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在变种新冠病毒席卷美国之前,行动时间也许只有几周

留给美国控制住变种新冠病毒时间窗口正在快速关闭,该变种毒株疑似具有极强的传染性。

研究表明,如果这种首次发现于英国的变种毒株具有很高的传染性,那么到三月份,绝大多数人将会感染这种变种病毒,同时死亡人数也将会创下新高。此外,变种毒株的传播还会影响到疫苗注射工作。

英国科学家表示,变种病毒的传染性比普通毒株高 50% 到 74%(这意味着每个病例将会产生更多的后续感染)。由于病例数的激增,他们担心新毒株如火上浇油般加剧了英国的疫情。

目前,20 多个国家都发现了变种新冠病毒。美国也在其中,12 月 29 日,科罗拉多州首次报告了变种毒株的存在。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的数据显示,截止到 1 月 11 日,10 个州累计确诊 72 例新毒株感染病例。其中加利福尼亚州 32 例,佛罗里达州 22 例,佐治亚州、印第安纳州以及宾夕法尼亚州各 1 例。

与美国日增的 20 万病例数相比,这简直是小巫见大巫。自从 11 月份以来,每百万人的感染率增长了两倍,而这还没有考虑到变种毒株。

然而,变种病毒的传染性可能会更强。到目前为止,许多病例并没有直接的英国旅行史,这意味着病毒已经在当地社区悄悄传播开来,而且传染速度还将变得更快。

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前主任汤姆・弗里登在推特上表示,“如果变种病毒在美国扩散开来,那么情况将变得非常糟糕。”他还说道,政治骚乱、医院超负荷运转以及势头不减的新毒株,将会引发“灾难性后果”。

变种病毒出现后,美国已经要求英国旅客在上飞机之前,提供新冠病毒测试阴性证明。一些科学界大佬表示,美国政府现在应该考虑协调一致的全国性隔离策略。

美国科学家联合会(FAS)主席阿里・努里表示,“我认为,我们必须要积极地衡量另一次封锁措施的利弊,从而压制传播曲线。美国的确诊病例数和死亡人数不断创下新高,而最重要的是,我们还需要应对这种具有高度传染性的变种病毒的传播。一些地方的医院很快将会不堪重负,而这种情况还会变的更加严重。这真的太糟糕了。”

更易传播

2020 年 12 月,英国科学家发现了 B117 变种新冠病毒。许多研究人员认为,变异后的病毒将会更具传染性。从科学角度来看,我们依然不确定变种病毒是否真的更具传染性,也不清楚它的肆虐是否是由发生在欧洲节日聚集期间的超级传播事件引起的。

然而,如果包括美国在内的更多的国家,都发现了类似出现在英国的情况,那么变种病毒具有更强的传染性的猜测,将会变成一个不争的事实。

一些数据已经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例如,丹麦血清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在 1 月 9 日表示,该国每周出现的由变种病毒引起的病例数都在翻倍增长。目前,变种病毒感染者人数占总感染者人数的 0.9%。丹麦专家估计,到二月份,变种病毒将会大面积扩散。

研究所表示,“来自丹麦的初期数据同样显示出,变种新冠病毒的增殖率要比其它变种病毒高 70%。”

我们利用基因测序的方式发现了变种病毒:诊断测试拭子会经过详细的分析,从而得出病毒完整的基因序列。我们从基因序列中就可以看到病毒的变异情况。

位于加州圣马特奥的 Helix 实验室是由美国政府出资建设的用于检测新冠病毒的大型实验室。实验室的研究人员同样也于 12 月份开始寻找变种病毒,并且发现了大多数报送给疾控中心的病例。该机构估计,从全国情况来看,B117 毒株病例占 0.3%。

尽管这一比重仍然较小,但如果欧洲感染数成倍增长的情况一直持续下去,那么到三月中旬,大部分的感染都将是变种病毒造成的。然而,为大流行建模的研究小组表示,他们仍然无法预测变种病毒在美国的传播情况,以及它所对防控负担产生的影响。

