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女作家庐隐:觉醒中的女性

庐隐,原名黄淑仪,又名黄英。她的父亲是前清举人,母亲是一个不曾读书的旧式女子。1898年5月4日,她在福建省闽侯县城内降生的那天,外祖母去世了。

因此,母亲认定她是一颗灾星,便把她交给一个奶妈去喂养。奶妈把她带到乡下,后来这段乡下生活,在(海滨故人》这个中篇小说里,有着美丽的回忆:“露沙住在奶妈家里,整整地过了大半年。

她忘了她的父母,以为奶妈便是她的亲娘,银姊和小黑是她的亲姐姐。

从中可以看出作者笔下的女性带有自传的性质,作者的人生带有悲情色彩,因此她笔下的女性多为悲情女性。

《海滨敌人》是庐隐的代表作,小说描写了:露沙、玲玉、莲裳、云青、宗莹五个青年女性几年间的悲欢离合,以及她们对人生道路的探索和个人幸福的追求,反映了五四时期一部分女青年的思想。

小说的主人公露沙及其女友们,在五四时代精神的感召下,从家庭走入学校,又从校踏入社会。开始,她们生气勃勃,追求个性解放,都想在人生旅途中有所获取。

可到了后来,有的一旦建立了家庭,就象关在笼中的鹦鹉,毫无生气,学生时代的活泼真全不见了,如宗莹。而玲玉则是随遇而安,婚后去享受小家庭的快乐,认为人生祸不定,“能游嬉人间未尝不是上策”。

云青对爱情不敢大胆追求而屈服于封建家长与礼的压力,无奈在研究佛经中寻求精神解脱。作品的主人公露沙,幼年失去母爱,身处境,倒是一个能够爱其所爱的时代女性,她与已有妻室的梓青,建立了真挚的爱情,无形式的结合,却能两心相印。

然而最终也因人世的纷扰,世俗的偏见,对人生的追失去了意趣,只好在昔日游地海滨结庐,作为美好友谊和爱倩的纪念。作者笔下五个年女性的个性与际遇各不相同,但是她们追求理想人生的美好愿望及最后的失落感却是想同的。

面对变幻无常的人生,五个女性表现出了不同的心态:小说中的中心人物----露沙思考着“人生究竟是什么”的问题。

她难以摆脱内心的矛盾和傍徨:“十年读书,得来的只是烦恼与悲愁,究竟知识误我?我误知识?”到最后才明白“人间譬如一个花缸,人类譬如缸里的小虫,无论怎样聪明,也逃不出人间的束”的人生感悟;云青是“理智比感情更强的人”,当礼教、家庭与自己的爱情冲突时,她忍气吞声,扮演了殉道者的角色。

她虽然也受过新思潮的影响,但由于中礼教毒素太深,终至于连“新文化之没顶狂浪”也无法把其洗清;宗莹恰与云青不同,她在对待自己的婚事上倒有几分主见。

她说:“若果始终要为父母牺牲,我何必念书进学校,只过我六七年前小姐的生活,’’…那末父母之命,媒约之言,我自然遵守,也没有什么苦恼了!现在既然进了学校,有了智识,叫我屈伏在这种顽固不化的威势下,怎么办得到!”

这番话淋漓尽致地表现了那些在学校里学了知识,受了新思想启蒙,开阔了眼界的闺秀们不甘礼教束缚,意欲冲破封建的网,获取人生自由的理想。

小说透露出作者初经涉世时,对封建礼教、世俗所造成的女性的不平等遭遇的深深的忧患。

茅盾说:“读庐隐的全部著作,就仿佛再呼吸着‘五四’时期的空气,我们看见一些‘追求人生意义’的热情的然而空想的青年们在书中苦闷地徘徊,我们又看见一些负荷着几千年传统思想束缚的青年们在书中叫着‘自我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