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大清因没有精准的疆域图,被沙俄讹诈几十万疆土

1689年,尼布楚谈判时期,清朝代表仅能拿出准确度有限的《吉林九合图》。康熙为获取黑龙江流域的地理资料,要求相关部门搜集历朝地图,结果都差强人意。

最后,还是参与尼布楚谈判的法国传教士张诚,献出一张亚洲地图,不过,因资料缺乏,无法清楚地标出中国东北地区。

《大清一统舆图》

实际上,古代的中国同周边国家的国界大都是模糊,也无完整、准确的疆域图。不过,这并不影响中国对所属领土的管辖权。

但是,如果没有一张完整、准确的疆域地图,在领土谈判中往往是要吃亏的。

1727年、1728年,中俄签订《布连斯奇界约》和《恰克图条约》时,大清代表仍然没能拿出完整、准确的地图,最后只能依照沙俄提供的“边疆图”。

结果沙俄在地图上动了手脚,大清丢失贝加尔湖以南、恰克图以北的安加拉河流域30多万平方公里土地。

完颜崇厚

清同治元年(1862年),胡林翼等主持编纂了《大清一统舆图》。它除了吸收《皇舆全览图》、《乾隆内府舆图》的长处外,还参照了李兆洛的《皇朝一统舆地全图》的画法,将经纬网与画方融于一图之中。

内容比李兆洛图详细,增加了一些山川城邑及重要镇堡地名;区域范围也比李兆洛图大,北抵北冰洋,西及里海,东达日本,南至越南,远超出中国范围,故又名《皇朝中外一统舆图》。

此图采用书本形式,冠以总图,下分31卷,以南北400里为l卷,每卷包括纬差2°。

沙俄侵占西北形势图

该图流传较广,影响较大。如图上标有钓鱼岛和黄尾屿,是中国政府最早将钓鱼岛划入我国版图的铁证。

不过,该地图的1:200万的比例过小,边地译名混乱。1878年,清末大臣完颜崇厚同沙俄谈判伊犁问题损失惨重也源于此。

原来,崇厚参照沙俄《分界图说》绘制《伊犁分界图》时,出现地名定位错误、天山位置偏移等问题,让地图上划给沙俄的面积,比实际划归沙俄的面积,要小许多。

崇厚呈交的《伊犁分界图》局部

崇厚十分自信地认为大部分失土已被收回,俄方在归还伊犁问题上是“友善”的。因此,他就在克里米亚半岛的里瓦几亚擅自与沙俄代理外交大臣吉尔斯签订了《里瓦几亚条约》十八条(即《交收伊犁条件》简称《崇约》)。

另有《瑗珲专条》《兵费及恤款专条》《陆路通商章程》十七条。崇厚擅自签订了这份卖国条约后,竟然不等朝廷的批复,未经奉旨悄然回国。

(伊犁问题)俄方正式提交的分界图

实际上,当时清政府对此次谈判一无所知,军机处根本没有西部地图,只能向伊犁将军索要。最后找遍理藩院、内阁、兵部,才在内务府找到一份,另绘后交给了勘界官员。

几个月后,清政府拿到沙俄正式提交的分界地图后,才获知崇厚的谈判丢失了大量领土。

中国的疆域,在晚清时期遇到了历史上从未有过的边疆危机。清政府不得不下拨款项,组织人力、物力,按照西法测绘精准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