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第二次英荷战争,荷兰海军突袭查塔姆,英国为何遭受奇耻大辱?

作者|冷研作者团队-寄生蟹子

字数:3233,阅读时间:约6分钟

编者按:每个国家都有民族英雄,而很多将领之所以成为民族英雄,就在于他们能在国家危难时刻维护国家利益。在千年的海上战争的历史长河中,也有这么一批人,例如我们的民族英雄郑成功。而被他赶跑的荷兰人中,也有一位传奇人物,那就是米歇尔・阿德里安松・德・鲁伊特。

2015年荷兰上映了一部反映德・鲁伊特的传记电影《海军上将》再现了这位名将最巅峰时刻。今天我们就来看看这位名将最为不可思议的一仗――1667年6月突袭查塔姆锚地。

▲荷兰电影《海军上将》海报,由弗兰克・拉默斯饰演这位名将

第二次英荷战争自1665年6月爆发以来,双方各有胜负。在圣・詹姆斯日之战后,英荷双方虽然没有再进行过大规模的海战,但战争却也并未就此停息。两年之久的海战使得两国国力亏空,元气大伤。

更要命的是,英国的一次军事行动,让荷兰人的怒火久久不能平息。1666年8月初,英国将领霍尔姆斯受命率领一支小型分舰队突袭荷兰的弗利兰岛,却出乎意料地发现了大量隐藏其间的荷兰商船。英国舰队在几乎未遇任何抵抗的情况下,纵火焚烧了挤在一起的150多艘荷兰商船。最后,英军在劫掠了弗利兰岛后扬长而去。

▲四日海战

仿佛是风水轮流转,在霍尔姆斯烧了荷兰商船队之后一个月,1666年9月10日,一场罕见的火灾降临到伦敦。连续烧了4天4夜,伦敦城有2/3被焚毁,经济损失达800至1000万镑。这个经济损失已经超过了两次与荷兰战争的费用,英国就是再有钱也经不起这么折腾。

因此自1667年1月开始,不断与荷兰方面取得联系,希望进行和平谈判,也就是布雷达谈判。不过荷兰人可不认为这把火报了自己的一箭之仇,他们在等待机会,一个彻底击败英国人,让他们乖乖同意条件的机会。

▲伦敦大火

当时荷兰海军司令由德・鲁伊特担任,他已经通过间谍搜集到了一些泰晤士河的潮汐、水位、航线等情况以及伦敦地区的军事和经济情报,不过主要不是准备进攻这里,而是分析英国舰队的动向。

当时英国皇家海军主力舰艇都停泊于梅德韦河口的查塔姆锚地,这里还有造船厂,并且河道弯曲,浅滩密布,风向有明显变化,属于易守难攻类型。英国人还设置有炮台和横江大铁链,所以没有哪个海军将领会想到攻击这里。

▲约翰・德・维特

海军将领不想,并不等于其他人不想。时任首相的约翰・德・维特就提出了突袭查塔姆锚地的计划。这个计划难度极大,几乎所有海军高级将领都表示反对,德・鲁伊特也一样。但是他和其他人不同的是,他知道德・维特不是个轻易改变自己想法的人,所以虽然不同意,但是他还是去准备了,包括训练舰队的夜战能力,加强情报搜集工作等。

▲荷兰名将德・鲁伊特

恰逢此时英军因为大火和瘟疫导致严重经济困难,所以对于军费进行了大的削减,大量军舰不得不闲置在港内,因此德・威特决定实施这项计划。这项计划听起来很容易,但是实施起来并不是那么简单。好在德・鲁伊特有个帮手,那就是首相的弟弟,对这个计划非常支持的科内利斯・德・维特。两人对于计划进行了详细研究。

▲科内利斯・德・维特

他们遇到的困难主要是一些情况难以熟知,例如沿途英国炮台与其他防御措施的位置与配置,泰晤士河口和梅德韦河沙洲浅滩的具体位置以及水深情况,潮汐和风向、风力变化等气象资料、锚泊在查塔姆锚地的英国舰队备战情况等等。

这里面有一项出现问题,整个行动将会失败。但他们只有一个优势,那就是无论如何英国人也不会料到荷兰人会突袭查塔姆锚地。突然性是他们唯一的胜算,他们赌的就是英国人想不到,所以防卫不到位。不过打仗哪有不冒险的,军人不能指望着舒舒服服作战。

▲查塔姆船坞

英国人真的就没有防备吗?那道倒不是。英国虽然大量削减军费,但是并没有停止海军运作,还有相当部分的舰队在海上巡航。但问题是这部分舰队布置在哪里呢?

