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想好好生活,每个人都必须学会「适度冷漠」

这两天,和几个朋友聊起了最近的一些感受:

那么,如ta们提到的这种,间歇性产生的冷漠,就意味着自己变得冷漠无情、麻木不仁了吗?是否有时候,“冷漠”其实是有特定的好处的呢?

我们今天就来聊一聊,一种有好处的、间歇性的冷漠。

关于“间歇性冷漠”的几个迷思

迷思1:“间歇性冷漠”≠我失去了共情能力上文对话中提到,有时候我们会发现,好像突然之间,自己对他人的伤痛、苦难无法共情了。很多人甚至会因此感到不安――是不是我变成了一个冷血麻木的人?其实,这并不一定意味我们变得冷漠无情、失去了共情能力。

很多时候,这是一种典型的“共情疲劳”的表现。共情疲劳(Empathy Fatigue)是情绪倦怠(emotional burnout)的一种形式,是“一种依赖于关怀关系的疲惫状态”(Day & Anderson, 2011)。它的发生,是因为同理心本身是一种有限的心理资源。

共情,是人类的本能(Sepp?l?, 2013)。它是我们与生俱来的一种天赋,有时候却也可能成为伤害我们的一把钝刀。通常,当我们站在他人的立场、体会对方的情绪,我们会感到自己被他人信任,产生一种崇高感,也加深我们和倾诉者的连接感,让我们内心深处涌出一种独特的快乐(Seltzer, 2018)。

但当这种“感同身受”超出自己的能力范围,直到我们的内心已经无法承受,我们就会发展出一种“冷漠”,来保护自己。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就失去了共情能力。正如心理学家Albers(2021)所说,这是我们内心的一种防御机制,提醒我们该把关心的对象回到自己身上来――这种“间歇性冷漠”允许我们过劳的共情心“放一个假”,当我们“满血复活”之后,甚至能比过去的自己更好地去关怀、共情他人。

迷思2:“间歇性冷漠”≠我们需要和他人“情感断联”或许有的人想要问:间歇性冷漠是不是意味着,“冷漠”的这段时间,我们需要和他人在情感上切断联系、不再关心除自己以外的事。答案当然是否定的。人与人之间的联系,是连贯、需要维系也不断发展的,间歇性冷漠不意味着我们就要和那些让自己感到焦虑的人和事完全划清关系。我们需要的,是从和他人的情感共振中,抽离一部分自己――重新维护起自己的个人边界。

尤其是那些性格敏感、观察力强的人。在中国,很多人从小就被教导要会“察言观色”,ta们很会觉察他人的情绪,但在感知自己的需求,以及如何在他人的需求与自己的相撞时保全自己方面,却不擅长。当我们面对压力,很容易觉得远离压力源就能让自己安全。然而,在社交情景下,这样非黑即白的思维却很容易让我们从一个困境中脱身又陷入下一个困境―― 因为社交疲劳而从社交圈内退出,又被未经妥善处理的情绪,或与朋友实际未断的情谊所困扰。间歇性冷漠,只是使我们原本紧绷的人际关系线被“松绑”,却不意味着彼此的连接被“切断“了。

我们在这个过程中给自己的能量“充电”,同时也向外界释放信号,从而使自己在压力中得到缓解。

迷思3:“间歇性冷漠”≠一种被动的、消极的状态很多人可能会觉得,间歇性冷漠是一种被动的、相对消极的情感状态。其实,有时候,它可以是一种好的心理技术,我们甚至可以以此获利。这种心理技术类似于Sonnentag & Bayer(2005)提出的“心理脱钩(psychological detachment)”:下班后,我们身心两方面都要暂时从消耗心理资源的工作事宜中抽离出来。

其实,不只是工作,在日常的方方面面,我们都需要适当的“心理脱钩”。这样,我们有空间去恢复自己的能量,保证我们的健康;同时,还能避免倦怠,让我们有足够饱满的精力,面对生活、学习、工作、亲密关系和人情世故。

什么时候我们需要“间歇性冷漠”那么,具体什么情况下,我们需要“间歇性冷漠”呢?

以下是一些,我们很多人都可能会遇到的场景:

1)过度共情,甚至出现“替代性创伤”接二连三的令人不安的新闻、社交平台的负能量轰炸……相信很多人最近都有这样的感受:应接不暇的消极信息让人感到心绪不宁、愤怒、悲伤,甚至出现“替代性创伤”(vicarious trauma),即由于对他人创伤经历的共情而产生的如亲历创伤事件般的后遗症(Pearlman & Mac Ian, 1995)。有的情况下,还会出现不良的肢体反应:比如,无法集中精力完成日常的工作、胃口不佳、失眠质量大幅下降、头疼、胃疼……这些“过度共情”的情况,很可能导致我们成为创伤事件的“二次受害者”。因此,如果你也有类似的状况和感受,一定要提醒自己:我需要“间歇性冷漠”了。

2)恋爱过于上头,影响日常生活还有一种情况是,“间歇性冷漠”也适合“恋爱脑”们。Ta们一谈恋爱就仿佛被对方占据了所有的思绪,甚至到影响日常生活、学习和工作的程度。我们当然不是反对“为爱疯狂”――爱情自然有它令人神魂颠倒的魅力。但是,我们也要一直记住,爱一个人之前,我们首先是独立的个体,无论是身体上、还是情感上。所以,如果你发现你的内心时时刻刻被对方左右,每天脑子里都是对方去了哪、做了什么、和谁在一起……甚至为此茶饭不思、无法集中精力进行日常的工作和学业,那么此刻,你或许该试着收回自己“透支”的那部分爱意,不必将关于ta的一切都一一过目,试着更关注自己的情感需求,同时也把一些精力转移到自己日常的兴趣爱好、工作学习上来。

