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玛丽·安托瓦内特实际上是替罪羊?15个事实真相,认识真实王后

作为一名众所周知的被误解了的历史人物,玛丽安托瓦内特生前确实过着令人羡慕的生活。批评她的人认为玛丽自私,是当时皇室过度奢侈生活的代表,但她也是一位慈爱的母亲,也有人说,她对周围的人既善良又慷慨。

不过很多关于玛丽・安托瓦内特的事实真相,突出了她的名声和她的处境复杂性之间的矛盾。作为一个外国人被憎恨,作为一个女人被当作替罪羊,并成为无数错误指控的对象――包括她被错误的认为说出了那句话:“让他们吃蛋糕吧!”

而以下关于玛丽・安托瓦内特生活细节的故事,揭示了她人性的一面,以及她为我们留下的遗产。

玛丽・安托瓦内特收养了几个孩子,包括一个塞内加尔小男孩

玛丽・安托瓦内特和路易十六直到1778年,也就是在他们结婚近8年后,才有了第一个孩子。之后从1778年到1786年,玛丽生了四个孩子,尽管其中两个,路易・约瑟夫和索菲后来都夭折了。

据说玛丽・安托瓦内特很喜欢孩子,一生中至少收养了五个孩子。其中四名被收养者,是皇室随从的孤儿,而第五名则是在18世纪80年代,被人作为“礼物”送给她的。这个男孩名叫让・阿米尔卡,来自塞内加尔。玛丽・安托瓦内特也没有拿他当佣人,而是给他施了洗礼,并像照顾自己的孩子一样照顾他。

一夜白头的症状,也被称为“玛丽・安托瓦内特综合征”

据了解,在玛丽・安托瓦内特被处决的前夜,她的头发突然就变白了。当时她只有38岁,所以事后看来,她头发颜色的变化,应该被归因于压力或“免疫系统紊乱”。

玛丽・安托瓦内特并不是唯一经历过这种现象的历史人物。1535年,托马斯・莫尔爵士在被处死前被关在伦敦塔时,他的头发也突然失去了原本的色素。因此,一些当代观察家质疑这种疾病的绰号,坚持认为“玛丽・安托瓦内特综合征”对女性来说没有问题,但对男性应该被称为“托马斯・莫尔综合征”。

玛丽・安托瓦内特,最初被埋在她丈夫旁边的无名坟墓里

1793年10月,玛丽・安托瓦内特被处死,随后遗体被安放在了巴黎马德琳公墓(Madeleine Cemetery)的一座无名坟墓里。作为众多断头台受害者的埋葬地之一,这座公墓成为了包括农民、贵族,最后是皇室成员的最终长眠之地。

住在公墓附近的皮埃尔・路易・奥利维尔・戴斯克佐(Pierre Louis Olivier Desclozeux)目睹了皇室整个葬礼的进行,并记下了国王和王后的遗体埋葬地点。后来他买下了那块地,在上面建了一座小教堂。

随着1815年波旁王朝的复辟,国王路易十八下令挖掘尸体。1815年1月,玛丽・安托瓦内特和路易十六都被重新埋葬在圣德尼大教堂。

一位身份不明的仰慕者,为她制作了一款最先进的手表,包括800多个部件

1783年,有人(也许是她的丈夫路易十六;瑞典政治家和她传闻中的情人阿克塞尔・冯・费森;或者是她的卫队成员德拉・克鲁泽特先生)委托著名的钟表匠亚伯拉罕・路易斯・布雷奎特,为玛丽・安托瓦内特制作一块怀表。

这款怀表由黄金、铂金、蓝宝石和水晶制成,融合了所有最新的计时技术。而且自动上弦,有日历,并且注明了小时和分钟,甚至还有一个温度计。

然而,玛丽・安托瓦内特并没有收到这块怀表。她于1793年被处决,比这块表的完成时间早了大约44年。最后这块怀表的823个部件,在几十年的时间里,被窃取又被修复。据现代估计,这只怀表的价值约为3000万美元。

美国玛丽埃塔镇以她的名字命名

独立战争之后,一群美国军官买下了俄亥俄州马斯金姆河岸边的一块土地。1770年,乔治・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对这个地方进行了调查,他说:“在美国,从来没有一个殖民地像刚刚在马斯金姆开始的那样,在这样有利的支持下建立起来。”

新的殖民地最初被命名为阿德菲亚,但后来更名为玛丽埃塔,既是为了纪念玛丽・安托瓦内特,也是为了纪念法国在独立战争期间,与美国宝贵的伙伴关系。据《复古新闻》报道:

传说,玛丽・安托瓦内特被这一举动受宠若惊,并送了一座纪念钟来纪念这座城市。不幸的是,这个礼物在海上丢失了,没能到达玛丽埃塔。

玛丽・安托瓦内特的女儿,当了不到30分钟的法国王后

1793年1月,国王路易十六被处决,这意味着他的长子路易・查尔斯继承了王位。路易・查尔斯当时只有8岁,随后他先是由母亲照顾,然后由反保皇党人士监督。

这个小男孩,现在的国王路易十七,被囚禁在恶劣的条件下。很快他就病倒了,并在1795年6月8日死于肺结核。

当路易十七去世时(有传言说他还活着,一直生活到了19世纪),他的妹妹玛丽・特蕾莎成为路易十六和玛丽・安托瓦内特唯一在世的孩子。她逃到奥地利,并在1799年嫁给了她的堂兄、法国王位继承人路易・安东尼,昂古莱姆公爵。

1830年,法国大革命期间,玛丽・特蕾莎的丈夫成为法国国王路易十九。他在位20分钟后就退位了,而王后也只在位了不到30分钟。

她的儿子路易斯・查尔斯,出庭作证指证了她

当玛丽・安托瓦内特的敌人开始密谋反对她时,他们也寻求她的儿子和王位继承人路易斯・查尔斯(1785年出生)的帮助。虽然路易-・查尔斯是国王路易十六和安托瓦内特的第二个儿子,但他哥哥的去世,使他在1793年1月他的父亲被处决时,登上了王位。

当时,玛丽・安托瓦内特和她的孩子们都被关在监狱里,路易・查尔斯也很快就由安东尼・西蒙照顾。之后西蒙和另一位反保皇党人士雅克・埃贝尔一起,说服他作证,说他的母亲和自己有过几次不恰当的关系。

在对她的审判中,雅克・埃贝尔坚持说:“路易斯・查尔斯和他母亲之间发生了乱伦行为。”但玛丽・安托瓦内特面对这样的栽赃并没有为自己辩护,她说:“我拒绝回答……是因为大自然拒绝了对母亲的这种指控。”

她计划逃离大革命时期的法国,而且几乎成功了

从1789年底开始,法国王室就被关押在杜伊勒里宫,被软禁了起来,随后他们便越来越担心自己的安全。大多数人认为,国王路易十六无力应对危机,也无法夺回对国家的控制权,而且对于如何保护自己家人也无能为力。

玛丽・安托瓦内特的丈夫被压力压得喘不过气来(继承人路易・约瑟夫的去世,让情况变得更糟),于是她开始秘密地向外界求助。1791年,在她的瑞典“最爱”阿克塞尔・冯・费森伯爵的帮助下,玛丽・安托瓦内特策划了一个行动,带着家人逃到保皇党大本营Montmédy,在那里他们可以发起一场反革命。

在比较玛丽・安托瓦内特和她的丈夫时,传记作家安东尼娅・弗雷泽总结得最好:“她果断,而他优柔寡断。当他犹豫的时候,她却很勇敢。”

不幸的是,这家人前往Montmédy的旅程受到了延误和复杂情况的困扰。尽管乔装打扮,国王和王后在到达瓦伦纽斯时还是被认了出来,并最终在离目的地仅31英里的地方,被革命部队抓获。

沃尔夫冈・阿玛德乌斯・莫扎特,可能曾宣布过要娶玛丽・安托瓦内特

在18世纪60年代的巡回音乐会中,莫扎特在维也纳为皇家宫廷表演了一场音乐会。据报道,莫扎特在为弗朗西斯一世皇帝、玛丽亚・特蕾莎皇后和他们的孩子们表演时,受到了热烈的欢迎,并与他们的家人关系密切。

根据一个广为流传但尚未被证实的故事说,有一次,莫扎特在年轻的玛丽・安托瓦内特面前摔倒(或者根据某些说法,扑向了她)。当她把他扶起来时,据说他说了这样一句话:“你真好,我愿意娶你。”

她的婚礼,在历史上最致命的烟花事故之一中结束

法国和奥地利的冲突已经持续了三个世纪,直到他们各自的君主路易十五和皇后玛丽亚・特蕾莎同意解决他们的分歧。在18世纪60年代,两位统治者决定让他们的孩子互相结婚,于是在1770年,年轻的玛丽・安托瓦内特来到了法国宫廷。

正如历史所描述的那样:

