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两个儿子是富豪,因多一个月,母亲儿子地偷萝卜

麻雀山下五通谷,虽号称谷,却一点也不狭窄。谷底宽数里,住着好几百户人家。

大家上山打猎,下河抓鱼,闲时唱唱歌,忙时犁犁地,小日子过得甚是和睦,甚是悠哉。

日子越过越好,房子越修越漂亮。谷底中处,一左一右有两栋漂亮的小洋楼,格外显眼,甚是漂亮。这便是五通谷的知名人士李大和李二。他们是两兄弟,他们长得壮实,脑袋鬼精鬼精的,早早发了些财,是这里第一批建房,也是最好的房子。可在房子斜对角处,有一碍眼的窝棚。

窝棚里住着老妇吴氏,吴氏是李大李二的母亲。早年为了养大两个儿子,给儿子攒下些家产,她累驼了背,得到了一身伤病。

吴氏的老伴在前几年死了。原本吴氏和老伴一个跟李大,一个归李二照顾赡养。美其名曰,这样才能公平,免得哪年闰月,父母没了生活着落。大爷老李一死,剩下一个老母亲无法公平了。

吴氏流落在外,几次晕倒路边。村民实在看不下去,团结起来强迫李大和李二照顾吴氏。两人这才共同“出资”搭建了窝棚。约定两兄弟每月交互送去粮食。

执行了几月,李大率先不干了。因为李二送了二月之爵食,李大需供三月的粮食。李大说二月仅28日,自己亏了三天,便提议每人送一天。

吴氏乞讨得一破锅,架于树干熬粥。她甚是节约,每日熬粥总会剔除两颗米来。也算勉强能生存下去。

这年正是闰年。有句俗话叫做“等到猴年闰腊月”。可偏偏这一年就被吴氏老太给遇见了。据说那是明朝万历年间。李大和李二周而复始的给母亲送米,一直持续了12个月,这一年却还没结束。两个人都不干了,于是出现了吴氏最后一个月的生活没了着落。

好在吴氏之前节约,每日剔除两颗米,喝得稀一些。这些米勉强可以过活。可到了临近除夕还有三天,米缸里剩下的米被老鼠给偷了,吴氏只好挨饿。

吴氏饿了两天,转眼就到了除夕,她心里想,这大过年的,相比两个儿子能给些吃的,哪怕让孙子送出一点也好。她杵着拐杖,来回的在两个儿子门前徘徊。这里敲敲门,那里喊两句。就是连狗也没能惹出一条。

吴氏抹抹眼泪,算了,还是去陪老伴吧。吴氏哆哆嗦嗦的来到老伴坟前,躺在坟边。躺了小半会,心里担心儿子不掩埋自己,于是她往前挪动挪动了身体。躺倒了儿子李大的肥沃土地,种满萝卜的地里。

除夕夜到了,家家围着烧得正旺的火堆吃年夜饭。这时李大的儿子大声呼救,喊道有贼。李大则去抓贼,而后李二和邻居都来帮抓贼。当追到吴氏老伴坟前时,李二被绊了一跤。脑袋直接碰到一大石头上,哼哼了两声没了反应。

等到大家打着火把来看时,李二已经一命呜呼了。而绊倒李二的是一个已经死去的老太,老太嘴里啃着一扒拉了两下泥巴的萝卜。翻过老太来一看,正是李二母亲吴氏。这大过年的,老太吴氏却在自家儿子地里偷萝卜充饥。村民十分气愤,连死去的李二也不放过,都跑过去踢上几脚。

话说李大的儿子除夕夜里被贼摔倒在地,醒来后受到惊吓的他得了怪病。被大夫告知,需某大山深处所产的一株戚薇草做药引,方能治好此怪病。这药高价也买不到,李大只能亲自出马去碰碰运气。

半月后,村里出现了一个疯子,手里拿着棵草,时而大笑,时而大哭。这棵草正是戚薇草,被李大妻子连哄带骗取来,把儿子的病治好了。这个疯子正是吴氏的大儿子李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