3)被亲密的人“情感绑架”,觉得自己不做某些事情就有内疚感许多人都经历过,来自爱人或家人的“饥饿式索爱”。Ta们拼命以我们不需要的方式为我们付出。若置身于这样的关系关系中,会产生强烈的负担感。我们可能因无法满足对方的期待而感到愧疚。长期如此,我们的自我效能感也会降低,对自我及关系都感到无力。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可能需要从这样的关系中得到休息,用“间歇性冷漠”给自己蓄能。

4)无时无刻脑海里都是工作、人际交往上的事情很多人都无法做到下班以后就再也不想工作的事情,或是将工作中的情绪带到和家人的相处中;同样,也无法将社交中的压力,与日常生活完全割离开。尤其是在疫情时代,不少人的办公方式都从线下转移到了线上。可能会在同一个狭小的空间内进行吃饭睡觉和社交等休闲活动,以及学习办公等工作相关的活动。如此一来,生活、娱乐和工作不再有物理上的界限,我们心理上也就很难将一切分割开来。这时候,我们就可以学着使用“间歇性冷漠”来平衡自己内心的精力和情感资源。

如何学会使用“间歇性冷漠”关于如何学会使用这种方法,或者说,如何将自己切换到间歇性冷漠的状态里,来保护自己的心理健康,我们和两位心理咨询师聊了聊。当我们接收了大量消极信息,因此产生负面情绪,甚至“过度共情”的时候,该怎么办?

心理咨询师张临风指出,最重要的是要认可自己情绪的合理性。冷漠对很多人来说都是负面的词汇,但休息就是中性词。间歇性冷漠,实质上只是一种情绪上的休息。我们需要意识到,当我们选择“间歇性冷漠”时,“仅代表我现在暂时没有这个能力应对新的信息,而不代表我不想负处理信息的责任”。

张老师介绍道,间歇性冷漠其实有点像接受承诺疗法 (Acceptance and Commitment Therapy,ACT)中解离(defusion)的技巧:“当我们暂时没有办法处理一些情绪、想法、感受的时候,尝试后退一步和它们保持距离而非与之纠缠,这样可以帮助自己获得平静的状态。”

另外,我们可以给自己制定一个日程表,以一种日常化的态度、规律地限制自己去接触那些令人难受的信息。比如,如果看太多新闻使你焦虑,就可以在手机里设定一个APP用时限制,依此督促自己每天使用社交平台接收负面信息不超过15分钟、1个小时……

还有一个平时比较常见的情况是,我们被“情感绑架”,觉得自己没有回应对方的期待、要求或者是关心,就产生愧疚感。心理咨询师邵?颖说:“这本质上是边界问题。”其实很多时候,我们是需要退后一步,把自己的边界留出来的。

邵老师指出:“现实感很重要,我们要明白,我现在不是不尊重你,而是在维持我自己的边界。”这个时候,我们就要区分好“我想要做什么(为了满足对方的“需求”委屈自己)”和“我该做什么(保护我自己的个人边界)”――分清楚以后,中间的部分就可以使用日常的社交技巧来过渡。比如,我们可以偶尔借鉴一些“糊弄学”的方式,看似回应了对方,但其实内心并没有真正投入到这段交流中――这时候我们的状态是“冷漠”但有用的。

【小编:仅建议社交疲劳时使用,待人还是真诚最重要喔~】

另外,张老师认为,当我们担心不积极地回应朋友会导致我们失去关系时,可以在内心去做一个现状核实(reality check):我和我的朋友之间是否有足够的信任?如果因为你一两次不回消息就会失去的关系,那你们的关系其实是不平等的。

平等的关系是可以容忍一些不确定性的,也是可以承载我们自由表达“需要休息”的需求的。信息爆炸的时代,我们接收着更多的情感来源,也无形中承担了更多的情绪风险。为了彼时拥有更恒久的爱的能力,当下的我们,或许都需要一点间歇性冷漠。

最后,美国心理学家Tara Branch的话与大家共勉:"."The boundary to what we accept is the boundary to our freedom

晚安~

References:

Brach, T. (2004).Radical acceptance: Embracing your life with the heart of a Buddha.Bantam.

Day, J. R., & Anderson, R. A. (2011). Compassion fatigue: An application of the concept to informal caregivers of family members with dementia.Nursing Research and Practice,2011.

Pearlman, L. A., & Mac Ian, P. S. (1995). Vicarious traumatization: An empirical study of the effects of trauma work on trauma therapists.Professional psychology: Research and practice,26(6), 558.

Seltzer,L. F. (2018).Why Some People May Simply Run Out of Empathy.Psychology Today.

Sepp?l?, E. (2013).Compassion:Our first instinct.Psychology Today.

Singer, T. & Klimecki, O.M. (2014). Empathy and Compassion.Current Biology,24, 875-878.

Sonnentag, S., & Bayer, U. V. (2005). Switching off mentally: predictors and consequences of psychological detachment from work during off-job time.Journal of occupational health psychology,10(4), 393.

(2021). Empathy Fatigue: How Stress and Trauma Can Take a Toll on You. Cleveland Clinic.

186人参与, 0条评论 登录后显示评论回复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