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2度,撒哈拉沙漠下雪了,为何人类有点不安?

大家都知道,如今的地球气候就是以“全球变暖”为主,并且在过去的一年之中,我们也看到了地球出现了罕见的极端性自然现象,带来的影响对地球生命来说都具有极大的影响,无论是高温,干旱,还是风暴等等,都在全球肆虐,这全球变暖带来的影响已经深入到了世界各地,就算是人烟稀少的南北极地区都受到了气候的重创,例如北极出现38度的极端性高温。

所以说,如今全球变暖真的已经是让地球“满身创伤”,不过很多人近段时间,看到气候的转变,也发出了一个新说法,那就是我们地球并没有变暖,并且是变冷了,而根据科学最新报告指出,最近全球的异常寒冷天气也比较多,那是不是真的没有变暖?再次强调我们这里不讨论了,地球变暖是用数据说话的,没有争议,冷的问题多数已经是气候巨变带来的,包括我国出现的极端性寒冷天气,一波接一波,其背后的因素就是全球变暖。

撒哈拉沙漠下雪

撒哈拉沙漠是世界上面积最大的沙漠,形成于约250万年前,面积约932万平方千米,这个位于非洲北部大沙漠可以说生态环境极其恶劣,非常不适应生物的生存,兵器常年都是保持在高温状态,主要包含了干旱副热带气候,干旱热带气候,这也说明了该地区的气候条件长。根据公开数据显示,撒哈拉沙漠年平均日气温的年幅度约20℃,平均冬季气温为13℃。

不过部分地区在夜晚的时候也可以达到0度以下,而这次撒哈拉沙漠下雪了,也是因为气候的巨变的阿莱,是位于阿尔及利亚A?nSéfra附近的撒哈拉沙漠区域出现了降雪,该地区的最低温度是达到了-2度,所以极其的寒冷,在大范围的降雪过程之中,除了撒哈拉沙漠出现降雪之外,在沙特阿拉伯西北部的塔布克地区,也出现了降雪天气,所以1月出现这样的气候现象,确实属于撒哈拉沙漠地区的一次气温巨变。

地球正在大更新?

如果单独从气候的角度来讲,地球真的不正常来了,并且变得也是越来越极端化,根据气象学家埃里克・莱斯特(Eric Leister)表示,虽然撒哈拉沙漠附近地区在曾经也出现过降雪,但是都是非常少的,而这次的沙漠下雪也是非同寻常的,主要还是在气候变化的作用之下,沙漠的巨变也在发生转变,根据监测数据显示,沙漠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显着增长,也就是范围越来越大了。

所以气候正在改变地球的生态系统模式,地球或许真的不正常了,正在大更新一样,如果未来的气候持续下去,撒哈拉沙漠下雪可能也就会成为常态,如今能够出现-2度的气温,那么未来就可能出现更冷的气候,所以如今的气候变化可能也就是“开始”。不少人都在质疑一个问题,那就是地球的极端性气候转变是否与磁场有关,或者说地球小冰河时期与全球变暖的一个“循环周期”,其实从如今的气候情况来看,就是全球变暖的“连锁效应”,所以属于气候变化之下的正常推进。

地球升温,为何人类有点不安

其实这些极端性的下雪,下雨,强风暴等等,对人类的影响并不算是最致命的,人类最大的担心问题,也就是令人类有点不安的事情――其实还是在南北极地区,虽然这两个地区人烟稀少,但是带来的影响是非常巨大的,一不小心可能就会带来地球物种的消失,为何这样说?首先说个气候相关的,地球的升温,会加速位于南北极地区的永久冻土融化,这样会加速深层次的冻土融化,那么释放的甲烷更加强。

这样甲烷会增强地球的“二次温室效应”,这就是二氧化碳+甲烷的共同效应,地球升温更快,而相应的也有海平面上升等问题了,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永久冻土的病毒问题,在永久冻土之中,科学家们已经挖出了几万年前的远古生物,例如前段时间的“披毛犀”,“狼”,还有猛犸象,冰河时代的小马驹和山狮幼崽O等等,这些都是远古生物。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更加古老的远古病毒正在“蠢蠢欲动”,很可能释放出现影响地球整个生物种群,这个事情并非是危言耸听,科学家们已经发现了永久冻土的部分病毒,并且发出警告很可能会在全球变暖的未来,大规模的释放出来。例如法国科学家发现的西伯利亚阔口罐病毒,该病毒能在冰土中活3万多年,依然不死且具有感染性及杀伤力,该病毒外形神似潘多拉,由于其强烈的生存能力,所以非常的强。

一旦与它相似更多的病毒被释放出来,具有感染性及杀伤力,那么这地球生命真的就可能面临一次大更新了,一切可能也就“玩玩”,别说地球生命还能延续多久,全球变暖带来的连锁效应就已经足够受了,这就是人类为何不安,其实地球的主要问题就是一次全球性的生物影响,所以人类是时候该警惕了,保护地球,让气候恢复正常才是最关键,地球升温持续下去,只可能会带来更大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