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三位“无名之辈”,就干掉小霸王孙策,山越人为何如此厉害?

建安五年(200年),小霸王孙策在打猎时遇刺,后伤重不治而亡。关于刺客来历,无非就是吴郡太守许贡门下的三个宾客。只是,这三位“无名之辈”有什么本事,能把孙策给刺杀了?

孙策之骁勇,举世公认。王朗说他“勇冠一世”,傅玄也称其“勇盖天下”,就连与孙策作对的许贡,也不得不承认:“孙策骁雄,与项籍(羽)相似”,“ 若放于外必作世患”。而且,裴松之注引《江表传》中还说:孙策遇刺前已有察觉,所以他先解决掉了一人。

可即便如此,孙策仍“不敌”剩下两个刺客,甫一交手便被射中面颊。这事虽看上去有些“离谱”,但考虑到刺客出身与孙策短板,就很好理解了。首先要解决的是:刺客到底有什么来历,他们为何这么厉害

上图_ 孙策(175年―200年5月5日),字伯符

一、刺客是山越

毫无疑问,刺客是许贡门客出身;但还有一种说法指出:刺客是严白虎的余党。据《三国志・孙策传》注引《江表传》记载:“策前西征,(陈)登阴复遣间使,以印绶与严白虎馀党,图为后害,以报(陈)r见破之辱。”

陈登的族叔陈r,曾被孙策大败。彼时,陈登担任广陵太守,其所在的江淮地区也是孙氏(与淮泗武将)重点征伐的对象。于公于私,陈登都要解决孙策。是以他暗中联系到了严白虎余党,谋划了这场刺杀事件。按此记载,动手之人显然是严白虎余党。

问题便在这里:刺客到底是许贡门客,还是严白虎余党呢?

上图_ 陈登,字元龙,下邳淮浦(今江苏涟水西)人

实际上,这两种身份并不冲突,因为吴郡太守许贡与江东豪族严白虎之间,有着密切往来。按《三国志・朱然传》:“贡南就山贼严白虎。”许贡战败后,为何要投奔“山贼”严白虎?

客观而言,无论是“山贼”,还是“山寇”,都是东吴官员对于山越人的蔑称。与“累世仕官”的士族不同,严白虎虽然也是豪强,但却是江南地区的土著山越人。而从山越人的表现看,他们又与士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袁术曾暗中勾连“丹杨宗帅陵阳祖郎等,使激动山越,大合众,图共攻策”。以太史慈之言:“鄱阳民帅,别立宗部。”指江南地区的山越,往往如宗族的社会结构一般,习惯“聚族而居”,甚至有些山越宗部,已发展为地方豪族。碍于其强大的军事实力,地方长官也经常主动寻求合作。

上图_ 袁术(?-199年),字公路

作为山越人中的佼佼者,严白虎自然是吴郡太守许贡的主要合作对象。进一步而言,严白虎和其他山越宗部,一直与袁术有着密切往来。《三国志・朱然传》中还记载:“是时下邳陈r自号吴郡太守,住海西,与强族严白虎交通。”

陈r早年曾投奔袁术,在后者默许下立足吴郡,并与严白虎展开交往。后陈r与袁术交恶,退走下邳,吴郡太守便由盛宪接任。盛宪之后,即是前往扬州避难的许贡。许贡一个外来户,是如何在短时间内成为吴郡太守的?

这离不开一个关键人物――许昭。

上图_ 东汉时期的徐州、下邳位置所在

孙策说过:“许昭有义於旧君(即盛宪),有诚於故友(即严白虎)。”可见许昭与盛宪、严白虎之间关系匪浅,在吴郡很吃得开。据《三国志・许靖传》记载:“吴郡都尉(即许贡)、会稽太守王朗素与靖有旧。”那么不排除一种可能:许贡、许昭、许邵、许靖乃是同族。

正是在同族许昭的帮助下,许贡才能立足吴郡。也正因如此,许贡、严白虎再次被孙策击败后,二人会前往余杭投奔许昭。此事亦见于《建康实录》所引《志林》。更为关键的是,在许贡、严白虎被孙策杀死后,许昭曾经为他们复仇。

上图_ 《建康实录》是唐代许嵩编撰的六朝史料集

据《建康实录・吴上・太祖上》记载:“初,吴郡太守许贡见策英杰,乃表‘策勇盖天下,骁雄似项羽,请朝廷征入,不然必为后患’。策微知,使人遮得其表,而召贡责之,令武士绞杀。及此兵屯江上,因出猎,马骏,去从骑远,为贡客许昭伏刺之,伤面。”

此处记载与《三国志・孙策传》及裴松之所引《吴录》《江表传》中的记载互相印证,可见许昭就是刺杀孙策的执行人。他的另外两个帮手,便是受他庇佑而幸存的严白虎余党,或者说是许贡门客。

严白虎是山越渠帅之一,其余党也必然是山越人,破案的关键就在这里。

上图_ 三国鼎立时期 山越人位置所在

二、山越人有多强

汉末三国时期的山越人,拥有不可小觑的单兵作战能力。令曹操、刘备都主动招募的丹阳兵,便是山越人中的一支。

据《三国志・诸葛恪传》记载:“丹杨地势险阻......山谷万重......山出铜铁,自铸甲兵。俗好武习战,高尚气力,其升山赴险,抵突丛棘,若鱼之走渊,猿谀疽病!

山越人,是百越人的后裔。秦汉更替,战乱不休,百越人为避战乱,隐入深山老林之中。两汉时期,山越人一直安分守己,不参与外界纷争。这是因为山林中的丰富资源,足够让他们维持耕猎生活,自给自足。

与传统的小农经济相比,山越人更看重打猎本领,这是维持他们生存的基本技能。而想要成为一个合格的猎手,首先便要掌握射术。这种现象绝非个例,汉末三国时代带有地域色彩的几处“精兵之地”,都有这个特点。

上图_ 东吴征讨山越

除丹阳兵以外,还有泰山兵。泰山郡位于兖、青、徐三州交界处,“背山面海”,导致山民多有剽悍之风,长于奔袭斗勇。以臧霸为首的“泰山诸将”,即是其中代表。而最像山越人的,是巴蜀腹地的蛮人。诸葛亮平定南中后,曾选拔“长者善射之士”为弩兵,配合改进后的诸葛连弩,使蜀军在山地战中占尽优势。

由此可见,射箭这种远程进攻手段,是刻在山越人骨子里的本能。反观孙策,虽然骁勇一世,却更擅长近身作战。为人津津乐道的“太史慈酣斗小霸王”,也是孙策占了便宜。太史慈猿臂善射,例无虚发,是正史记载中的神射手,倘若他在远处便向孙策发起进攻,后者也只能沦为移动的靶子。

上图_ 太史慈(166年-206年)

综合考虑,孙策先下手为强,还能被两个刺客射中面颊,并不能证明他是名不副实。只能说,在这么一场精心谋划的刺杀中,山越人出身的刺客,利用山林的主场优势,可以更好地发挥自身长处。

在这种地形下,孙策无疑处在被动地位。他从一个猎人沦为“猎物”,这才不幸遭到毒手,从而令后人留下了无数感慨:倘若孙策不死,能否反攻中原,改变三足鼎立的格局。

作者:瀛洲海客校正/编辑:莉莉丝

参考资料:

〔1〕陈寿撰,裴松之注 《三国志》

〔2〕许嵩撰 《建康实录》

文字由历史大学堂团队创作,配图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