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哀牢山发现一头母猪,跟着公野猪上山,产下12头小猪仔后带回家?

地处云南的哀牢山,山峰连绵,山陡林密,沟壑纵横,地形极为复杂。林中起雾时,能见度不到10米,极易迷路。哀牢山的气候也变化莫测,一山分四季,隔里不同天。山上是寒温带气候,山脚下是热带雨林气候。

茂密的原始森林,加上湿润的气候,是野生动物最为理想的栖息、繁衍的场所。哀牢山南麓深处有个“野猪沟”,近年来由于砍树和打猎的人少了,附近山上的野生动物渐渐多了起来,一到晚上就能听到狼叫,随处可见野猪的踪影。就算是在白天,谁也不敢单独一个人进去。

据云南网报道,野猪沟附近的村子里,最近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有只胆大包天的野公猪趁夜深人静时,破坏圈舍,窜入张奶奶家的猪舍里,与她家养的母猪“亲热”,不久后,母猪竟然跟着公野猪跑到山里去了。几个月后,这头母猪又回到张奶奶家,还带回了12只猪仔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01野猪进村,啃包谷吃花生,见什么吃什么,村民无计可施

近年来,野猪沟周边山岭里的野猪又死灰复燃。这些野猪中等个头,体重大约在80-190公斤,不过,最大的据说达300多公斤,但村民说较少见;体长在120-200厘米之间,高度平均约92厘米。

它们的毛色有黑色和褐色两种,毛粗而稀,背上长有刚硬的针毛,尾巴细而短,两对獠牙不长,但是十分锋利。

虽然眼睛非常小,视力很弱,看不清远处的东西,但是,它们有一个又直又长的鼻子,嗅觉特别灵敏,周围稍有一点响动,它们就会竖起耳朵听,一旦发现敌情就急忙逃跑。

据村民介绍说,这些野猪的食性比较杂,植物的嫩叶、根茎、浆果,它们都可以拿来填饱肚子;遇到荤食时,它们也是来者不拒。只要能吃饱,不管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它们都爱吃。即使觅食路上遇到毒蛇,它们并不怕,上前一口咬死,正好可以加个餐,打个牙祭。

最让村民头痛的是,每逢春天,田地里的豆苗刚长出,它们就成群结队来啃吃;到了夏天,野猪悄悄跑进包谷地里,偷吃包谷;到了秋天,野猪便进庄稼地里偷吃快要成熟的花生。

村民也奈何不了它们,白天野猪很聪明,都躲到密林中去了,只有到了晚上,才出来活动找吃的,而且是见什么吃什么,害得村民们无计可施,谁叫人家是保护动物呢?

除了混吃混喝之外,让村民想不到的是,它们还学会了“走婚”!

02公野猪下山,撞开猪圈“会”母猪,大家围着猪圈使劲敲才肯走

平常,深山里的野猪跟村里养的家猪是“井水不犯河水”,但是到了母猪发情的时候,公野猪就会下山来猪圈里“走婚”,跟母猪“搞对象”。

春天一到,一头山里的公野猪开始下山,它身材精瘦,细长的猪眼炯炯有光,看起来可不是一般的凶猛,它身强体壮,约有两三百斤,尖嘴长牙,锋利的獠牙像两把尖刀,露在嘴边,很有威慑性。

大白天,围着张奶奶的房子附近转悠,平时它只是站在屋子外面老远的地方,安静地望着里面的母猪,看来这头公野猪是看上了张奶奶养的母猪了。

2天后,公野猪又来了,一时情不自禁,鬼使神差地跳进了张奶奶家的猪圈里,想霸占里面的母猪。尽管母猪正在发情,但还是不敢过来,只能在旁边直哼哼。公野猪慢慢靠近母猪,开始挨头擦脸,不到一刻钟的功夫,两头猪就显得亲密无间,貌似成了一对“老夫老妻”。

清早,张奶奶的儿媳妇走到猪圈前,吓了一大跳:一头鬃毛直立、獠牙上翻的野猪正盯着她,两只眼睛还发着幽幽蓝光,吓得她尖叫一声,急忙跑回屋里。

张奶奶担心自家的母猪被公野猪咬死,便找来几个邻居,大家有的手拿木棍,有的拿着铁桶,围着猪圈使劲敲,想来个“棒打鸳鸯”。费了好大的劲,公野猪才越过1米多高的猪舍,恋恋不舍地跑了。

嘿嘿,后面还有更奇葩的,公野猪几次三番被人赶,就想方设法拐走了母猪。

03公野猪拱倒猪圈墙,母猪跟着“私奔”上山

尽管被人驱赶,公野猪还是三番五次地造访。而且它还很有经验,都是趁夜悄悄地来,又悄悄地走,时间和行踪都捉摸不定。

有个时候,公野猪刚到母猪的栏舍外转悠,企图进去,却被不知从哪里赶来的大黄狗一阵“恐吓”,只好不情愿地离去。

也许是尝到了甜头,这头野猪过几天又来了。大半夜里,狗又狂吠不止,张奶奶打开门一看,原来那只野猪又来母猪舍企图与其亲近,母猪貌似也有了“感觉”,还不停地朝猪舍外面张望。

还有一次,张奶奶无意间发现猪圈里多了个黑乎乎的东西,走近细看,那头白天经常见到的公野猪竟然与老母猪亲昵地睡在了一起!