英国人通过密布欧陆的间谍网得知荷兰正在筹划军事行动,但是并不知道荷兰人要在哪里采取行动。他们将舰队布置在了他们认为荷兰人会发起进攻的地方,唯独没考虑到荷兰人会突袭查塔姆锚地,毕竟这个计划在荷兰海军高层自己都没几个人同意。

▲航行中的荷兰舰队

1667年5月17日荷兰舰队启航,至6月4日集结完毕并完成编队,共计战舰62艘,15艘小型浅水船只和12艘纵火船(英语资料大多都是这个数字,中文资料则多称24艘战列舰、20艘小型船只和15艘纵火船,笔者还是采用外国资料数据)。

海上航行期间,编队分成三个分舰队,第一分舰队由德・鲁伊特上将亲自指挥,科内利斯・德・维特也在舰上;第二舰队由阿尔特・扬斯・范内斯中将指挥;第三舰队由威廉・约瑟夫・范根特中将指挥。

有趣的是除了几名舰队司令和高级将领之外,其他人都不知道这次出击要干啥,直到6月7日,荷兰舰队已经在头一天抵达泰晤士河口附近,科内利斯・德・维特才正式代表政府下达命令,整个舰队大为惊骇。

▲“皇家查理”号

有人提出了异议,还有人公开表达自己的恐惧,德・鲁伊特回复只有一句话“bevelen zijn bevelen”(命令就是命令)。科内利斯・德・维特回到住舱后在日记中写道他不确定舰队到底会不会服从命令。然而第二天他发现,舰队上下都在做准备,很多指挥官还对于不少细节方面提出了可行性建议。

在6月6日荷兰舰队接近泰晤士河河口的时候,英国方面就已经发出了预警,包括查塔姆锚地在内,都知道荷兰舰队来了。但是英国人的第一反应是荷兰人要进攻伦敦城。即便是这样,英国人也不应该毫无防备,但是在荷兰人出现的5天时间里,英国军队竟然毫无作为。

▲荷兰舰队攻击并占领希尔内斯炮台

在约克公爵的严令下,海军调动了3艘护卫舰、3艘火攻船和30艘舢板炮艇用于防卫,这实际上还是等于没有防卫。即使荷军已经开始攻击了,威廉・考文垂爵士还宣布,荷兰不太可能在伦敦附近登陆。

英国高层认为为了鼓舞士气,荷兰人最多会对一些中等大小和暴露的目标发动象征性的攻击,比如哈里奇,英军仅在这些地区加强了防御。这就导致了荷兰人真进攻的时候,英军调动十分不畅。另外由于几个月甚至几年没有拿到工资,大多数水手和士兵都不太愿意冒着生命危险抗击荷兰人。

▲1686年绘制的突袭查塔姆锚地示意图

6月7日德・鲁伊特亲率舰队开始攻击希尔内斯炮台。该设施名为炮台,实际为一个大型堡垒,扼守梅德韦河口。按理讲荷军并不容易攻取,但是英国守军抵抗一阵后就逃跑了6月10日,荷军登陆部队占领了这个堡垒。

最初荷军要求登陆部队不得劫掠,目的是为了和霍尔姆斯做对比,但是最终荷军还是大肆劫掠,德・鲁伊特解除了登陆部队指挥官扬・范・布拉克尔的职务。堡垒被占领后,威廉・约瑟夫・范根特中将指挥的荷兰舰队向上游进行了侦察,科尼利厄斯・德・维特跟随。荷军发现英国人已经自沉了7艘船以阻止通航,不过荷军发现这个阻塞线并不严密,有一个开口可供使用。

▲荷军在查塔姆锚地攻击英国军舰

在扩大这开口之后,荷兰舰队趁涨潮通过这道封锁线。英军远在吉林厄姆布置了一条14吨半的横江铁索,铁索前还有3艘军舰,用以阻拦可能入侵之敌。12日荷军航行到这里,守卫的“团结”号被俘,另外两艘“马蒂亚斯”号和“查理五世”号被荷兰火攻船炸毁,随后荷军毁掉了铁索,继续前进。

▲“皇家查理”(正中)号被俘

没有铁索拦截,13日荷兰舰队进入查塔姆锚地。查塔姆船坞内很多军舰闲置,在荷军攻势下,“忠诚的伦敦”号、“皇家詹姆斯”号和“皇家橡树号”都被摧毁,英国皇家海军旗舰“皇家查理”号被俘。蒙克认为为了防止军舰被俘,只有毁掉它们,因此英军自己又毁掉了16艘战舰。

▲驶抵荷兰的“皇家查理”号

在6月14日,计划制定者之一的科尼利厄斯・德・维特决定撤退,荷兰舰队带着被俘的“皇家查理”号趁涨潮驶出梅德韦河进入大海。荷兰海军还尝试攻击其他城市,但是未能得手。

不管怎么说,这一仗之后,英国皇家海军战斗力遭到更严重削弱。而比物质损失更大的是皇家海军气势更为低落,军心涣散,实际上已无战争意愿。英国国王查理二世不得不接受荷兰全部要求,签订了《布雷达和约》。第二次英荷战争以英国失败而告终。

本文系冷兵器研究所原创稿件,主编原廓、作者寄生蟹子,任何媒体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部分图片来源网络,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