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沈佩贞:被污名吞没了的一代名女

1912年8月,宋教仁改组同盟会,拉统一共和党、国民公党、国民促进会、共和实进会等加入国民党,目的只有一个--实施责任内阁政治。为此,孙中山还亲自前往北京参加国民党的成立大会,大会地点选在湖广会馆。

沈佩贞

那天宋在会上演讲,之后诵读国民党党章,不料还没结束,只见三名女将跳上台来就打,据当时报道“举手抓其额,扭其胡”,“以纤手乱批宋颊,清脆之声震于屋瓦”。沈佩贞打了宋两个耳光,宋却不好和女性动手,连滚带爬而逃,一时成为笑柄。

这三人何许人也?敢殴打一个政党领袖?

原来这三人分别是:沈佩贞、唐群英和傅文郁。我们先来简单介绍一下唐群英和傅文郁。

唐群英,字希陶,号恭懿,湖南衡山县新桥镇人,是曾国藩的堂弟媳。秋瑾一度与唐群英毗邻而居,两家还是亲戚,两人来往自然非常密切。

傅文郁,山阴人,被称作“旧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的一位风云人物,十四五岁即投入反帝反封建的革命运动,有着轰轰烈烈的光荣的青年时代”。

而沈佩贞,据其本人自述,“浙江世族,父宦两粤,幼承慈训,长学师范,曾随叔父留学日、法,游历各国。”

辛亥革命时,沈先在天津组织起义呼应武昌首义。失败后脱狱到上海,带着“一腔热血满身杀气”创办女子尚武会,为北伐培养女性侦探(即特工)人才,章程规定学成后的女生将“随同女子军北伐满虏”。

此外,她还是京师步军统领江朝宗的干女儿,朝中权贵,无不结纳,在京城里的事业也顺风顺水。她有个闺中密友刘四奶奶,为了抢风头闹翻,结果京城警厅冲进刘府抓赌,抓到交通总长一名,参谋次长、财政次长各一名,关了一小时才放。自此,京城无人不知“沈大门生”的大名。

之后人们才得知:这三位女杰发现党章没有男女平等的条款,所以开打。

为此沈佩贞,唐群英还专门谒见孙中山,只是没有动手,但沈佩贞“哭声震屋”,挥泪诉说辛亥女革命者们把生死置之度外,建立炸弹队、行动队、暗杀队志在救国,目的就是为了争取自由平等,使日后女同胞人人享有幸福,可是没想到“国基已定,所要求者既不能达到其目的,则从前之尽瘁何为?”

孙中山也只能好言相劝。

9月1日,“万国女子参政同盟会”召开,沈佩贞哪能错过如此机会?她在慷慨陈词:中国女子为共和大业付出了生命代价,可是共和告成却将女子排除在革命同志之外,不能享受共和时代的幸福。她对全中国女性提出了一个惊人的倡议――要求大家如果不能得到平等对待,就“未结婚者,停止十年不与男子结婚;已结婚者,亦十年不与男子交言”。

至此,沈佩贞得了“政治女流氓”的名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