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都是“壮士断腕”的变革,为何有人东山再起,有人走向绝路?

创新才是“天道”思维的源泉

曾经创造八颗星的大连足球,风光不再,大连一方在中超也是奋力挣扎的角色。

其实,大连足球中途有过回光返照,那就是阿尔滨接手的日子。

回想当年,还没有遭遇“限薪令”,恒大率先刮起了“金元足球”的风暴,在狂揽中超冠军的同时,两度夺下亚冠冠军。

从小喜欢足球的大连阿尔滨老总赵明阳有样学样,虽然别人将他和许老板相提并论的时候,他十分谦虚:“咱们的起点没有人家高,实话实说,有些东西人家想做的,咱做不到。人家发展比较快,也比较成熟。”

但行动却很诚实,一度揽下了知名度不亚于孔卡的外援,数量不亚于恒大的国脚,俨然要和恒大掰腕子。

可是没过多久,阿尔滨就草草降级。

创新是危也是机

许老板初涉足坛的时候,以世界级名帅加上大牌外援、国脚的班底,算是一种创新,对于中国足坛的冲击是非常大的。

创新本来是人类进步的源泉,从烽火传书、飞鸽传信、电报电话到如今的电脑、手机、iPAD。

千百年来通讯方式的演变,见证了人类从农业文明、工业文明跨入了移动互联时代的信息文明,每一次跨越都离不开各行各业的各类创新。

柯达胶卷盛极一时、诺基亚曾经是一个时代,尾大不掉,无法自我革新的背后就是被时代抛弃。

没有第二个选择,因为技术会革命,思想也会革命,我们还在不断创新和发展。

可是,对于很多企业乃至其他组织来说,都是开启创新变革后才死掉的。

就拿阿尔滨为来说,还证明了别人成功的创新经验未必就对你适用,哪怕两个组织高度类似。

老板都是房地产商,投资的还都是足球。

这种例子比比皆是,简直是“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复哀之。”

比如小马过河,在借鉴了尚德机构将教育全面互联网后,却进入了死胡同。

尚德“壮士断腕”的气魄有可能“续命”,小马过河的“断臂”却变成了“自宫”。

所以,我们才经常把危机一词挂在嘴边,是危也是机,没有危,说明行业没有洗牌,没有超额利润,但风险也很大!

对于企业等组织来说,不创新,等死;创新,作死。

那么,创新是否有脉络可寻呢?

创新之“道”――永“半”无止境

人类的一切知识来自实践经验,包括直接经验和间接经验。

然后经验之上,可以抽象为体系,也就是结构。

最后在结构之上,是思想、是概念,于是知识是概念的结构化的体系,书中用“形而上”“枢而中”“形而下”表达这三个层面。

其中,“形而下”是实践、器物、工具、流程、技术等,“枢而中”是结构、体系,最后要抽象出“形而上”的思想与概念。

所谓“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

因此,从根本上掌握创新之“道”,尤其重要。

在这个认识论的基础上,周宏桥教授提出了“半面创新”的理论。

出身于书香门第的周宏桥,从小受到严格的传统文化训练,以诗词结合他大学的计算机专业,使得他在认识企业创新的问题上独树一帜,

他认为,如果将诗人比作“企业”,诗人用平仄押韵等格律“技术”,以起承转合等“架构设计方法”,创新创作了诗词“产品”,则诗人的集合传承为中华文明之千年“行业”。

同时,他还将这种思维通过他理工科的学科背景,进行严密的数据论证和逻辑推理,从而设计出“半面创新虚拟机”计算模型。

关于“半面创新”这个说法的由来,周宏桥认为,天道半缺恶圆满,天道的本质不是“满”,不是“圆”,不是“全”,而是“半”,是“缺”,是“憾”。

圆满是一种非稳态,所谓“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所谓“水满则溢,盛极必衰”,宇宙人生的本质是半缺、是不圆满、是不全面,而“半面”则是一个常相常态。

中华传统文化讲天人合一,所以创新创造如同宇宙人生,也是永无止境、虚半为上,永远在“吾将上下而求索”的路上,不可能达到一个圆满的状态。

这就是周宏桥舍变求常的本质直观。

创新之“术”――半面奇正方法论

在具体道如何创新的“术”的层面的时候,周宏桥强调,组织要有创新的DNA,就是围绕创始人或首脑而形成的生产关系场,即“知”的层面。

周宏桥用他独创的“半面”模型,描绘了将创新落地系统化的方法,即“行”的层面。

在形式上,出奇的创新部分作成了“半”字,代表创新的五大思考维度――行业链、行差链、产融链、混搭链、属性链;而守正部分作成了“面”字,代表价值创造的常态思维框架。

在内容上,指半面守正半出奇,就是扬弃,而非全盘否定一刀切的“全面创新”。

也就是说,“半面创新”思想是“知行合一、守正出奇”,与阳明心学如出一辙。

同时,周宏桥强调,创新的结果仍旧是“半”,为下次调整留出足够的空间。

在最新的《半面创新:创新的可计算学说》这本书中,周教授从思想层面、结构层面、工具层面(如何落地)终极阐述了“半面创新”理论的细节。

这样一本思维严谨的著作,介绍了与创新相关的市场营销、组织结构、营销理念、创新类型、运营体系等多个方面的内容,在体系上比较完整。

功能上不仅符合各个行业的创新工作者的需要,同时,对于商学院学生而言,本书也可作为创新方面的最好课外资料。

周教授的新著《半面创新》一书,这本书可以说是目前中国内地少见关于创新理论的系统性分析著作,很可能是这方面的首创。

西方行政理论学家凯登认为,社会或者组织存在着“波纹效应”,解决一样社会问题的有效手段,会带来其他的问题。

历史学家汤因比也用解体和重构的概念分析世界各个文明的更替,一个组织解体到重构的手段,恰好是下一次解体的原因。

但他们只知道“是什么”,却不知道“为什么”!

周教授“半面创新”的理论基础,正好可以解答这个疑问。

难能可贵的是他利用自己的学科背景,将“半面创新”的模型,用微积分等数理方法构建了可提前庙算的创新模式,并将之公布于众,具有里程碑意义。

日后,我们再提到组织创新理论,除了熊彼特、德鲁克之外,请记得我们中国还有周宏桥教授。