1770年5月7日,14岁的新娘被送到莱茵河中央的一个小岛上,由一支盛大的游行队伍护送前往凡尔赛宫。在玛丽・安托瓦内特遇见这位15岁的未来法国国王的第二天,两人在奢华的宫廷上举行了一场婚礼。

婚礼庆典一直持续到5月30日,随后一场史诗般的灾难发生了。在烟花表演中,部分爆炸的火箭飞向人群。人们为了逃生而互相踩踏,导致大量的人员死亡。

据《Atlas Obscura》报道,法国政府称有133人在此次事件中丧生,但其他消息称死亡人数高达3000人。不过无论哪个数字是正确的,这仍然被认为是历史上最致命的烟花事故之一。

正如凡尔赛宫所言,“这是一个可怕的预兆,预示着一个悲惨的统治。”

她最喜欢的颜色之一,是一种以跳蚤命名的紫色

在18世纪,紫红色在法国的精英阶层中很流行。“puce”在法语中的字面意思是“跳蚤”,是一种带有深红色、棕红色的紫色。这种独特的颜色,得名于它与跳蚤咬后留下的皮肤颜色相似。

一位同时代的人指出,“宫廷里的每位女士,都穿着紫褐色或紫红色的礼服……这种新颜色不容易被弄脏,因此比浅色颜料的服装更便宜。”玛丽・安托瓦内特在她的许多服装中,都使用了紫红色,而且据说她在宫廷中喜欢穿这种颜色的人。

玛丽生第一个孩子时,在场的人很多,以致她晕倒了

在当时,王室成员的出生被人们围观是很常见的事情,所以当玛丽・安托瓦内特在1778年生下第一个孩子玛丽・特蕾莎时,一群人都在房间里看。

据负责照顾王后的一位女佣说:“在王后分娩时允许所有人进入观看的礼仪,被十分夸张地遵守,以至于当医生或助产士宣布产下婴儿时,很多人都涌入了房间,直接将王后刺激的晕过去。”

玛丽・安托瓦内特很快就失去了意识,随后她的丈夫路易十六打开一扇窗户,“在杂乱的人群中挤来挤去,让人误以为自己在某个公共娱乐场所”。那位女佣补充说道。

在她的临终遗言中,她向刽子手道歉

玛丽・安托瓦内特于1793年10月16日被处死,比她的丈夫路易十六晚了9个月。查尔斯・亨利・桑森是当时的刽子手,并在那天上午11点来找女王。鲍尔特夫人,女王典狱长的妻子,那天也在场:

鲍尔特夫人看到了桑森剪了王后的头发,王后回头看了看,看到刽子手把头发放进了他的口袋。“我看到了这一幕,”鲍尔特夫人说,“但我希望我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一幕。”

下午12:30,玛丽・安托瓦内特被带到革命广场。据说,她的临终遗言是:“对不起,先生,我本不想这么做的。”因为她在走向断头台的路上,踩到了桑森的脚。

她勉强躲过了房间里被扔掉的东西

以现代的标准来看,凡尔赛宫的卫生即使不令人厌恶,也是不够完善的。人类和动物的排泄物,墙壁和家具上的一层污垢,以及没有洗澡的人,每天都在王宫里穿梭。

夜壶遍布整个宫殿,路易十四的嫂子伊丽莎白・夏洛特写道:当需要清理夜壶里的东西时,通常会被直接倒出窗外。有一次,玛丽・安托瓦内特和她的随从,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了错误的地点。

一个夜壶从二楼被倒出窗外,落在她的轿子上。同时也溅到她的牧师和随从身上,于是他们被迫暂时离开玛丽・安托瓦内特,去换新衣服。

她为自己和她的朋友们,建造了一个田园风光派建筑

玛丽・安托瓦内特委托建筑师理查德・米克(Richard Mique)和艺术家休伯特・罗伯特(Hubert Robert),设计了一个法国田园风光派建筑。这个建筑被称为小特里阿农别馆(Le Hameau de la Reine),建于1783年至1786年,位于凡尔赛宫的小特里阿农。

在小特里阿农别馆,游客可以在这里挤牛奶和照顾其他动物,同时享受放置在乡村风格的小屋中的皇家奢侈品。这里还有一座风车,风车上有一个装饰过的轮子,不过没有实际功能。

玛丽・安托瓦内特在这里生活的那段时间,引发了人们对其消费的批评,以及对她和她的伙伴们(大多数是妇女),在男人不在的时候,所参加的活动类型的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