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峰队长》登山,平行宇宙?

怀念2019年,那时候没有疫情,人类可以轻松地出入任何地方,包括珠穆朗玛峰。相关数据统计,仅尼国南峰就接待了超过1000名攀登者,甚至在5月22日创造了单日200人登顶的全新纪录。可以说,2019年是登顶珠峰的大年,自此珠峰暂停喧嚣。今年5月3日,中国13名科考人员登顶珠峰,央视进行直播,看着队员们身体状况良好,脸上露出征服的表情,普通人也会产生攀登珠峰的冲动。当然,攀登珠峰对科考队员来说是工作,是任务,需要在这个自然实验室里做出科技成果;相比之下,普通人执着于攀登珠峰的心情则更为复杂,珠峰的风景很美但也充满危险。2019年仅官方统计就有14人死亡,3人失踪,据一位老攀登者说:一路上,他们都会见到不幸者的尸体残骸;还有人因温度太低,冻掉了胳膊、腿或者丢掉了其他身体零件...

在普通人看来,如此残骸或者冻坏的肢体,意味着攀登珠峰风险相当高,不免生出一种“感念苍生、望而却步”的情愫,但人类之所以伟大,正在于总有金字塔顶的一小撮人,产生强烈的探索欲,把自己的限度一点点扩展开来。正如《珠峰队长》一位登顶者所述:登上珠穆朗玛峰,这一辈子都值得了。

唯美教科书,珠峰队长一路生花

《珠峰队长》是一部纪录片,制作团队是一家登山公司:苏拉王平的川藏队,这支队伍里又包含一位追求艺术梦的电影导演吴曦,双方强强联合才有了影片的教科书式流程和唯美的视觉效果。《珠峰队长》向观众介绍了登顶的资质审批、登山流程、注意事项等等。比如要想从南峰登顶,需要具备海拔8000米以上的登山资质,又比如氧气瓶的使用、体力保存技巧等等。事实上,对于普通人来讲,见到珠峰的美景,内心会异常兴奋,恨不得连续快门发朋友圈,但兴奋的情绪会大量消耗体能,对接下来的行程非常不利,所以,自律的心态在攀登过程中非常重要;还有,珠峰处于两国边界,一些事情处理不好,有可能引起国际争端,一架无人机跨界、一些纸片满天飞都可能是引线。

除了登山教科书之外,《珠峰队长》另外的看点:唯美的风景。电影的摄影团队包括四个爱好者和一架无人机,他们努力地将连绵雪山呈现在观众眼前,好像近在咫尺,又让冰川的形象立体呈现,简直美轮美奂。夜空繁星,空灵如镜,昆布冰川,犹如一道移动的冰裂缝...再加上后期的精良制作,包括配乐、运镜、字幕、动画展示等等,让美景的立意变得更加丰满,同时,将人类置于唯美画面中,尽显渺小,这似乎也再暗示:人类要敬畏自然,而非妄谈征服。

为了增加电影的娱乐性,《珠峰队长》加入了很多“非登山元素”。正如苏拉王平所言:登山没啥压力,反倒是制造娱乐元素,差点儿要了我的命。导演吴曦总有一些“坏心思”,毕竟,一路顺风直接登顶,太缺乏戏剧性了。于是《珠峰队长》的成片里有大量的“危险”画面,包括飞机大冲撞、雪山崩塌、氧气瓶掉落撞击,再配上雪山、冰川,妥妥的巨片即视感。

此外,无人机在珠峰上的应用,也颇为艰难。8000米的海拔,狂风不止,无人机非常容易被吹散,如前文所述,如果无人机从尼国被风吹到中国,真有可能把事儿闹大了。好在,这些都按照计划完成了,积累起的原始素材长达21小时,终被压缩到83分钟的成片,可谓一路生花,精华尽在,干货满满。用吴曦的话讲:珠峰队长,既要对得起登山队员,又要对得起普通观众。

平行宇宙,登山的意义

即便《珠峰队长》拍摄得再美轮美奂,摄人心魄,估计也很难带动普通人去攀登珠峰,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在电影落下帷幕之后,思考登山的意义、人生的意义。房地产巨贾王石说:登山可以拉长人生。他是一位狂热的登山爱好者,立志要在花甲之年再度登顶,而拉长生命的逻辑正在于:平行宇宙,我们从一个熟悉的空间中,移动到另外一个空间。生命的宽度得以扩展,人类的见识得以积累,故人生得以拉长,这大概就是登山的意义吧。

当然,登上的意义远不止一个“平行宇宙”就能概括。事实上,这已然是一项非常热门的运动,衍生出大量的商业公司,继成产业链。而且基于珠峰的特殊环境,也能拉动登山装备、摄影技术、生物材料等领域的精进。

电影拍摄中,无人机是个宝贝,而无人机的电池更是弥足珍贵。以至于,摄影师需要把无人机24小时贴在身上,睡觉还要抱在怀里,保持温度。珠峰上充电是天方夜谭,于是电池的电量是个瓶颈。显然,这些都可以反馈给三星或者宁德时代做研究,以便做出超越现实世界5年的产品。至于说,防寒服、登山靴以及氧气罐,正是在一次次的严酷挑战中持续精进。

此外,珠峰毗邻尼国,那里自然带有一种佛性,正如影片开篇所讲,在如此空灵广袤的空间里,内心会涌起一股平静的力量。那是一种在闹市,在嘈杂的办公室永远体会不到的力量;登山途中,偶遇小溪的呐喊,同样是一次洗礼。而更令人动容的无疑是:珠峰脚下的攀登者墓碑,它提醒人类要挑战自然,也要敬畏自然。同时,思考追寻生命的意义:过程,唯有好的过程才能诠释人生。(科幻星系康斯坦丁/文)

187人参与, 0条评论 登录后显示评论回复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