张奶奶一声大吼,那野猪嗖地一声,窜出了1米多高的猪舍,很快消失在山林里。野猪虽然肥大,但动作十分敏捷,穿越茂密丛林,爬坡越沟,如履平地,一个纵身就能蹿出3米多远。半人高的猪圈,难不倒它们,野猪轻轻一跃,就能出圈。

几天后的一个深夜,明亮的月色下,这头野猪又在猪圈门口徘徊,母猪不停地用头拱着门,想出来。但半人高的猪圈,家养的母猪是很难出去的。

到了天麻麻亮,忽然一声巨响,力大无比的公野猪竟然把张奶奶的猪圈墙给拱倒了,猪圈露出一个缺口。母猪快速钻了出来,十分开心地跟在公野猪的后面,“私奔”而去。

其实,不仅仅张奶奶家的母猪,在很多地方,居住在距离山林附近的村民饲养的母猪,到了发情季节,万一找不到公猪来交配,就会“私奔”到山林中,与公野猪交配。

看来,再高的猪栏,也拦不住“爱情”呀!

04母猪产下12头小野猪,花花绿绿得十分可爱,常跟在母猪身后觅食

母猪一到山里,一群公野猪便一哄而上,这明摆着是想抢人家的“老婆”呀。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野猪们的规矩,不管是谁带回来的,要想赢得交配权,公野猪之间还是要进行一次决斗。

幸好,下山的那头公野猪成为胜者,它不仅会成为“新郎”,而且还用尿液划出来自己的领地范围,而那些失败者失去了领地,只好落荒而逃。

“蜜月”过后,母猪挺起了个大肚子,原来它已经怀孕了,公野猪也不下山糟蹋庄稼了,天天带着它四处捕捉小猎物,来补充营养。到了预产期,公野猪还很懂事,竟然会叼来一些树叶与干草,为“爱妻”即将到来的分娩建造一个漂亮的“产房”。

小猪仔如期出生了,一共12只,看上去花花绿绿的,十分惹人疼爱。不到一周,小猪崽们便露出了它们的野性,活蹦乱跳到处乱跑。

又经过半个月的哺乳,小野猪就能跟着父母外出寻找食物了,母猪走在前面开路,小猪则跟在母猪后面,在母猪挖凿的土沟里寻食,公野猪则站在远处观望,生怕有花豹等天敌接近。

05深夜带着小猪仔回家,这可把张奶奶高兴坏了

一个月圆的夜晚,公野猪带着母家猪下山,不过它只把母猪与小猪仔送出山林,两头猪依依不舍地挨了挨头,道别而去。公野猪站在山口,久久驻足,依依不舍。

没有人知道这是为何,难道是怕母猪与小猪仔不适应山林环境,还是怕自己的孩子被山林里的猛兽吃掉,这不得而知。

不过,原来伤心的张奶奶一家可高兴了。这天夜里,自家的母猪回来,还带回来12头活泼可爱的小猪仔。

高兴之余,张奶奶发现,这些小猪崽长得和家猪完全不同,它们个个黑黄花纹,精瘦精瘦的。家里1米多高的猪栏,这些小猪仔“嗖嗖”地随意跳了出来。

奇怪的是,一年后,小公猪还长出了獠牙,向别的小公猪示威,有时候还会打架。小母猪还好,没有长獠牙。村里的人戏称,这是“混血儿”。

最让张奶奶费心的是,这些小猪仔总非常好动,不像别的猪吃饱了就想睡觉,一到晚上它们就跳出猪栏,四处啃人家的庄稼,害得张奶奶四处找人赔不是。

结语

很多人好奇,家猪与野猪结合,怎么会生下猪仔呢?

大约1.1万年前,人类就尝试驯服野猪了,现在的家猪主要是苏拉威西疣猪的后代。

虽然家猪的驯化已经很久了,但是它们在基因上依然与野猪非常相似,也正是因为如此,家猪的生物学分类依旧是野猪的一个亚种。

可见,家猪和野猪是一个物种,不存在生殖隔离,它们可以“结婚生子”。

雪灵谷自然实验室/出品

参考资料:科学通报杂志、科学时报、森林与人类、大自然探索、中国动物志、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