华盛顿大学健康指标学教授西奥・沃斯表示,“与传闻证据相比,变种病毒的病例数发现较少,而且也没有系统性的检测方法,这就很难让美国对目前以及未来的潜在传播情况进行建模。”

他还说,高传染性“会让变种病毒在新冠大流行中占据主导地位,但就目前来看,这种情况出现的时间和地点还具有高度的不确定性。”

缺乏监控

Helix 实验室联合创始人兼主席詹姆斯・陆表示,即使面对变种病毒的威胁,美国依旧缺乏有效监控病毒变化的能力。他还说道,整体上来看,美国每天可以对大约 300 到 400 份病毒样本进行测序,但想要弄清楚正在传播的变种病毒的结构,就需要每天对 7000 份左右的样本进行测序(或所有检测量的 5%)。

让研究人员们担心的并不只是来自英国的变种毒株。南非和巴西也出现了一系列遗传信息发生变化的变种病毒,科学家们认为病毒正在逐步适应环境,这也引发了他们对于变异现象背后的担忧。

陆表示,“与得当的监控措施相比,我们差了一个量级还多。我们的目标就是在变种病毒扩散以前阻断它的传播。”

美国政府为增加检测量,于 2020 年夏天投资建立了 Helix 实验室。目前,该实验室每天为医院以及其它机构检测约 4.5 万份样本。自 12 月份以来,实验室与 Illumina 公司进行合作,对许多样本进行了重新分析,从而寻找 B117 变种毒株。

陆表示,“我们需要更多的数据才能发现这种趋势,但随着测序力度的加大,如果趋势越来越强,那么它的传染性就可能更强。”他还说,疾控中心正在配合实验室寻找变种病毒,“但我们认为,联邦政府有必要采取更加统一的监控措施。”

与疫苗赛跑

一些研究人员将 2021 年与 2020 年春季的情况进行对比,并发现了新冠病毒发生变异的可能性。也就是说,在对变种病毒失去控制之前,留给我们采取相应措施以遏制其传播的时间不多了。

在 Stat News 于 1 月 9 日发表的社论中,麻省理工学院教授凯文・埃斯维尔特与哈佛大学传染病学家马克・里普斯奇写道,这一次“我们要做好准备应对这一新敌人”。他们认为,美国政府应该采取相应措施,遏制变种病毒的传播。

例如,两人表示,既然已经发现了新毒株,那么美国的接触者追踪系统应该“放下一切工作”,着重隔离那些接触过变种病毒的人。他们还表示,疫苗应该被紧急送往感染区域,以对变种病毒形成包围之势,这种概念有时被称为环带免疫战略。

来自英国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院的亚当・库查尔斯基表示,尽管英国的变种病毒似乎并没有引起更加严重的症状反应,但快速传播的病毒会感染更多人,从而引起死亡率的上升。库查尔斯基的研究表明,与致死率超过 50% 但传播速度较慢的病毒相比,传播速度超过 50% 的病毒将会带来更多的死亡病例。

变种病毒的出现也许还意味着,在人们得病之前,留给他们注射疫苗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彭博社对疾控中心的数据进行了分析,疫苗注射在圣诞节前不久后开始,美国政府发放了约 1000 万剂疫苗。

即将上台的拜登政府表示,将会推动疫苗接种闪电战的实施。在拜登就职的前 100 天里,或者说从一月末到三月初的这段时间里,政府将会向全国提供“至少一亿剂疫苗”。

美国科学家联合会主席努里表示,美国的疫苗注射速度仍然“低的让人沮丧”。他还指出,研究人员依然没有证实疫苗是否会阻断病毒的传播,或者让症状缓解。努里说道,这意味着,像口罩、保持社交距离这样的传统措施依然十分有效,特别是在天气依然寒冷以及人们居家的情况下。

此外,努里认为,美国应该考虑下一步的打算,比方说对室内聚集活动进行限制。他说道,“如果变种病毒变得越来越强,那么我认为对话将会发生转变。变种病毒可能就是一个规则的改变者。当我们的敌人正在逐步适应、改变策略以及变得更具传播性时,我们无法做到这些事情。我们必须立刻进行这些对话,因为我们的敌人正变得越来越强大,而我们自身的实力却没有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