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张爱玲:处在时代大变中的传统女性

张爱玲是40年代上海文坛新崛起的并享誉华语世界的女性作家。它不但对女人富有深刻的体会和深切的同情,而且以其女性独有的眼光审视女性的生活,以充满同情的笔调来展示女性世界。

我把张爱玲小说中的女性分为传统女性和现代女性两种不同的形象,但分界线是不分明的,传统女性中有现代形象,而现代新女性也保留有传统女性的特点。

《倾城之恋》

从离婚后的白流苏处境困难中开始落笔的。离婚之后的流苏重新住回了母家―――白公馆。穷酸刻薄的兄嫂对这个没有经济来源的妹妹时常无情的挖苦,一心想要把她赶出家门,就连她的亲生母亲―――白老夫人,对她也只是敷衍了事。

“她是个六亲无靠的人。她只有她自己了。”这句话,是白流苏渴望得到范柳原“保护”的根本原因,也是她在白公馆呆不下去的原因。

由此,我们明白被白公馆“踢”出来的白流苏从一开始“勾引”上范柳原的目标就是:要与范柳原结成实实在在的婚姻。

从白流苏身上流露出了以婚姻为终极目标的中国传统女性形象,但她又有新时期女性的精明、心机深沉等特点。具有这样特点的女性还有《留情》中的敦凤。

“他们以为她这一辈子已经完了么?早哩!”这是她向娘家所有鄙视她的人的最直接、最有力的回应。为此,她为了与柳原的曲意周旋,不惜配上自己的青春年华。

当她发现柳原并没有娶她的诚意后,便硬着头皮回到了她再不想回去的白公馆。虽有气范柳原之意,却也带着清白做人的骨气。这正是五四新时期女性觉醒的特点。

但这样一来却改变了他们的关系。她既受不了不了家人,也无法使自己镇定,几翻周折的白流苏终于违背自己的誓言,做了范柳原的情妇。

而范柳原呢,从来没有想过要和流苏结婚,但此时却动了真情。有过失败婚姻的流苏想要获取的是一份现实安稳的婚姻,自然不想一直做一个情妇。

于是,两人开始了一场扭扭捏捏的心理战。最后, 如果不是香港的轰炸,文明的毁灭,无数人的悲剧,是不会成就了白流苏这个“传奇”里真的“倾城倾国”女人的婚姻。

白流苏的婚姻观带有明显的新时代特点。

在中国漫长的封建社会里,男权社会强加给女子的“三从”之古训:“在家从父母,即嫁从夫,夫没从子”,实质上就是要女性牺牲自我,始终为男性为服务。

“她跟他的目的究竟是经济上的安全。这一点,她知道她可以放心。”这就表明,即使女性有勇气走出家门,但如果寻找不到真正的爱情,只有将一生的命运寄托在一个有经济基础的男人身上才是可靠的,而范柳原就是这样的男人。

张爱玲笔下的白流苏不是一个被时代改变了外表的现代女性依旧因袭着传统的为男人附庸的女性,她更多的是真切表现出新时代女性的欲望,意识和情感及在灵魂深处顽固的原罪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