级楼梯进入。但它可能不是像马丘比丘那样的仪式中心,很可能是一个只有几千人居住的城市。这里一直有人居住,直到西班牙征服者入侵,并在建成约400年后屠杀了这里的居民。

1972年,一群寻宝者发现了石阶,重新发现了这座城市。在城里,他们发现了金雕像和陶瓷瓮,并在黑市上出售。随后考古学家发现了这些文物,并在四年后前往遗失的城市。当地土著部落表示,他们一直都知道这座城市的存在,但一直保持沉默。

波斯波利斯,波斯帝国的古都

波斯波利斯曾经是伟大的阿契美尼德王朝的首都。这座古城位于今天的伊朗,建于公元前500年左右,是在国王大流士一世的指导下建造的。

“四方之门”,又名“薛西斯之门”,是波斯波利斯城的正式入口。门上雕刻有巨大的有翼生物,被称为拉玛苏(lamassu),亚述、巴比伦神话中的人首半狮半牛怪,保卫着亚述人的神庙和宫殿。其所暗示的“门”通向楼梯,上面描绘了来自帝国各地的臣民来拜访国王的情景。一旦游客走上这些楼梯,他们就会进入宫殿大厅。在那里,他们会被72根巨大的圆柱和国王的光临感所震撼,而国王会在那里收到一份非常好的礼物。

梅罗埃金字塔,古库什令人惊叹的纪念碑

这些金字塔位于现代苏丹,是古努比亚库施文明的遗迹。它们与北方的相同建筑不同――更陡,更小,并且总共大约有200座。虽然他们的金字塔不同于埃及的金字塔,但古努比亚的居民与他们北方的埃及人互动,创造了一种文化和意识形态的交流。

这些建筑建于2300至2700年前。他们的设计元素受到包括来自埃及、希腊和罗马的文化影响。旅游业曾经在这个地区蓬勃发展,但在过去30年左右已经大幅放缓。部分原因是该国的内战和达尔富尔的冲突。

朝鲜三国时期高句丽王国的坟墓

高句丽是公元前1世纪到公元7世纪的古代朝鲜的一个重要王国。然而,它更持久的影响之一,是他们留下的令人惊叹的墓穴壁画,强调运动和勇猛的战士精神。这些墓葬壁画位于石质墓室中,也有星座图――显示高句丽王国的天文学知识,和对日常王室生活的描述。你甚至可以在这些墓室壁画上,看到剑舞的表演。

这些壁画是这个时期,在韩国留存下来的为数不多的遗迹之一。到目前为止,已经发现了70幅壁画,但考古学家仍在继续挖掘。

杜拉・欧罗普斯,叙利亚的文化大熔炉

这个叙利亚城镇――先后被马其顿人、帕提亚人和罗马人控制,是一个真正的东西方文化大熔炉。那里的人也是希腊人、帕利姆勒尼人和亚兰人的混合体,且都有强烈的文化意识,而后这些群体产生了一个独特的混合社会。杜拉・欧罗普斯有很多的寺庙,有世界上最早的犹太教堂之一,一个密特拉地下洞窟(一个为士兵/牛神密特拉而建的地下神庙)和一个教堂,不过都是在罗马的统治下建造的。

这个地区经常被称为“沙漠中的庞贝”,因为它的废墟就隐藏在地下。在杜拉・欧罗普斯的废墟中,有来自犹太教堂和太阳神的绘画和浅浮雕,且都是真正的艺术品。不幸的是,就像叙利亚的许多其他景点一样,它也被恐怖组织给破坏了。

哈德良长城,罗马封锁英格兰北部的边界

哈德良长城以下令建造它的人命名,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它标志着罗马帝国的西北端。这座长城长73英里(约117千米),宽8英尺(约2.4米),布满了供士兵居住的小堡垒。其目的是将“野蛮人”与罗马人分开。

神圣罗马帝国的领袖哈德良皇帝,在公元122年建造了这道长城。它穿过英国,从泰恩河畔的沃尔森德镇到达北海的索尔威湾。城墙沿线还有炮塔和罗马堡垒,作为巡逻基地。在哈德良构想它的时候,正经历着来自英国北部的阻力。由于担心叛乱,他修建了一堵长城以防止可能的起义。不过现在人们普遍误解这座长城是英格兰和苏格兰的边界,虽然苏格兰边境实际上距离这座长城不到一英里(约1.6千米),但它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

马萨达,象征着犹太人最后的抵抗

当古罗马人来征服朱迪亚的时候,他们发现了一个非常顽强的民族。在公元1世纪,他们慢慢地占领了现在以色列的每一个部分,迫使剩下的抵抗者来到一个可供他们进行防御的沙漠山顶,叫做马萨达。马萨达曾经是希律王朝的要塞,现在成为了犹太人对抗罗马人的最后堡垒,不过罗马人最终还是强行进入了马萨达。

然而,在罗马人抓住反叛者之前,剩余的犹太军队宁可自杀,也不愿被敌人收服为奴。罗马犹太历史学家弗拉维乌斯・约瑟夫这样告诉我们。但现代学者对近千名自杀的爱国意图,表示怀疑。有些人认为,马萨达的集体自杀只是一个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